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七、‘老茂’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74 2020.08.30 13:39

  挂钟上的时间刚好走到四点零一秒,响起四下,‘铛铛、铛铛。’

  看着钟,老茂低下了头,你不记得吗?嗯,不记得也好,最好全部都忘掉,你的脑海深处之前,黑白影像统统消失不见,换来新的绚烂多姿的彩色,有一部分是你的也有一部分是我的。

  至少进入到巨门后,影像就愈发清晰的在你的脑海里,膨胀、发芽,可对我而言,根本就是徒劳啊。

  坐起身,我在厕所的玻璃镜子前,仔细的看你的脸,真讨厌这张脸,完全就不是我嘛,我要我自己的脸。哎!当敲过八点的钟声,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老茂你始终是最后的赢家。

  关灯,坐在黑暗角落,粗重的喘息声,发自内心的嘲弄着。

  我讨厌喝茶,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它才是我的最爱,你们的时代叫什么?肥宅快乐水?挺符合你的样子。咱们唯一共同的爱好就是烟了,坐在角落点上一支,看着烟雾在房间里缭绕,可以让我忘记,我不是我自己,那种麻痹带来的感觉,正符合现在的心。

  穿过那道巨门,熟悉的感觉涌上来,头脑中的你,苏醒,带着我穿越到遥远的千年之前,你和我有分别吗?哪个才是我呢?

  巨门之后的事情,让你来带我回忆吧?

  ......好.......。

  我穿过巨门同老五、夏冶他们走进了茂密的丛林,走近森林的下一刻,我和你便融为一体没有分别,只是我很迷茫。历经千年沧桑,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落叶归根。

  主宰命运的女神总会眷顾某些人的,幸运还是灾祸?或是祸福难料?谁知道呢,反正我来了,你必须接受命运的安排,妄图改变自身的命局,总会吃苦头的。

  几个人走在森林中,地上的烂黄色的枯叶掩盖了一层又一层,踩上去很软并且一踩就是一个深坑,人在重心不稳的情况下极容易摔倒。我和老五间歇性陷入到泥潭中,每拔次腿都费劲,只好让大家用树枝编了草鞋在泥烂枯枝上行走。

  古晴的脚在一段枯干的木头上崴了,我只好背着她,老五有力气,但古晴执意要我背。

  众人已经进入了密林的深处,这里异常的幽暗,高大的树冠遮住了顶部发光的岩体,我们点上火把。谁也没料到,密林深处这般难以前行,他们之前打猎时只在密林的外围,现在大家进去了深处才知道,根本不清楚该往哪里走。

  我和老五的指南针不知什么时候掉的,问古晴身上的指南针还在吗?她也摇头,问了大家伙,只有战士小汤的包里有一个,结果他拿出来,才发现指南针根本不起作用,指针是乱的。我和老五都明白了,走来走去,兜了一个大圈子,最后还是回到了大磁山的底下。

  “我看书上曾经提到过一种叫元磁极光的东西,会不会咱们头顶上的就是元磁啊?”老五说着,已经重新找了根枯木把火给续了,“元磁好像是可以发出光亮的。”

  “元磁?”我说,“管它是什么,如今在林子里迷了路,你有什么法子?”

  夏冶、小战士和我们来的时候不是一个队伍,他们都问磁山的事,老五就把来时的经过跟他们讲了。几人听完摇头,老五一屁股坐在地上,我问,“沿途的记号都标记上了吗?别标了吧,之前的就算了。”。老五却起身在旁边的树上刮下一段枯树皮,用铲子划了一个箭头,表示我们行走的方向。

  夏冶生气说,“你标上去有用吗?咱们都不晓得咱们在哪,完全是错误的路线,这个叫乱指路,懂吗?”

  老五说,“标记还是有必要的,这个路线是给咱们自己看的,杨洋他们看见了也没关系,没看见我在旁边刻了字嘛。”

  夏冶一看什么字,上面就叁字,‘别跟来’,“万一他们没发现这些字呢?”

  “那我刻大点。”老五把字打了大叉,继续在后面加字,他的行为没有人再有异议,因为杨洋跟不跟来还是两说的事,说不定他现在已经上了瀑布到新的地点去了。

  林子里不太平,有虫子的鸣叫声,头顶还有鸟拍打翅膀的声音,你见过蜻蜓拍打翅膀的声音吗?大概就那种嗡嗡声,非常的明显。除此以为我们还见过那种巨大的如成人拳头大小的野蚊子,看见以后就更吓人了,虽然它没咬人,冲人突然撞过来,还是会觉得紧张,害怕的。

  休息好,继续上路,大家在前方又停下来,因为大家发现在前方不远的树上,长出几个鼓包,就像树瘤子一样,只是比书瘤子要大,一鼓一鼓还在动,大家吃惊,用刀划开,发现里面长得全是这种蚊子,并且还发现了其他的物种。

  如果是植物和昆虫学家在这里,一定会高兴的跳起来,可我们是考古的,谁去留意新物种?只要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犯就够了。

  还有巨大的蟒蛇一直在树杈上盘着它的身体,吐着舌信子看向众人。有几次大家跟它的距离不到半米,古晴先发现的,她吓坏了,喊出来。

  另一名战士小孙,他举起枪就要射,我赶紧拦住他说,“别开枪!谁知道你这一枪会不会激发他的凶性?一枪打不死它,说不定还会招来其他东西。”

  老五说,“是啊。”他也过来阻拦,说,“要是杨洋听见了,还以为我们碰到了麻烦,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循着路过来救咱们的。”

  小孙放下了枪,前方的夏冶突然喊起来,“都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相互间看了一眼,不知夏冶发现了什么,全都冲过来,我最慢,古晴在我背后待得久了,她竟然不想下来,我是心中一阵腹诽,又不好意思当面说,不过,她不到百斤,若不是碰见这种情况,哪有这种一亲香泽的机会呢?看老五的眼神,他还巴不得背,背到累死为止。

  “什么情况!”老五第一个喊,夏冶蹲在枯枝的旁边,指着一泡褐色的烂泥,“我刚才脚踩进水里,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伸手去摸,发...发发现里面有...有人骨头!”

  人骨头?气氛立马变得紧张,人的骨头在这种地方发现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这里曾经来过人,他们是盗墓贼还是是科考队的人呢?;第二,他们的死亡是否正常?多半是非正常死亡,否则也不会掉进这个水泡子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