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废墟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90 2020.08.09 22:54

  白教授他们喝了一顿闷酒,知道自己拿到了一副臭牌,喝得伶仃大醉被郑连长叫上几名卫兵,抬回的帐篷。

  早上起来解过酒,人醒了,仰天苦笑,自己选的路,含着泪也要走完呐,不是吗?这就是命啊。

  接着,白教授等人带着一众学生到峡谷洼地巡视,从营地走过来大概花了半个多小时,因一直往地平线以下走,越走越热、越走越渴。等到了近前一看之下,不得不叹服这个峡谷的面积之大。整个峡谷呈南北之势,东西窄,但最窄的地方也至少不下三公里的距离。南北宽,西高东低,呈一个巨大的口袋状。

  深山里洼地可谓遍山遍野,唯独此地,坑洞纵横重叠,凸起陷落高低不一,四周顽石凌厉在陡峭的页岩层上盘桓。如果用一段话来概括考古遗址,那只能用干旱与荒凉并举、山峰与草木皆空来形容了。

  这处洼地真是坑坑洼洼、鸟兽难行,就像长满了大小麻子的脸一样难看。用狗不拉屎、鸟不生蛋来讲啊都不为过。又因地势较低,热气流上升后,被两旁的高山峡谷挡住了去路,热量无法良好的散发出去,所以低洼地的气温平均比外面还要热上许多。

  洼地内部被残风经过千年的吹拂、侵蚀,留存下来的残垣断瓦,变的异常脆弱,严重的地方,恐怕用手轻触就会化为一阵齑粉,随风飘逝。这地界兽不叫、鸟不啼,显得异常荒凉,跟远方郁郁苍苍的群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视觉感官上尤为强烈。

  四号区域在西面。西面被巨大的山崖拦腰斩断,老茂跟着白教授他们就在山崖顶上往下瞧。山崖足有百来米左右的高度,看着腿都发软,站不稳。

  部队先进的山,之前就已经搭起了用绳做好的观云梯,人只能从山崖,通过吊具往下走,这样对考古队员而言,安全系数就差了不少,特别是恐高的小余,他瞧了两眼就头晕,不敢再看。不过下坑的机会少,他主要任务呢,是为了保管大伙的资料,并分门别类的做整理,他对这方面在行。

  随行的一队士兵已经在山崖上面给他们搭建了营地。连队给白教授这一组分派了大概二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全是年轻的小伙子,最小的比老茂他们还小,也就十八岁出头的样子。来的时候每人负重四十斤,累的是汗流浃背。水是必备的,每人负重二十斤,加上应急的食品和急救的药品。工具方面,老茂他们工作吃饭的家伙自己拿,减少士兵们的负担。

  白教授本来想发火,但转念又一想,如果不在山崖上面搭建营地,从地势较缓地东面过来,恐怕到地方天都黑了,来来回回全把时间浪费在赶路上,确实不方便,也就忍住没提。徐教授一队人正好在对面的崖上扎的营地,双边互相能看见,反正他们也吃这苦头,白教授就觉得不亏。

  “魏东同学,来、来,你过来。”白教授巡视了一圈,冲着老五招手,决定让他这个风水的行家说说想法,了解情况,看看从哪个地方下手合适。

  “白老师,您叫我?”老五正在旁边喝水,这里实在是太热了,老茂他们都蹲在帐篷底下,猛得往肚子里灌水,还是不解渴,一站起来,胃里得水直翻腾。

  “嗯,你看过周边情况了吗?”

  “看了,这块地方绝对是冕该有的地貌,白老师你看。”老五放下手中的水壶,指着山崖下方,“我祖上就有记载,天阳关照、阴虚入地,双煤残烬吊悬崖,之为冕。意思说,天上的太阳照着低洼的地面,由于空气中的热度不均,会在上空形成日冕的奇观,每当太阳西斜下山后,巨大的断崖通过白天吸收的能量,会在晚上气温降下以后,形成一面巨大的调温板,不用光照,下方的居民就能享受到白天的温暖,颇为神奇。”

  “呵呵,小张啊,你听听,你这个室友,啊,平常读书不用功,对历史一问三不知,对风水却有些本事啊,嗯,你要跟他多学学。”白教授听完满脸赞赏。

  老茂和老五蹲在一起喝水,老五被白教授喊过去时,他也跟着过去听。

  “我那能跟他比?老师不是说笑话吗?他三岁就被他爹逼着背古书,背得不好,每天晚上没饭吃,没少挨板子。”

  “真是严父手下出良才,孺子可教。”白教授笑着,眼神又变的凝重起来,“嗯,魏东刚才的话使我想起了古有记载,从古代开始啊就有立冬藏冰、夏中而启的说法,冬天把冰,藏在深埋的冰窖里密封,到夏天一来就把冰窖打开,让仆役搬出来使用,以解酷暑。但古代还有一种叫溃崖壁光的做法,就是说,让工匠选择一块巨大的岩悬开凿平整,用来汇聚阳光,选择的岩崖呢又比较特殊,叫做煤石,因为颜色较黑,又能够聚光聚热,是不可多得的蓄热材料,嗯,现在看来,这块岩崖,啊,主要的成分就是煤石,取下一块,咱们带回去分析分析,嗯?”白教授说着话,一直看着老五,想听听他怎么看,俨然把成半个老师了。

  “白老师让您失望了,岩壁不用凿。”老五说,“煤石,它不是石头。”

  “哦?”白教授瞪大了眼睛,“这话,又是你家祖上说的?”

  老五挠了挠头,“确实,祖上有留下一本关于奇门天工的书籍,上面说道,煤石是由几种矿物混合后做成的涂料,把它涂在石头上能起到聚热的作用。”

  “那你知道这几种矿物的名称吗?”白教授继续问。

  老五一摊手,连连摇头,“书中没记载矿物的名字,只说以适当的比例混合后放置一年方可使用。”

  “古人的智慧真是不简单呐。”白教授连连咂舌头,“嗯,你家这本书能借给老师看看吗?”

  白教授竟然开口找老五借书,这本书是他家祖传的,被他父亲收藏保管,当然不会借了,老茂找他要过,一口回绝,“老师,这本书在我父亲手里,如果您要看,我回去帮您问问?”

  “最好、最好!”白教授脸上笑开了花,但他知道老五这话是托词,根本没可能。“嗯,煤崖在白天,待在附近温度太高,最少也得三公里以外才能住人呐,唉,你们看看下面,我们能有多少可挖的地方?”白教授说着就来气,一指下方。

  老茂一看分配图,四号区域长不过五公里,平白少了三公里的范围,挖的地方确实少了点。

  “那可不一定哦,白老师。”老五又提反对意见,白教授现在对老五刮目相看,对他有种莫名的信任,他问,“小浩,你有什么话,直说,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