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五、还债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20 2020.09.03 09:55

  汉子请个不是,如今事已至此,又能如何?他愿救我以看出此人一副侠义心肠。

  他拉我硬要作东,请我下馆子。

  富人区的餐饮业发展的不错,小塘流水还有琴舞歌姬,我二人寻了个酒刹坐上二楼。

  一问姓名,汉子名叫谛校燕国蓟城人士,家族在燕皇城中为附庸都尉亭的主簿。主簿在当时是个文官,我瞧他一身壮实的肌肉,问他为何在都尉亭的地下当差?此人才道出缘由。

  谛校的家族在蓟城中最多也就是个三流没落家族,祖上倒是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听说他的祖父谛连城征战沙场有功,为开国三老之一,可惜最后燕王听信了小人之言,将谛连城的世袭爵位削去,最终谛氏一族没落至今。

  他说起自己的家族便又问我,可我哪有什么家族背景,只好说自己祖上三代都是农民,编了个说辞,蒙混过关。

  我打听燕国皇室,谛校倒是跟杨洋的性格类似,能说的他绝对知无不言。

  现在燕国内部,分为三大阵营,以太后樊氏伙同太监为一派,说起战国时期的大太监确实挺少,竖刁就是其中一位,还有秦国的嫪毐,还有赵高、魏忠贤、李莲英啥的。战国时期就应该了太监了,就是被人割去了**的不男不女的人。周朝之前也有太监,但都是未净身的太监,有说太监一辈子都在宫里吗?不然,一般的小太监到了三十来岁,如果不受主子宠溺,那也会是告老还乡的节奏。周朝以后太监没了命根子,出了宫门,连媳妇都不能娶,那真叫一个惨。

  第二大阵营就是以丞相都昌为首的文官一党,御使大夫钟脍便是丞相一派,就是来时当街赶马抽我鞭子的钟脍,古时候讲文武百官,文官之首自然是丞相,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就是给大王办理一切俗事的顾命大臣。

  除此外就是骠骑大将军鹿,鹿将军把持全国兵马,和丞相都昌向来不和。

  其实他还有一派未讲出来,那就大王钊本人一派,自古君王权谋之术讲究三足鼎立,一个国家没有三派人相互间制约,很难做到权利均衡,这就所谓的帝王学了,钊这个人还是做的像模像样的。

  说起将军鹿,我问起是否有博这个人时,谛校闷头思考,良久抬头,说并无此人。

  白老师不是说博才是大将军吗?怎么谛校说查无此人呢?看来野史毕竟是野史里面的内容多半是瞎说的,我身处其中,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看一步走一步好了。

  谛校这个人对燕国的政治格局了然于胸,看样子,他这个人还真是胆大心细、明察秋毫,不得不说将来在燕国中像他这类人绝对是后起之秀。

  肚子饿的难受,战国的酒就跟米汤似的,喝了一坛子都没觉得够劲,菜也难吃,吃了没劲,主要是食盐紧缺,盐道一块属于丞相管理,抽了重税。

  说道这里,谛校义愤填膺,大为当时的燕民打抱不平,我管他呢,反正他买账,吃他就酒足饭饱,在想其他。

  都说古人酒量好,也不尽然嘛,谛校喝了一坛子酒脸就红了,还打着酒嗝,直夸我酒量好,我说你好个蛋呐,一坛子米酒,你来十坛子,我都照喝不误。

  一想起之前的官司,我是又犯愁了,一万币不是小数目,真要三天凑齐,如何不难?

  作为现代人,自然有法子,比如制盐,古代贩卖私盐,那是重罪,是要砍头的,最好是提都别提。还有就造酒,一想又不对,一坛子就酒也才一布币,三天卖一万坛出去?痴人说梦话。还有就是赚女人的钱了,胭脂、香水?

  算了吧,虽说女人钱最好赚,但整条街上全是男人,买菜的大婶你能给她推销香水吗?古代未出阁的女子是不能出门的,这个得跟广大电视剧爱好者阐明。总不能挨家挨户逐个敲门做推销吧?

  想来想去,不知该如何是好。

  谛校结了钱,又指了自家的地址,让我有麻烦就去找他。

  现在就有个大麻烦,你不说帮忙吗?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倒是给出个主意嘛?他许是喝了酒,倒是指了条明路。说,曲老三是丞相府的人,若想解了梁子,必须从宰相府想办法。宰相府对奇人异士向来不巨人之千里,你若有本事,自己去宰相府碰碰运气,或许就能圆满了解此事。

  宰相府可不是说进就能进的,这不是一通废话嘛,谛校有办法,他取出一枚印章,叫人茶博士取来书简,将印章在上面刻了,又交给我,说,凭此印章可进入宰相府。

  我心说,你就是干这个事的吧,替宰相府搜罗人才,他还是真是。

  原来谛校也是宰相府的门人,这点我倒没想过。估计他在街上能碰见我,多半就是宰相府的意思,这不奇怪吗?宰相府为什么要在大街小巷找些奇人异士呢?

  对了,我虽能跟他们交流对话,他们也能大概听我的意思,但我的口音和讲话的方式跟古代人肯定是有出入的,所以谛校才会出手相救。

  有了宰相府的出入凭证,接下来宰相府势在必行。

  我和他在酒刹门口作别,谛校告诉我,宰相府就在皇城以南。

  城道不宽,只许两辆车马并排同行,可见地下坑洼不平,路是不好走,人更少。

  我的衣服在打斗过程中有些破损,去宰相府可不能这般面部见人,有了,他不是要奇人异士嘛,我那套考古队的衣服正好合用,洗一洗穿上,保准人见了街上的回头率,百分百。

  走上大街,绕了半边城,腿都跑断了人才到。

  说宰相府大不大?你看,官府的大宅子,就是讲究,门口的登马石都做的别致,大门高有三米,雕梁画栋,上书应该是宰府二字的篆字,都是用金漆裱上。门口四个立柱,一人来粗,门口的台阶也是五阶的青石的步子,一般的大王宫殿的门口才是九阶。

  古时候等级森严,门口有五级台阶已经可算是高规格了,一路走来,普通的房舍,就是土瓦的房子,别说台阶,有个门槛就算不错了。

  门口立了块无字碑,碑旁是一个告牌,上面写的文字我也看不懂。

  宰相府是可以招募府兵的,具战国策上说,宰相府最高可以佣兵五百众,这就可以算做一个团了。门口的府兵站在大门柱下,虎目圆睁,过往的人都是绕行。

  我探头探脑只往里看,那府兵一抬长戈,“宰相府重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那长戈分明指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