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二、权力中心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45 2020.09.07 22:51

  刑侦学查人无非身高、体重、样貌,这几点凑齐不比一个一个查要来的快的多嘛,他们查起人来,就这般的地毯式搜索?搞什么飞机呀,真够笨的。

  “大王,在下记得此人身高应该是在一米五左右,身材瘦小,脖子短,呃,皮肤偏白。”我突然想起来,又说,“他好像没胡子。”这样一说,那就说的通了,想混进皇宫,除了太监,还有比他更好的身份吗?“一定是太监没错了。”

  陵王听完问,“米是何物?五谷吗?”

  我给忘了,古代不以米来作为衡量单位,“按身高衡量应该在四尺半左右。”

  “那就按张居士的话去办!乌将军?”

  “臣下明白!”乌将军抱拳回话,他的声音也跟司马航一模一样,会不会他是司马航的先祖呢?

  我寻思间,乌将军令命下去找人,一众人就等在院子里。

  “大王,张居士实奇人士,懂得迅速找出贼人的办法。”他笑着说,“我原以为张居士是位工匠,现在看来我是错了。”

  “相国谬赞,这都是在下份内之事。”若不是身不由己,我才懒得管呢。

  “张居士就别谦虚了。”都昌道,“大王,张居士的本事可还不止这些,白日他与府内的文居士辩论渭河水患一事时,还曾经告诉臣下,他有办法治理河患,并且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哦?相国说的可是文安。”陵王兴致盎然,哪还有之前的愁眉不展的模样。

  “正是!”都昌道,“张居士你可把修建河坝一事告知大王。”

  一番说教,算是给小学生上课,实在说的口都干了。

  正说着话,后面感觉来了一帮人,回头看时,却发现身后有几位宫女掌灯走过来,前方那个人我又认识,“小朱?!”是她,宫女脸上满脸贴纸,在古代这是种礼仪,叫贴花,长得好看的贴什么都漂亮,小朱长得不算丑,可脸上贴着贴花,险些没认出她来。

  “小朱!”这次我没忍住,当面就喊出来。走在前方的小朱,被我的模样吓到,只往后退了几步,手里的灯烛也落到了地上。

  “大胆!”其身后的太监模样的人,上来就要掴脸。

  我见太监衣服穿着不一般,可能是宫内级别较高的总管之类的人,他的嗓音又尖又细,喊出来怪难听,就像夜枭在深夜里的孤鸣声。

  “母后且慢!”陵王抢上挡在我身前,老太监见状立马收了手,弓着身子往后退。

  “此人竟敢在此喧哗,还懂不懂规矩!”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老太监的身后传来,我偷眼去瞧,此人华庄高贵,自然是太后无疑,我见她满脸全是脂粉,唯独一双黑色瞳孔的眼眸,闪着异芒。

  嘶,我纳闷了,她怎么是位异国人?

  “禀母后,此人乃相国府的门客,今日第一次进宫,所以不懂规矩,还望母后宽恕。”陵王说着就让我去旁边站着,“不知母后深夜了还未休息,怎么有空来清香院?”

  “半边城都被你闹腾够了,孤还睡的着吗?”太后坐在了亭子中央原本陵王的位置,陵王见状眉头一皱。

  “再说,才嫔妃今夜临盆在即,孤帮助代为打点也是应该的。”太后对刚才的事情并未在意,她继续说,“听闻都相国府上来了刺客,见卿无碍,孤心甚慰。”

  “谢太后垂怜,臣下不敢当。”

  几位燕国宫中的权利人物,咱算是见全了,还真没白来一趟。

  他们几方人掐架关我鸟事?看情况,太后跟都昌隐隐间似乎不和,不过呢,现在陵王现在向着都昌,保我不死,反正不掉脑袋就行。只可惜了,司马航跟小朱两个人像中了邪似的,有机会的话,得问问看。

  “都坐吧!”太后说完,陵王等人才敢坐。看来陵王对这位母后比较孝顺,但一看就明白,他们二人不是亲生母子关系。我自然还是得站着,这种地方哪有我的座位?

  “听呈报说有两名刺客,其中一名还在宫中?是吗?”太后杏眼圆睁,“都昌你怎么办差的,竟让贼人混入!”

  都昌连忙下跪,“一名贼人已被我生擒,现如今就在府上听候发落。另一名刺客,臣下已告知大王,即刻可以擒拿。”

  “哪人呢?”太后哼声道。

  “禀母后,张居士已有了对策,我派禁卫拿人上来,不消片刻,估计就有结果。”

  “张居士?”太后转脸又看向我。

  “呃,小人,张茂才,见过太后,祝太后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太后这老太婆估计不好对付,我还是溜须拍马一番,有道是,嘴甜不招嫌,逼得我随口就是一句。

  果然,这话真叫她受用,就像吃了一记大补丸,她眼神一缓说,“看不出,你倒挺会奉承,孤也没什么好赏你的。”她随手就把桌上的糕点拿了一块,“赏你一块糕点,拿到旁边吃去吧。”

  我擦,这算赏赐吗?不给个几百几千两银子花差花差?好歹弄套黄马褂穿嘛,对了,那个时代没黄马褂,嘶,太后这张脸比翻书还快,不过马屁算是拍对了。

  正说话,有人来报,“禀太后、大王,要抓的人都已找来,请太后、大王示下!”

  “起驾!”

  太后在前面走,后面一帮人跟着,我落在最后,一直瞧着小朱和司马航,也不好意思问,若一个不留意,又被那老太监掌掴可就麻烦了。古代宫廷里不是有杖毙的刑罚吗?诶,其实杖毙这套刑罚只适用于太监宫女的,这是后宫独特的一套刑罚,就怕太后看上我,整个宫刑那可就不好办了。

  一行人穿过院墙,来到一处颇为宽敞的房间,里面跪坐几个人,全都是战战兢兢,有个人手抖个不停,不知道的还以为得了帕金森,知道的,都明白是吓的,被禁卫军捉拿那铁定了准没好事。

  陵王示意我仔细查看,我也没留手,把那位帕金森的先抓起来,这小子一脸石灰。太监的皮肤是很白的,而且细皮嫩肉,你看被阉掉的猪狗那个肉不嫩嘛。我像在菜市场里买菜一样,把他们提起来,又是捏又是揉,特别是脸,就怕他们乔装改扮。

  另一位太监被我这般对待,还以为是挑牲口,我盯着的脸看了半天,只吓得他一身骚味,尿了裤子。太监尿裤子是常有的事,所以他们一般会用香气遮掩,还会在裤裆里多垫上几层麻布。

  这小太监也不对,我把他往地上一推,他又屁滚尿流的爬起来,可脸上却笑,谁能不笑呢?如临大赦嘛。

  我只好回转身,“太后、大王,经查验这几个人都不对,依我猜测是否漏了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