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四、断炎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41 2020.09.20 21:57

  余真跟我聊不到一块,他找就打算动手,那么之前为什么要跟我交谈?

  这家伙一开始就举棋不定吧,或许刚开始并没想杀我,而是想劝我离开。可他既然把一族中最大的秘密告诉我,那么现在想杀我也是理所当然了。

  他的剑奇快,蒙家一族铸造工艺有目共睹,他又作为一族中的天子骄子,带的家伙自然非同凡响,腰间的长剑又短又细,韧性极好,平时没见过他带着武器,此时抽出剑我才明白,他的武器一直就缠在了自己的腰上。

  一言不合就动手,他余真的脾气还真火爆,喜欢钻牛角尖。

  我其实一早就猜到今晚他是来者不善,留着心眼,见他真动了手,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拿起坐着的木头椅子格挡。

  咝,一声传入耳中,缝衣针般的细剑直接穿过了我举着的板凳,剑尖一没入底,离我的喉管只有一寸,我的喉结咕咚了一下,知道,如果不是我脖子后仰,这一剑就要给我来个开膛了。

  妈的,心里暗骂一声,手上的动作不缓,稍微迟一点,我还有命在吗?

  斜眼瞧见床边的古剑,抽身往回一滚,拿剑在手,心里就安稳多了。

  两人都使剑,就看谁的剑更占优势,我和他交战只在一瞬间,他这时候才把剑拔出来。

  还算机灵,他剑窄小,只适合刺不适合切,万一卡住,拔出来就耗费时间。

  余真用黑眼冷冷盯着我,下一刻又出手了,他一步踏过来。

  我和他之间至少也有二米半的距离,他一步便能传到近前,可见身法了得,步法也够刁钻。古代人研习武术自小学习,各门各派均又所长,每套武功背后有几代人乃至十几代人的心血和验证。各门派间的武功绝不外传,并且是传男不传女,传亲不传娣,杀手见招生死立判。

  他劈剑而下,我心中不慌乱,用剑去挡,嘡啷一声,长剑被截成两段。

  可断的不是他的剑,而是我的。

  这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股寒意在背脊间翻涌。不用想了,这把剑肯定被调了包,调包的谁?除了蒙族长他们,还能有谁?表面上对我客气,实际上背地里早就想杀我了吧?在得知我的剑和他是同一柄剑的同时,杀我的心思就没变过吧?

  蒙族长藏的够深,作为一族之长,在冕王面前老骥伏枥、卑躬屈膝多年,若没这点心思,嗯?怎可能带领蒙家一族?

  在姬文安面前演足了戏,先救后杀,相比眼前这个蒙余真天真的小子,他的心真够黑的。

  窗子被人用脚踢开,两人先后涌入,一老一少,不用问,肯定是蒙族长他们无疑。

  “余真你还不杀了他!”

  “杀了他,文安的心就死了吗?”

  “为什么要杀我?”

  “别问这么多,你必须死!”

  他们的动静不小,可整间客栈连只苍蝇都没出现过,恐怕蒙族长在菜汤里下了药,若不是我不喜欢吃这些难吃的汤菜,恐怕就中招了,在睡梦里就被他们给干掉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现在三对一,我毫无胜算,窗子也被几人堵死,想跳窗逃跑都不可能了。

  蒙族长手里的剑寒芒四射,这才是真的古剑,我已被他们逼入墙角。

  他用剑抵在我的心脏位置,“要怪就怪你自己吧,文安必须和余真成亲,我们一族的希望都在他身上,放心,你今日的死我们一族铭记于心。”

  他没有留手,下一刻就要刺穿我的心脏,当然,我死过一次,没必要紧张,真好笑,两天天内死两次,放到现在也是奇闻了。

  就等着死呢,嘶,蒙族长却不动了。

  “是那位前辈高人?”蒙族长头也没回,说出了一段莫名奇妙的话。

  难道说,还有人在附近吗?他是谁?他是来帮我的吗?

  借着月光,我看见蒙族长的手腕上有一根模糊的丝线,那根丝线一直连到了窗外,他如果对我动手啊,恐怕手掌就会被丝线勒断的。

  “三个人打一个,是英雄所为吗?”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从窗外传进来。

  什么叫内功深不见底,这就叫深不见底,声音的气息可以做到无处不在,又无法判断方位,这种功夫之前只在电视上见过,谁知道今天真的碰上了。

  蒙族长停了手,他收起了剑。

  他抓住了我胳臂,三人是互望一眼,越窗而出,我只觉得身体在空中失去了重力似的,转眼间已经上了房顶。

  房顶之上,根本就没人,蒙族长对四周抱拳说道,“萧黄部落蒙族族长蒙青在此,还望前辈现身一见!”

  这话也是运足了内力,我离他最近,震得胸膛气血不稳,双耳嗡鸣,可见蒙族长蒙青的内功也不弱。

  连喊了几声,见仍然无人回应,蒙青没再说话,而是举剑朝着丝线砍了过去。

  无往而不利的古剑竟然卡了壳,连砍了数次也未砍断丝线,连我都觉得惊奇,不知道这根丝线是什么材质做的,坚韧如斯。

  蒙青见状不再费工夫,“普天之下用丝线做武器的高手,除了剑客无沁和忍宗断炎,蒙某想不出第二人来,便不知是哪位前辈驾临,蒙某当真万分荣幸。”

  人影一晃,屋脊之上已多了一人。来人黑衣,头上戴着黑斗笠,背后飘着黑带,风吹起他的袍服,猎猎作响。

  哟吼,还真是个侠客,就跟古装剧里的侠客一副打扮。

  “你既已知道我是谁,为何还不放了他?”

  “原来是忍宗断前辈驾临本地,老夫三身有幸。”蒙青对面前的断炎,礼尚有佳,跟见着祖辈似的,就差没磕头了。

  “别跟老子客气,老子不吃这一套,我在问你一次,你为何不放了他?”

  蒙青听完,手里的剑终于被他收起,恭恭敬敬的还了一礼。

  我后来才知道,忍宗势力遍布九州大地,当时很多国家都与之有往来交易,忍宗靠暗杀以此谋生,刺杀燕陵王的始末,就是被姬胥收买来的忍宗的刺客干的,他保护文安而来的,只是蒙青不知道,姬胥早就对他诸多防范,两只老狐狸斗法,谁高一筹都难说。

  蒙青也不是吃素的,他明白一定是有人派他来的,刺客只按交易办事,每次请他们出手都要花费不小的代价,最重要的是,他蒙青不会傻到跟庞大的忍宗为敌,跟忍宗最强的刺客为敌,无疑是犯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