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失散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780 2020.08.06 13:28

  武班长什么时候到的?二人压根就没察觉到。

  作为侦察营出身的武班长,悄无声息的接近敌人那是基本功。群狼聚首的岩架离着队伍宿营的地方太近,大半夜鬼哭狼嚎,除了聋子谁没听见?吵得大部分人都醒了,几名女生,躲在帐篷里,裹着被单往外偷看。小余跟杨洋最先出来,问武班长是不是狼群发现咱们了?武班长说不会,食物残渣是他亲自处理的,远抛深埋,学过野外生存知识的都明白。

  武班长不清楚状况,让大家先回去休息,叫两个小战士代为警戒,自己则扛了枪,别好了武器前来查看。

  老茂跟老五摸着黑,离开营地的时候他就瞧见了,一路尾随,二人在土包后面的谈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知道老五想私吞文物,正准备亮身说法,结果,又听见老茂劝阻,这才没了行动,微微点头起身,悄默声地回了营地,那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狼崽子们也跟着闹腾。

  武班长功夫着实厉害,攀爬的技术不在老五之下。等他上来,一眼就瞧见二人正趴在隐蔽处,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心说,这两不省心的臭小子,净给自己添乱,刚才,放了你们一马,是想你们早些回营地休息,我就睁只眼闭只眼,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怎得?你们不回营地,又到处乱跑,再出个差错怎么办?

  当他抬头看见巨石之上的狼皇时,也是心里一惊,纯种的生物总是美轮美奂,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造化。他的年纪比几个小年轻也大不了多少,孩童心性乍起,二人在前面看,他也趴在后面瞧,刚才双方狼首交战的一幕他也是看的心惊肉跳,土狼之凶狠、狡诈可见一斑。

  老五和老茂准备询问武班长为什么也在这里,武班长连忙让二人闭嘴,指了指旁边,意思让俩人别废话,有话出去再说,二人会了意,三人是缓缓往后爬。

  狼群确认了首领,准备开始陆续离开,狼皇却完全没有退去的意思,众狼不敢先行离场也都停了下来安静等待。狼皇纯白的胡须在微风中抖动,拟人般露出一丝讥讽。三人倒着身子正忙着往后退,三双眼睛就同时发现了,狼皇正用那双目光如炬的眼睛,盯着他们这方面看呢,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更诡异的是,此狼的额头处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仔细看呐,活象长了第三只眼睛,幽兰碧绿、摄人心魄。狼皇额头上的眼睛抛出一股浓郁的白光,白光过处,三人行动犹如陷入泥沼举步维艰。他娘的真撞邪了,这狼皇难不成是个妖精?

  群狼见此异象,变的恭敬如宾,五体投地,宛如参见神明,独眼刚刚登上王位,表现的更为谦卑。狼皇的嘴巴一张一合对群狼发号施令,就在三人行动迟缓的当头,迅速围扑上来,三人行动受制,眼见群狼从容不迫的围住他们,叫苦不迭。

  谁也没打过这种阵仗。武班长毕竟是部队里出来的人,当机立断,大喝说道,“大家不要慌,听我的指示向我靠拢!”

  狼皇的第三只眼睛发出来的光,毕竟不能维持太久,等白光过后,三人行动如常,听从武班长的指挥,背靠背抱成一团。

  狼皇立起身子,并未阻击大伙,蓬松的大尾巴一甩,飘然而去,独留下群狼与三人对峙。

  三人无暇顾及狼皇,心道,妖精走的越远越好,土狼嘛无非是个畜生,还在认知范围内,可以应付。武班长的眼睛认准一匹土狼,随手抽出一把插在绑腿上的匕首递给了老五,又将腰间憋着的手枪甩给了老茂,沉声问道,“会用吗?”。老茂在村子里的时候没少摸过枪,附近因为土狼多,为了保护村民,村长会时不时的组织大家练习射击,但他们的枪都是土把子、老油管子,邋遢的不行,后坐力虽强,威力小的可怜。

  村里有两家猎户,都姓陈,陈家进深山打猎,老茂跟着打过几次,实战经验还是有的。奈何没摸过军队配发的准武器。部队的手枪也不是人人能拿的,至少也要连队以上级别的干部才能佩戴,武班长这把枪是他拿命挣来的,一场战役中他生擒过一名敌校级的军官,从他身上抢来的,部队为了表彰他的英勇,特许他佩戴。

  老茂没用过手枪,冲着武班长直晃脑袋,“拨保险、拉枪栓、双手握紧瞄准,三点一线,扣动扳机,点射!”武班长话语简短讲出一连串的技术要领,时间太过紧迫他也不肯多费舌头。狼群已经在独眼的带领下,步步逼近了。

  狼群的战术简单有效,前方的独眼带着三只土狼做主攻,两边侧翼各有四只壮实的狼崽做侧应,背后还有三只体型瘦小的专搞偷袭,配合得亲密无间。自然界中,狼群的捕猎方式极为有效,据统计狼群的捕猎成功率竟然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这在动物界里都是极其效率的。狮群的效率则只有百分之五十不到,像老虎、猎豹这类独自狩猎的动物其效率更低,不到百分之三十。

  凑近之后,独眼凶狠的外观在感官上,表现出了更加强烈的刺激。众人这才发现,独眼黑洞洞的眼眶倒不像是狼群争斗中留下的,反而更像是人为造成的,准确的说,更像被猎人用猎枪打瞎的。猎人为了狼皮一般不会选择攻击狼的身体,一旦打坏了皮毛,这张皮就不值钱了,最好的猎人打的是狼眼,也叫‘狼对穿’,铁丸子从这只眼睛打进去又从另外一只眼睛蹦出来,皮毛丝毫不会伤着,这样的皮毛才是最完整的,能卖出最好的价钱。

  狼这种畜生被人类打瞎了眼,仇恨的种子就会一直深埋在心底,一旦见着人就发狂。

  独眼知道是人类闯入了它们的领地,独留的那只眼睛变得鲜红似血,恨不得一口吞掉大家伙,但它依旧保持着一丝冷静,因为它知道老茂和武班长手里的枪,吃过苦头的狼,了解枪的厉害,不敢贸然行动。

  后方偷袭的狼伏地而行,距离身后的老五不足十米的距离了,它露出了锋利的狼牙,口水不断间从犬牙上滴落,看上去凶恶异常。

  独眼低嚎了一声,众狼发起了进攻。

  狼群从四面八方攻了过来,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武班长现在最头疼的就是狼群不顾危险,群起而攻之,一来,他们人数较少,自己可以应付大概三只左右便已到极限了,老五跟他估计也差不多,唯独老茂是个新手,自己还无暇分身,如何照顾他?当今形式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后方狼崽已经到了近前,双足用力,土狼身子腾空而起,顺势朝着老五飞扑过来。老五一声狞笑,寻准方位,手起刀落,一颗狼头应声而起,骨碌碌滚落到了一旁,鲜血四溅,温热的狼血瞬间沾满了众人胸口。

  狼群见血就发狂,不退反进,第二只已冲着武班长扑了过来。‘砰’一声枪鸣,响彻了天际,在六五式半自动步枪强大的后座力面前,扑来的狼被打飞了两米多远,躺在地上一坨烂泥般的不动了,近距离的穿射动能足以搅碎土狼的内脏,死得透透的。

  枪声惊动了林子里的鸟,一群野鸟扑腾着翅膀慌忙逃离上空。老茂的耳朵嗡嗡作响,他面前的土狼也到了,倒霉的是,扑向他的不是一只而是两只,一左一右,老茂记得刚才武班长教过的话,瞄准,‘砰’,一只狼应声而倒,可另一只也紧随而来,他没时间再瞄准开第二枪了,就觉肾上腺激素突增,他能感到自己的心脏,突突乱跳。

  关键时刻,一只修长的手指伸了过来,猛的插进了土狼的肚子,接着来势,甩向了就近的一棵树杆子上,吧啦落地,血也喷了老茂满脸。

  危机中,老五发现老茂这边情况不妙,赶紧过来帮忙,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已经摘掉了手套,露出枯干的手指。老茂解了围,但老五这项厢边的狼也在同一时间赶到了。不及反应,土狼已窜上半空,獠牙狠狠咬住了老五的肩膀,鲜血顿时淌满了他的衣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