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七、辩论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29 2020.09.04 21:02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在我面前叫门客,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小觑的滋味不太好受,耐着性子,就照你们的路子来嘛,走马观花,咱们走着瞧。

  文先生是谁?带着疑虑,我问,“都大人,我想请教这位文先生是谁?到时来跟我讨论的问题,总该给在下一个说法吧?”

  都昌未开口,曲老三先说话,他说,“文先生乃相府第一门客,精通天文历法、占星之术,善理国论、战阵兵法无一不晓,你小子有什么高见尽管讲出来,他都能接得住!”

  曲老三一通摆货,明显在跟我叫阵,气势上想先压我一头,诶,我心说,你拿什么天文历法,啊,在你们这个时代,认为天圆地方,大陆蛮龟托,太阳月亮围着你们转,我要说什么哥白尼日心说,你懂吗你?

  战阵兵法能高过我?你们燕国的历史我也背过,说不上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还是能做到的,要说出来,不怕吓死你们二位,但历史终究是不能说的,谁知道说出来会不会让历史偏离进程,掉进另一个维度。

  想着,文先生来了。

  文先生此人经过介绍,他姓文名安字子才,这个人看上去是文弱的书生打扮,年纪轻轻,从当时来说青年才俊,可在看来也就是个书呆子的模样。

  既然论古谈今,都昌命人端来座椅放置在大厅中央,让我跟文安面对面坐着。

  近看这位文安还真是面如冠玉赛潘安,古代人保养有方啊,总比谛校这位糙汉子强太多。

  “茂才兄请了。”文安先施礼单膝入席。

  你们这群古代人,礼节太多,懒得管了,我就一屁股盘腿坐上去,都昌脸色明显不悦。

  “敢问茂才兄擅长那一方面的辩论?”文安态度挺好,不迂腐,倒是合我的胃口。

  我偷眼看都昌,就说,“辩论你我出题都显得矫情,要做到公正,最好临时选个考官出来,出个题目咱们来讨论,你看如何?”

  文安点头称是,他又不是眼瞎,自然明白我的意思,我和他同时都看向了都昌。

  都昌笑着说,“那么我来出题目,这个...”,都昌低头思考,看样子他也拿不准出什么题目,等了一阵子,他抬头一瞧天色说道,“今年又到了水患泛滥的季节,沽郡传来急奏,说渭河流域今年暴雨成灾,正好,你们就以渭河为题吧。”

  都昌以治理淮河为题,给我二人出考卷。嗯,他倒懂得见缝插针嘛。

  “茂才兄,请!”文安说完请字,已经开始先声夺人,滔滔不绝,看不出来,这个人呐还是个急性子,“治理水患,应以源头为本,环而治之,上有大禹治水,开通河道,易疏不易堵,属下认为,相府应该征派劳工沿渭河周边疏通河道,引流入川入巷,高筑河堤,以免渭河继续泛滥,祸害百姓。”

  都昌曲老三二人听完连连点头,“此其一,其二,救济灾民势在必行,都相应请大王从国库拨调赈灾的钱粮发往渭河两岸都郡,派遣的人员要做到大公无私,不贪腐、不懒惰,以灾民为本,不以利己求私为存。”

  “最后,都相应该奏鸣大王,免去水患之地一至两年的劳役和赋税,这样做才能平定民怨,让民众休养生息,国家至此才能安定。”

  文安说的三条句句在理,不过有道是原水难救近火,他燕都在北,渭河在南,虽说每一句话都正中要害,但全都是官话,哪句是实在话?这不是说了等于白说嘛。

  都昌听完若有所思,然后都曲二人又一齐看向我,这意思是让我来讲。

  曲老三一脸得意,好像刚才讲话的是他说的,那张臃肿的猪脸,都笑开了花。

  哼,不就是打官腔嘛,谁不会?要谈咱们就谈点具体的,我说,“文安兄高见!”这叫先扬后抑,给你来个绵里藏针,“文兄讲的第一条,说的是水患应该叫分河治理,说的不差。”,我点头,表示同意。

  文安听我说完,脸色平静,诶,他倒忍得住,不受吹捧,“但我有个疑问。”

  “请讲!”文安眉头一拧。

  “哎呀,都大人,你们燕国常年都有水患吗?”

  都昌不明何意,只是点头称是。

  “那么我要问了,你们燕国每年都修河堤吗?”

  曲老三听完,大喝,“小毛头子!有屁快放,说不过文先生,就投降认输,故弄什么玄虚!”

  “诶,都大人你看,我还没讲,他就打岔,你看我说还是不说呢?”

  都昌咳嗽一声,用手拍着桌子,曲老三立马老实,我心说,还是宰相好使,曲老三平时专横跋扈的样子,见到宰相就像耗子见到了猫,诶,能在燕国混个宰相当当也挺不错的嘛。

  “每年库银调配钱粮用于修缮河堤,赈灾居民,这一点从未断过。”

  “那便是了。”想着我继续说,“你们是否想过这个问题,每年赈灾的钱粮如果到位,渭河为什么还会连年泛滥呢?”

  偷瞧都大人,见他面色如常,看来他也知道原因,“所以,治水的源头啊,不在河上,而是在渭河附近的州郡,贪腐一日不灭,渭河泛滥一日不休。”

  “那么张先生有何良策?”都昌终于是,啊,对我正眼相看了。

  哼,都说了他娘的,你们这些人,跟我这个现代人相比,还是有点差距的,好歹,我看的电视剧都比你们要多的多嘛,诶,对,古代人看唱戏,哪有电视看嘛,我说,“依我看,是渭河流域的氏族圈田霸地,贪腐成风,郡首也跟他们同流,所以,赈灾的钱粮一旦发到他们手里呀,自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都昌皱着眉,他问,“贪腐问题一直存在,本相也有心治理,可是,氏族关系盘根错节,如何才能矫正过来呢?”

  “这个好办!”我说,“埋钉子!”

  “埋钉子!”几人都是一愣,没明白我的意思。

  “他们氏族相互之间必然有利益嘛,两个相互利益有冲突甚至是有仇的氏族,咱们就把他们放到一块,他们两方打起来,咱们才好收拾。现派些奸细挑拨离间,瓦解他们,然后才能丛中找到突破口,一并抓到把柄,就有理由治罪了。”

  曲老三听完他说,“你这是要跟大氏族为敌,都大人,万万不可听这小厮的鬼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