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一、水漂子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15 2020.08.26 21:19

  问题永远存在,迎难而上才显英雄本色,老茂想起读书那阵子,心酸的不行,现在的生活比当初好多了,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当即唱起了歌,“咱们工人有力量,唱...!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嘿!...”

  他这一嗓子打破了原本阴霾的气氛,老五和杨洋也跟着唱起来,越唱声音越敞亮。

  歌声能够鼓舞人的士气,提高大家的斗志,一曲工人有力量回荡在岩洞的上空,久久难以平复。

  唱罢,心情总算恢复晴朗,大家又,有说有笑了。

  老五说,“我,作为工农阶级的代表,现在,咱提议,继续走上发家致富,呃,不,是继续走上奔着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前进。”

  “发什么神经啊你?什么时候成了工农阶级的代表了?啊?”老茂笑着说,“废话别多说,现在嘛,真还有个你表现的机会,你看到没?”老茂说完指着河流湍急的方向,“现在大家要沿着河往上游去了,你想个法子,咱们怎么上去才不会被水流冲走?”

  下来后,大家因心情低落,没注意观察四周的环境。现在心情好了,眼界开阔了不少,火把能照亮的地方,岩洞呈现V形的样子,往更深的东面地下流去。大家看向四周,就这一条出口,并且是在河水里,老茂梦里所预示的情景就在眼前,不是说,王进带着队伍进洞以后,有队员被冲走了吗?

  那么,跟着他们的脚步走是必然的。

  附近除了石头,没又木头做筏子,下去成了问题,并且,王进的笔记里提到的落河,多半跟河下方的危险紧密相连,奈何他的笔记没提供具体的内容,很难猜测河里到底有什么危险。

  众人已经喝过河水,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也没有发生异状,那么可以证明,至少水里并没有虫卵。想起齐坤的样子,三人心里犯怵。

  老五说,“要不这样,既然只有一条路,咱们手里不是还有条攀爬用的绳钩吗?咱们沿着河道手拉着手一起攀岩过去。”老五的办法虽然可行,但万一,这条河道太长的话,怕人在体力上吃不消。

  杨洋说,“那咱们就把绳子系在腰上,有什么情况大家也可以及时调整,以免落单,你们看我的办法如何?”

  “办法个屁,一人死,大家一块跟着陪葬吗?”老五提了反对意见,他望向水流说,“就怕河的下方有大瀑布或者分叉的暗河。诶,小七,你那个梦里怎么说的?有说过暗河或者瀑布的事吗?”

  “没有。”老茂摇头,“不都说是有人落水了吗?然后,他们去救人,一起被河水冲到一个峡谷里,找了一个巨大的石门。”

  三人合计完,最终还是选择了杨洋的方案,大不了大家一块玩完,他们能被水流冲到峡谷,那老茂几个人也想着碰碰运气。年轻人胆子大,脑袋一热就上了。

  河水冷的人腿麻,三人下河,刚开始可以接触到河床,大家可以在淤泥里走,随后就飘在河面上,顺着水流往下荡。水流也是越来越急,不久就出现了几个支流,三人水性最好的就是杨洋,他举着火把在队伍的最后头,可以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诶,出了几个支流,咱们往那边走啊?”杨洋极力踩着水,才让众人的行动慢下来。

  老五说,“靠东边的水流较响,恐怕对面是瀑布,咱们走最安静的一条吧?”他在第一个,大家同意他的看法,就奔着右边一条支流游过去了。

  水现在感觉越来越深,不久水流竟然缓下来,大家的前方出了一座地下湖。湖面较平静少波澜,应该算是到了一处支流的尽头了。大家也不清楚到了支流以后,还有没有路,最要紧的还是先上岸,三人吃的少,热量不足,在冰冷的河水随时都在耗费着大家宝贵的体力。

  “咱们往河岸游吧,先上了岸再说,冻死我了。”老五打着喷嚏,他看着河岸突然说,“诶,河岸上好像有东西呀?!”

  有东西!什么东西?老五和杨洋赶忙就看过去了,就发现河岸线上,还真有一排黑乎乎的影子,还在那里飘着,随着湖水的起伏一上一下。这处地下湖,少说也有几平方公里的面积,整条湖岸线一圈上下起伏的黑色的影子,确实把大家给镇住了。

  现在,不上岸又不行,人实在冷的难受,老五人胆大,先游过去了,他边游还边说呢,“你们怕什么呀?运气再背咱也不可能碰到吃人的东西吧?瞧那副样子就像个死物,难道还是僵尸不成吗?”

  游的近了才发现,原来湖边全部飘着各式各样的大瓷缸,一字排开颇为壮观。大罐子?那里来的呀?这么说,老茂口中所讲的,嗯,峡谷之城的故事是真的咯?三人一言不发,一起上岸。

  解开了绳子,老五就开始到处找柴火,找了半天,除了岸边的泥沙就是远处的岩石,根本没有木头,哪怕是从外河流进来的枯木都找不到一根,众人只好把衣服给脱了,用手开始拧水,水呀,哗啦啦流了一地。

  衣服一脱,众人看见了奇怪的东西,“诶,老五,你身上怎么一片黑一片红啊?”

  “哪儿呢?”老五看不见自己的背,用手一摸后背滑手,“有什么东西吗?”

  “别动!”杨洋看清了,老茂也看清了,“他娘的,哪儿来的水蛭啊?!这么大个!”

  老茂觉得恶心,他看见,老五的背上,大大小小爬满了吃的肚子胀鼓鼓的水蛭,大的巴掌那般大,小的也有食指粗细,密密麻麻不下二三十只。

  水蛭这种生物,可以在任何河滩里生存,适应力好、生命力顽强,纯粹的吸血鬼。种群一旦爆发,保准河里连条鱼的影子你都看不见的,真真意义上的清道夫式的寄生虫。怪不得附近除它以外没有一种活着的水生生物啊,全被水蛭给消灭掉,抽干了!

  老五跳起来,用力拍打后背,管你拍的有多重,它根本咬着不放,它释放的口水就是麻醉剂,你不注意根本觉察不到它的存在。

  “你别笑我,你俩身上的虫子比我还多呢!”老五看了一眼光膀子的二人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