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狼皇督战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40 2020.08.05 11:36

  老茂见山坡陡峭自己难以攀爬,干着急上不去。心说,老五呀老五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能要能爬上去,还叫你上去看?老五不知在瞧什么,乐不可支,看了一眼老茂,发现老茂还站在原地瞪着他,一拍脑壳,又三两步窜下来。

  提一个百来斤的人上坡,对于现在的他,还没那本事,就蹲下身子说,“干脆,你跳到我背上,我驮你上去。”别看老五体型瘦弱,长得跟电线杆子似的,力气倒不小,他腮帮子一鼓,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了一圈,浑身血管暴涨,骨骼嘎嘣作响。

  老茂看得啧啧称奇,问老五练得那门子邪功?老五,嘴巴一撇极为得意,他说,自己练得这个叫道门真气,而练得这个功夫呢别名又叫童子功,必须从小,从娃娃时期就得练起。

  众所周知,练童子功的人不能破身子,一般人,早上起来得小解,排除体内的污垢,练习童子功的人则不然,他们认为童子尿乃人体内的精华,必须得循环再利用,古代中医就有拿童子尿做药引子的先例嘛,当今国内还有好些村落拿童子尿当宝贝的,至于功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练童子功的人,早上起来不小解,他们利用独特的法门,把童子尿通过汗液排出体外,留其精华,去其糟粕。童子功只可练到九岁,人吃五谷杂粮多了,难免囤积大量的污浊之气混杂在尿液里,九岁以后再继续练童子功,不得其裨益反会受到反噬,不得再运功练习。

  “怪不得你小子浑身总有一股子尿骚味,跟他娘的刚从粪缸里爬出来一样。”老茂掩住鼻子做嫌弃状。

  老五瞟了他一眼,用鼻子嗤声说道,“就你废话多,上不上来?不上啊,爷不伺候了!”,说完就要往上爬。

  老茂赶忙跳到老五背上,一行人上了坡顶。

  过了山坡地势平缓,有块不小的岩架,老茂眯着眼往岩架上观瞧,就见两拨杂毛土狼相互间对峙而立,剑拔弩张。

  老茂差点惊呼出声,被老五赶忙按住了嘴。“狼!”老茂用嘴角挤出一个字来,“废话,不是狼是啥?哈士奇吗?”老五小声回了一句,深夜里除了虫鸣,只有密林子里莎莎风响,二人声音压得再低,动静也不小。

  有一只老狼已经警觉般转过脑袋,用鼻子开始往二人藏身的地方闻,好在老五选的地方巧妙,正好处在狼群的下风口,味道不至于传过去,否则以狼敏锐的嗅觉,立马现行。那只老狼狐疑的望了一阵,见没动静,又把长脸转了回去。二人不敢再做交流,借着月光看这两拨狼到底要干什么?

  两拨狼蹲在岩架上,各由两匹狼头带领一众狼崽,中央立有一块巨石,巨石上方还蹲立着另一只狼。这只狼一看就知道与众不同、器宇不凡,光体型就大了下方这帮狼崽,不止两圈有余,浑身白毛胜雪,没有一丝杂毛,两只狼眼也透着不怒自威的神气,双耳耸立入天、又尖又直。最特别的一点,它竟然还长了一圈胡须,看上去显得不伦不类,也不知它是狼呢?还是狐狸?如果是狐狸,这个头也太他娘的大了点吧?

  下方的两匹狼头,一看就是两拨狼群的首领,左手这匹通体呈灰黑色,黑中还透着亮,皮毛光润,年龄应该不大。自然界的动物以武力来区别尊卑贵贱,老茂瞧见它的脖颈处有一条明显的伤患未愈的新疤痕,应该是最近跟狼族中的老狼王,为了王位在争斗中留下的创伤。它呲着牙,用凶狠的狼眼死死盯住对面的狼首,两只爪子也在地上拼命的挠,好似对面的狼首一有异动,它立刻就扑上去,把对面撕得粉碎。

  对面这只狼,年纪比它大,作为一族的首领也是威风八面,它蹲在地上稳如泰山,狼脸平静无波,唯独一只狼眼露着寒光,这狼只留有一只眼睛,另外一边眼眶里黑呼呼的,应该是瞎了。独眼狼,威不露齿,显得城府极深。

  蹲立在巨石上方的纯色狼皇,仰头对着天空嚎了一嗓子,下方的狼群立即骚动起来,犬吠声、嚎叫声此起彼伏。特别是那匹年轻的狼首,像得到了什么赦令似的,立刻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冲向了对面的独眼。

  双方扭打在一起。两匹土狼相互撕咬,你来我往,巨石上方的狼皇俯下身子不再吭声,大有督战的意思,作为裁判它必须时刻关注双方的举动。两边的狼崽就在两只狼首撕咬在一块的时候,各自退开了一段距离,好让它们有足够的空间争斗,霎时间,不约而同的收了声。

  便见,独眼展开獠牙,以刁钻的角度狠狠咬向身后灰狼的咽喉,灰狼反应急如闪电,抬起头颅险险避过一记杀招。晃过一枪之后,顺势就往独眼的背脊骨咬去,如果这一口咬下去,独眼必瘫无疑。独眼虽然年纪大了但反应也是异常机敏,它翻身从旁边溜出一段距离,较那灰狼啃了一嘴的沙土。

  独眼抓住灰狼转身的时机,张开血盆大口,直往灰狼的小腹而去。小腹是所有动物最为脆弱的地方,里面的内脏一旦咬碎,对动物而言几乎是致命的伤势。灰狼见势不妙,来不及转身了,忙将前爪弹起、后爪撑地,刚立起狼身,独眼的血盆大口就擦着它的肚皮飞了过去。

  独眼立足未稳,灰狼就等它现在无暇顾及身形,调头往独眼的屁股后方咬过来,这一口力道极猛,独眼大急,为了保住屁股被撕碎的风险,慌乱中不及多想,用尾巴扫了去,正中灰狼下怀,灰狼狠命一口好不留情,竟将独眼的尾巴骨咬碎了。

  可怜独眼一声哀嚎,半截尾巴就掉落在了地上。

  适才一幕嘴巴说的轻巧,实际上惊心动魄,只在须臾之间,灰狼就占了上风。

  狼头被咬,独眼狼群炸了锅,有几只狼崽已经欲欲跃试,意图上来帮助自己的首领,它前爪刚动,居在上方的狼皇已经发现了对方的举动,抬头对独眼一方,呲牙低吼。此方狼崽见状不敢造次,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退了回去。灰狼一方,得见首领旗开得胜,也是兴奋莫名,对着独眼一方一阵嘶吼叫唤,好似嘲讽,有几只乐的不行蹦跶的都开始转圈子了。

  双方第一回合灰狼首领获胜,它仰着头回到狼群。独眼受了伤,忍着剧痛,回到己后方,几只小母狼凑上来,小心的舔舐它的伤口,那知道独眼反而呲牙呵斥它们,作为一族狼首,其尊严看的比性命还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