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定星解穴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094 2020.08.17 10:20

  老五丈量地图的比例,他用的比例,搬照古制,未使用现代十进制的毫厘。画上去后,计算入口和机簧的距离。图形虽描绘的较为简陋,但从图中判断,机簧确实断了,需要人为后期将其接在一处才能够拉动和使用。

  可怎样才能连接到两个断裂的机簧呢?老五又从包里拿出来几样东西,当然不是焊枪了,再说焊枪头太大,洞口又太小,根本塞不进去,他拿出来的是一叠钢片。现代医学上做心血管手术的时候,会用到血管钳,老五的铁片跟血管钳差不多,比较长,还能够自由的收缩和折叠。

  钳头的形状呢如两把镰刀,可以开合。老五打开钳子,在钳头上拴了一根很粗的丝线,由许多小股丝段拧成一节,透明且有韧性。老茂不明白他想做什么,眼巴巴的看着,老五解释道,“这个也是古法,破机关用的,比如机关的机簧坏了就拿它来修。”

  老茂不懂,只能跟着点头。老五话风一转,严肃的说,“接下来的一步至关重要,可能危险性很大,你要是觉得待不住,你先出去,让所有人赶快离开此地,越远越好。”

  “你要碰天火雷?”老茂大惊。

  “不将天火雷摘掉,万一碰上,雷火炸了,大家全把命留下。”老五出奇的平静。

  “我还是陪着你吧,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

  患难中才知真兄弟,老五和老茂在校的时候感情好,又经过这几次生死考验,情比金坚,深厚的友谊更进了一步。

  老茂闭着眼,现在凌晨四点,房子里静的可怕,耳边万籁无声。每每想起这段往事心底还是有一股莫名的豪气,融入灵魂般的汹涌澎湃。

  老五重重的在老茂胸口锤了一拳,说,“好!兄弟总算没白疼你,现在我要截断机窍的底部开关,让它失灵,有你在,就好办了!胜算自然大一点,一会我将钳头缠上撞针,送条绳子给你,我让你拉的时候你就猛力往外扯,不要留余力,后果你应该清楚!”说完,他又重复了一遍,好让老茂听清楚每一个步骤。

  瞬间老五像换了一个人,连枯干的面庞也隐隐透着自豪与自信,老茂从没见过老五极度认真的表情,那真是帅的一塌糊涂,老脸都不难看了。重新爬上铜柱,老茂在另一头焦急的等待,过了大概一刻钟时间,一段绳子就从玄武的眼里漏了出来,他喊道,“小七,接好了!”

  老五在朱雀的位置,背靠大殿方向,大殿正对面应该是左天龙右朱雀,背面是左白虎右玄武。老五接好绳头,感觉绑撞针的位置应该位于天龙与白虎之间,两人站位呈一个三角形。

  “小七,把绳子绷紧,我数到三你就用力拉!”

  老茂凑近铜柱,装备用双脚发力,做完一切,老茂喊道,“好了!”

  “一、二...三!”

  老茂等老五数到三,大喝一声,双足和腰部同时发力,他感觉自己双手上的绳节立即绷得笔直。撞针和四象仪本是一体,牢牢焊接在一起,如果不用吃奶的力气,根本无法拉断。老茂已经用足了气力,因用力过猛呐,他发觉自己两条胳臂几乎都要被扯裂了。

  刹那间,一声闷响从球体内部传来,老茂不懂机阔的运作,大喊,“成了吗?!”

  老五在另一边没有动静,怎么了?出事了吗?老茂不敢动,他仍然是死死拽住绳头,生怕放手,大家就归西了。

  老五拆这种类型的大机关也是头一次,整个人的精神又是高度紧张,注意力高度的集中,他一直用双手在操作,双脚运用爬山虎的技巧,紧贴在四象仪上,相当于悬空二十分钟的时间做精密的操作,心力消耗巨大,直到完成最后一刻,终于脱力晕了过去,掉到了沙堆上。

  还好下方的沙堆够软,不至于摔伤头部,可身体不是铁打的,老茂大喊好让外面的人进来帮忙。白教授留了心眼,一直让小余在城墙上观察二人的一举一动,发现老五掉到地上,小余赶忙就去叫人,接着,老五被几个兵娃子抬着回了营地。

  事后,老五吃上了小灶,享受了一次战斗级英雄待遇,昆教授还让女学生给他喂汤。这孙子还真能装,他化装呀自己摔伤了骨头,躺在温柔乡里好几天,人都飘了。早知道真摔断条腿,那还不让小娘子在帐篷外陪他过夜嘛,想想就刺激,嗯,他就这点出息。

  天火雷的事彻底解决了,老五躺帐篷四、五天,才依依不舍的起来,说,没事了。年轻人的骨头好的快,即使断了,打上石膏修养几天准好。

  工作还是要继续的,现在没有老五,工作就只能一直搁置,无法进展。

  后期的事好办,老五用钳子接好了机簧,每具法相的眼窝拉一根绳子出来,每拉一次,对应方位的四象仪就转一个方位,所幸,并未像小余之前讲的,地底的仪器出了什么故障。响应得还挺快,不得不教人叹服茅骨虫的作用,千百年来机簧没有腐朽,运转如初。

  二位教授呢,在四区营地就制定了一套开启机关的办法,主要是推演四个法相存在的各个星象的位置是否合理,经过这几天的休息,他们一直在完善其中的细节。

  四个法相对应的星象为九宫制式,九宫对应的主宫星和八卦又有联系。东南方艮宫对应的是赤破星,正南方坤宫对应的是禄存星,西南方震宫对应的是廉贞星,正东方坎宫对应的是武曲星,便是现在朱雀正东位置,不过它所对应的星位之前肯定是错的。

  皇帝习惯坐北朝南,按理说正北位乾宫代表天,应该为中宫八白左辅星,其余各方位呢还有,正北坤宫文曲星、正西离宫贪狼星、东北巽宫巨门星和西北兑宫右弼宫。

  那么,只需将四象仪各方向代表的星位对应上,那么四象仪应该就能打开了。

  经过一番调整,所有方位的星座都恢复到了原本该有的位置。

  “嗯,奇怪,按理说所有方位都对了呀?”昆教授拿着八卦方位图,中央的四象仪却纹丝不动,连开启的迹象也没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