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六、进府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07 2020.09.03 22:57

  “我有都尉亭主簿谛校的请章,特来拜会宰府都大人。”我学着古时拜官的程序,奉上了谛校的竹简。

  那府兵半信半疑,接过竹简仔细查看,最后他道,“既有谛主簿的印章,稍等,我差遣内衙通传一声,请至外厅稍坐片刻。”

  咦...宰相府就是大手笔,一个府兵讲起话来都体面,啊,“请随我来!”

  我点头跟着府兵进了侧门。

  进门后的情形,如同料想一样,开堂是一座游廊,中间有巨大的石制的屏风,上面雕有群马,穿过游廊才进的内院,整个院子颇大,看不到头,应该至少也有七进的模样,偏厅就在游廊的尽头。宰相府三步一岗十步一哨,所谓一如官门深似海,里面是燕国的权臣驻地,有这些依仗也是应该的。

  侍女端了些茶果点心随手关门,我被关在偏厅,厅内有书简和桌椅,我就坐在座椅下方,书桌想来是都宰府平常打理公务的座位,自然是不能坐的。

  进偏厅之前,府兵叫我拖鞋,战国时上座前是要脱鞋的,并且要留袜子,这叫脱鞋礼,在当时算是礼仪,没穿袜子就上座是对主人的不尊重,可我没袜子,他们的袜子都是筒状的袜子,穷人的袜子一般是粗布,富人的多半是丝绸制。

  我只好叫府兵给了一双,宰相府就是这点好,什么东西都备着,以防不时之需。

  他们的桌子又低又矮,人就跪坐在蒲团上,这倒跟榻榻米差不多。

  看主座屏风后方是留有门的,朱玉的帘门通往后方的大厅,不多时帘门响动,同时从左右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我认识,正是那个曲老三。

  我就说,来时的路上那位曲老三派来的跟屁虫怎么不见了,原来是去通风报信,这个曲老三知道我要来宰相府,所以事先就赶马车到了,来个恶人先告状。另一位是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头戴羽冠,行为大度,两只眼睛外突,面额上方有颗青痣,想是宰府都昌、都大人了。

  都大人上桌,先请了礼,双手抱握,我也得双手抱握住还拾一礼。

  曲老三在我对面,他不怀好意,自然我没正眼瞧他。

  “还未请教先生姓名?”都大人问,“你可是主簿谛校的门人?”

  门人?怎么说?门人指的是下人,我跟谛校也是刚认识,哪有下人一说,看样子这位都大人误以为我是谛校家的下人。

  “回禀大人,呃,我跟谛校也是刚认识不久,并非谛校的门人,我姓张,名茂才,字...”现代人没字,我想了半天想不出字啥。

  “张先生,年纪轻轻家底丰厚,就不知你是哪位大家的公子,还望告知?”

  我一听就明白,这定是曲老三使得坏,一口咬定我是大家公子有钱人,若算上,这账也就赖不掉了。

  “张某初来贵宝地,一无爵位、二无家氏,途径此地,无意中和曲家人起了过节,还望大人明察,张某确无不恭的意思,只是身上盘缠用尽,只好出此下策,想到曲府混口饭吃。”曲老三反正要赖,那我就干脆直说好了。

  曲老三道,“胡说!都大人别听他满口胡言。”

  你真赖上我也没法子,反正我一个大子没有。

  再看都昌,脸垮下来,刚才还慈眉善目,脸也转的真快,“你既是外乡人,就该懂得本地的规矩,如果你拿不出贺钱来,就按师呈的意思办吧。”

  这两人真是讹上我了,我这暴脾气,真想掀桌子,可他又话风一转。

  “不过,既是主簿介绍来的,想来你也该有点本事,本府最近想招录一些能人。”都昌说道,“你可有一技之长?”

  招人的事,来时我就想好了说辞,便问,“如果我做了你的门人,这事就算完,是吗?”

  “哼,都大人的门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曲老三听完,鼻子一哼,显然不知道我的本事。

  本来我就想留下来,看看老五和小孙,哦,还有司马排长是否也穿回到了燕国,正愁没地方落脚,这不是给了机会嘛,当然要抓住,有了宰相府门人的身份,调查起来也好办了。

  我没理会曲老三,问,“不知都大人要招的哪一路的人?”

  古时不就是琴棋书画嘛,你说弹琴我会个鸟,谱曲子更别谈了,下棋?我倒是能把五子棋、飞行棋、国际象棋介绍给他们,画画嘛,画什么水墨的山鸟鱼虫,我画的比老五还难看呢。

  冶炼钢铁,这个有点难为人,求仙问药,这个更离谱,炼丹是不可能的,占星象命当神婆?我又不是什么神仙,当医生,古晴还行,画画包靓也可。我能干什么?考古吗?说是挖古坟的,那还不砍头嘛。

  最后思来想去,还是当个军事专家比较合适,什么孙子兵法,造个攻城车什么的,比较来劲。而且战国时期最缺的就是将才嘛,这个才对他们的胃口。

  见都昌说完话,一副爱理不搭的样子,估计他也觉得我是个酒囊饭袋之辈,我说,“在下自幼熟读兵法,对排兵布阵,攻城略地颇有心得。”就我的条件在燕国当个军事参谋绝对没问题,上战场打仗那就免了吧,那家伙,一身铠甲,骑上大马,我也挥不动那几十斤的铁疙瘩嘛。

  都昌一听眼睛果然一亮,他说,“张先生竟然懂得兵法,甚好甚好!除此外可还有其他的技艺?”

  什么?不要打仗的参谋?那你要什么人呐?我想想说,“我还会一些奇门杂技,都是些实用的技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具体些呢?”

  “比如制造机械,工程原理类的。”这两个人听不懂,现代化的术语,对他们而言简直对牛弹琴。

  曲老三说,“别把牛皮吹破!都大人,曲某愿与他对峙,是不是人才,一试便知。”

  曲老三发话了,我瞪着眼,难道曲老三干什么?他狗急跳墙吗?

  都昌一摆手,“曲公稍安勿躁。”

  “这...”

  都昌一笑说,“某倒是有个人选,让他来跟这位张先生当堂理论,咱们也一齐听听高论?”

  “是!...”曲老三却是喜笑颜开,想来都昌说的这个人,他估计认识,应该也都昌的门人就是了。

  都昌唤来仆人,“你去请文先生来偏厅一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