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眼球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1867 2020.08.15 13:01

  四象仪传为周末,淼国巨匠萼卜所创,此人精通地理,对易经中,星宿布局大有深悟。传说,他幼年便是神童,十岁可与当时的才子名宿摆坛论道,知识之渊博,学富五车,且无人能将之驳倒。在其十四岁,那一年,天降奇石,陨落九州,拾于赴郡。

  赴郡按现代地理位置,处于山东与河北交壤的境内。当时,对天上来物,人们大多认为是天上的神仙降祸,属于不祥之物。萼卜却认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丢下一块大石头,必有其深意。随后,日夜兼程亲自前往赴郡,坐于石前,参悟上苍之道。

  一日,灵感闪现,萼卜大喜,起身取出笔墨,奋笔疾书,画出一副星宿的地图。然后,以奇门铸造的法门,熔炼奇石化为玄铁。用玄铁水呢,培造出了一大四小,五具球体,又将天上星宿的图形,刻绘其上,位置分毫不差,栩栩如生。

  做完一切,萼卜顿觉人生已功德圆满,撒手而去,留下四象仪,归隐山田。

  又有传闻,其人,二十七岁那年,卒于老家五羊郡,之后四象仪便不知所踪。听说,他身前带着四象仪进了坟墓,而他的坟墓极为的隐秘,无人知道准确的地点。

  老五讲完,说,“就不知,嗯,这四象仪是否便是当年萼卜用天外玄铁所造,或者呢,是姬胥老小子自己模仿四象仪制出来的。”

  老五一通海侃,说得头头是道,大家伙听他煞有介事,也不知真假。

  “我说,你家古书还真是个百宝囊,什么都有。”老茂拍了拍老五的大腿,“诶,你是不是还寻思着想把铁疙瘩搬回家去呀?”

  “哼,大宝贝名字响当当,只是你们孤陋寡闻而已,这在咱家里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老五鼻孔喷气,又嘀咕说,“说老实话,我心里还真痒痒,奈何拿不动,太沉了,若拿个回去,天天山珍海味的,八辈子都够了。”

  老茂听见了,给了他一脑瓜,“别打歪心思,你要拿回去,够吃八辈子牢饭还差不多。”

  杨洋听他们吵,把二人的头给压低了,“下面几个兵好像察觉到咱们了,小点动静行吗?”

  又过一阵大家才敢探头看。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一区考古的人收拾东西回营地吃饭。

  “喂,都走了,下去看看?是真是假,一探便知嘛。”

  走近才知道,四象仪浑厚的身躯比预想中的还要大,“乖乖,得多大块玄铁才能造出五个大铁团出来,搬上基座都费劲吧?”

  之后老五等人发现,四象仪中央的球体各四面刻画了天龙、白虎、朱雀、玄武的法相,四方小球则刻的是漫天的星宿,与老五口中所言一字不差,看来萼卜真有其人。敲击球体,里面‘嗡嗡’有声,看来并非之前猜测的,整个球体是实心的。再看球体表面的锈迹,如果是铁做的那应该是暗红色的锈斑才对。

  老五说,“老小子肯定是刨了萼卜的坟了,我就说,玄铁那有这么大块的,不过真品肯定在姬胥手上,没跑了。”

  老茂点头,认为魏东猜的不错。

  小余在另一面,突然喊道,“都快过来看看,这里有个凸起的地方,好像能按进去。”

  大球体上刻画龙纹眼睛的位置突出一块,它跟另一只眼睛相比,截然不同,好似被人扣出一个洞,放了一粒珠子进去,怪魔鬼样的挺奇特。这时,杨洋那边也在喊了,“喂,这里也有啊,眼球还能动,是活的!”

  活的?!大家吃惊不小,都往杨洋那边跑。杨洋站的位置处于玄武的法相,同天龙的眼睛一样,恐怕也是之后被人挖了,放了一颗眼珠子进去。几人慌忙过来,眼球却没动,老五以为他看错了,问,“你刚说,玄武的眼球在动?”

  “对呀!刚才确实动了,嗯,现在...现在又没动了。”

  杨洋不会撒谎,这点众人清楚。

  随后大家发现,四具法相的两颗眼睛中另一颗,全部用珠子填了,十分诡异。小余想去按,被老五拦住了,说,“啧!别按,说不定是机关,四象仪内部不是空的吗?万一触发了里面的机关,谁知道会出什么状况?”

  “你那破书里有没有提到眼球的事?”老茂疑惑的问。

  老五挠着头,“不清楚,反正古文里只字未提,就不晓得眼球有何用?不过,我猜测应该是机关没错了。”

  杨洋看了一眼广场四角的四象仪说,“会不会跟其他四具球体有关联呢?”

  大伙一想也有可能,四象仪的法相每一面都对应着,刻画有星辰图案的球体,那么它会是控制球体运行的装置吗?

  齐坤这个闷瓜别看平时不爱讲话,好奇心却比谁都强,他在众人讨论的当头,想也没想就按下去了。

  地下立刻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老五忙喊,“齐坤你个呆瓜,你干什么?”,齐坤耸了耸自己的肩膀,表示很无辜的样子,他这人,死猪不怕开水烫,骂他也没用。阻止显然是来不及了,大家紧张的盯着地面,发觉地下有巨大的齿轮在旋转。

  轰鸣声持续了大概十几秒钟的时间,却戛然而止,大家紧绷的神经松下来,四处寻找异样。

  “你以后别老一惊一乍的行吗?”齐坤说,“这地方年久失修,有机关也早烂了,按下怎么了,能把你吞了吗?”

  老五想反驳他,老茂喊道,“别说,真动了嘿,看!朱雀眼珠对面的球挪了方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