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九、手贱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44 2020.09.14 22:42

  拉着小朱跑远,本不想惹人注目,万事总会跟预料中不同,你想摆脱也都摆脱不掉,它就是按照你不情愿方向发展下去。

  人的本性贪婪,怕就怕有些人不怀好意,见财起了歹念,这锅就跑不了了。

  急忙跟小朱抢回客店取了些衣物,告诉店家,从后门走。

  为了避开一些冥冥中窥视的人,只好先行出了城,这样一来会免去不少麻烦的。

  幸好,该准备的物品已经装备齐全,上路以后也就没了,后顾之忧了。

  边境有守界的兵官把守。想出城其实也不难,附近南来北往的商客多,各国人都有,官兵顶多查验一下进出城的人,有没有带违禁方面的物品,比如刀剑之类。但我身上就有剑呐,进出城的买卖人自然不会带刀剑的,而且小朱又是乔装改扮的女子。我只好把布币全都贿赂给了守门的督军,才勉强出了城。

  集市往东一路走,我不时得回头仔细看后方有没有人跟上来。

  不久,马道上只剩我跟小朱二人了。

  察觉后方没了人影,我拉着小朱急忙躲进了附近的林子,小朱不明白意思,我让她收了声,蹲在了林子的暗处,用树叶遮挡好,再去观察走过的路。

  果不其然,大概几分钟后,远远看见一队人马匆匆杀来。

  领队的一人我认识,正是住店时的店家,他身后还跟着一帮凶神恶煞的汉子,老头铁匠铺里的蛮小子位列其中。这小子浑身横肉,脸上有块刀疤,表情凶狠,一看就不是善类。

  我猜的没错呀,在外行事还需万分谨慎,如果没长个心眼,过不了这个坎的。

  这帮亡命徒若抓到我跟小朱,杀人越货的事,恐怕他们也做得出来呀。

  就听蛮小子说,“李三,他们二人走多久了?怎么还没看见他们?”

  “别急嘛,走了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凭咱们的脚力,哪能追不上?”店家一改阿谀奉承的嘴脸,换做了一副奸邪之相,他说,“二人后门刚走,你就来了。诶,你说的是真的吗?”

  蛮小子闻言轻笑,“老头子说的话还有假吗?”他叹了口气,又恨着牙说,“就因为一把破剑,糟老头子竟然甩手不干了,害老子丢了饭碗,再怎么说,这口气也要找回来。”

  “蛮子哥,一把破剑真值那么些钱吗?”一人听完问。

  “老头子亲口告诉我的,他手里的剑,若卖出去,少说也能换个万钱,咱们拿到后每人分一份,下辈子吃穿都不用愁了。咱们一年到头蹲在铁匠铺能挣几个钱?到时买他几亩耕地,再置办些牲口,还打个屁的工嘛。”

  “万钱?!蛮子哥这是要发呀!大伙也跟着一起沾沾光咯。”几个人随声附和,好像钱已经拽在他们手里似的。

  蛮小子满脸得意,“别说了,赶紧跟上!一笔大买卖,别耽搁!许让煮熟的鸭子给飞了,到时大家竹篮打水一场空,先办正事!”

  一帮人加快步伐,消失在了我跟小朱的视野之中。

  又等了一阵,发现后方再无人跟来,我才敢站起身。

  这群刁民还真他娘的是穷凶极恶,换个道走吧,他们发现跟丢了咱们,恐怕还会沿着周边搜寻过来的,到时候再逃就麻烦了。我自言自语般说着,小朱频频点头,我让她跟上。

  路当然不好走的,马道旁边林子的灌木长着倒刺,一片接着一片,稍微靠近就会被勾住衣裳,撕破后,在皮肤上划出一道血红的口子,疼得人呲牙。

  小朱走在我的身后不紧不慢,跟之前一样,我用古剑开道,斩去障碍物。

  刚走了一段,一股寒意就冲着侧面袭来,我当即明白行踪肯定暴露了。

  不急多想,赶紧侧身弯腰,一柄怪刀就从腰旁险之又险的穿刺过去。还没等我喘息,怪刀又顺着腰部斜着方向砍过来,我慌忙用剑抵挡。

  一声清脆的交鸣声之后,火花四溅,我适才发现怪刀是从旁边两棵树干中央的密叶中伸过来的,抓怪刀的手指又白又细。

  一击不中,趁着当头,我退开了去,将小朱挡在了身后,“谁他娘的在树后捣鬼,大丈夫别耍阴的,有本事真刀真枪的干,藏头露尾,搞偷袭算什么本事?!”这话我一直都想说的,今日有幸说出来,感觉心里反倒挺痛快,这不就是古装剧里的大侠该说的话吗?

  树后哪人阴笑一声,提了怪刀,挤出密叶。

  抬头一瞧,来的这位身材三寸来高,明显是个侏儒。看脸,诶,好像在哪见过,对了,这不是客店里烧水的伙计吗?店里的洗澡水可都是他烧的,真没看出来,他竟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啧啧...可惜了,臭小子,算你躲的快。你爷爷的吴钩没有锯断你的肚子实在是失算,大大的失算!”现在有空瞧仔细,发现此人满脸长毛,跟个怪猴一样啊,只是,脸上毛多,身上却是一根毛都没有,光滑的皮肤又白又嫩的,像个女人。

  “你是谁?!要干什么?”我厉声问道。

  “干什么?这不明知故问嘛。”侏儒脸上带着嘲讽的微笑。

  我最讨厌嘲讽脸,他越这般做我觉得恶心,“识相的放下手里的剑,跪地呈上来,说不得你爷爷心情好,兴许还能放你一马!”

  呸,臭不要脸啊,一口一个爷爷。

  这侏儒摆明吃定我了,诶,我这暴脾气,当时火就往头顶上窜,好歹我有几分蛮气,这侏儒三寸丁,我就不信,凭我年壮力强,还斗不过你?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呢。

  废话不多讲,如今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趁你病要你命,未等他继续说,我打算先发制人,手里的长剑跟他的距离刚好,直销一剑及时就能够刺进侏儒的胸膛。

  可我,想错了,他敢夸下海口,自然有他的本事。

  侏儒身手不弱,他灵活善动,身子转起来如同旋风小陀螺。剑未及刺到,他已经察觉出异样,转眼就退开了刺杀的范围。不仅如此,他还用吴钩反击,单手就朝着我抓剑的手背划过来。

  我一击不中心里吃了一惊,哎呀?跑的倒挺麻溜的,正想间,吴钩就反划了过来,反应奇快无匹。

  古剑松手等于投降等死,侏儒反应实在太快,没来得及撤手,便感觉手背上被什么东西咬中了一般,一股火辣的疼痛感袭便了周身,再看自己手背,鲜血顷刻间流出来。

  还没完,侏儒现在一心想杀我,第三招,又将使来,我不敢大意,见招拆招跟他游斗在一处。

  小朱早就看呆了,捂着嘴退在一旁。

  吴钩从林木的密叶中刺出的时候,她就看见了,我之前让她小声,未免被追击的人寻着声音找来,可突然的袭击让她没有了心理上的防备,刚才忘我的惊叫了一嗓子,把旁边林子里的鸟全都惊动了。

  我心知不好,恐怕追兵循着声音马上就到,速战速决、势在必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