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八、纸条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71 2020.09.24 22:46

  因为地下的通道深不见底,又没栏杆防护,恐高的人如果走这条路肯定会晕的。为免得一不留神掉进去,我几乎是靠着墙壁在缓慢地移动。

  小朱就跟在我的身后,她离的我很近。她也害怕,一直也靠着墙在走。

  往旁边看,迷雾在四周弥漫,现在除了我跟小朱,视野里再也见不到其他人。

  “你怎么了?”我发觉小朱一直在背后注视我,“你老看我干什么?”

  “没...没看你。”小朱又将脸撇到一边,我觉得奇怪,在通道里的时候,她就表现得不太自然,总之,跟来之前像换了个人。

  她咬着嘴,唇,颜红欲滴,还有白玉般的齿角,样子有点迷离,我知道她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感觉你刚才一直不对劲呢,怎么了?难道你发现什么了吗?”

  她没说话,又把头低下来。她总也藏不住心事,在接触过的几天里,我是彻底明白了,小朱还是挺单纯的女孩,比那个什么拿着弓箭时候的样子要纯粹的多了,很多时候我也分不清她是谁,到底是‘小朱’呢还是小朱。

  我和她都停下来,“有什么事情我来解决,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半开玩笑似的跟她说话,如果这个节骨眼上来个壁咚,结果会怎样?她不会给我来一巴掌吧,这叫那个什么,趁火打劫?

  “我...我在通道里发现了这个。”她有点忸怩,伸出了她的右手,我看见,她的手上抓着一团纸。

  诶?她什么时候拿到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她接着摇头,对呀,她当然不知道纸张是用来干什么的了。我拿过她手里的纸,这应该是从某本笔记上撕下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远离他,不要相信自己。”

  我看完了一头雾水,什么意思?远离他?他是谁?为什么又不相信自己呢?

  “这东西上写的什么呀?”小朱靠过来,贴在我的后背上,一股温暖之感很快温润着我全身,我像触电一样,动不了,一股体香就从我的鼻尖传到了我的心里。“我怎么一个字都看不懂?”

  你能看懂不奇怪了嘛,“这是我们现代的文字,你当然一个字都看不懂的,上面写的一段话,应该是之前跟我一起下地下古城的人写的,他在上面说要远离某个人,然后又说什么,不要相信他自己,搞不懂他想说什么,神神秘秘的。”

  “你不是跟我说,到冕城来是为了投靠亲戚吗?”小朱听完有些生气,把我推开了。

  她的力气突然大起来,让我险些一个趔趄跌出去,这要是跌倒,还不滚下去吗?

  “哎妈,吓死我了,以后别再怎么闹了成吗?差点闹出人命。”我拍着胸脯,想不到小朱生气的时候,下手还挺重的,就是不分场合,属于无理取闹。

  “谁要你骗我的。”小朱捂着嘴,她偷偷的在笑。

  “你们俩个停下来干什么?”一个声音飘过来,这回改换小朱吓住了,往我身后躲。

  说话的还能是谁呢?走在最后一位的是断炎,我猜,他刚开始就一直在后面看我们俩个闹笑话吧,看不出来,这个人还挺八卦的,就是冷不丁讲话,又不知他人在哪,挺慎人。

  “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是谁?”

  “我刚才不说了嘛,跟着我一起下来的队员。”我有点没好气的说,感情他真的打开始就在身后看呢。我见小朱的脸红了,她这个人就这样,我跟她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她胆子大,其余时间跟团空气似的,存在感太弱。

  “队员?什么队员?你难道还有同伙吗?他们再哪?!”

  断炎一说,我也不好来虚的,就把之前来考古的事情大概的跟他们俩个人说了,说真话不说假话,假的不好编,越编越烂,漏洞百出,对这种敏感的人而言,说错一句话,他心里就会给你带帽子的,还不如把全盘真话说出,否则,谁知道断炎一言不合又拿丝线套我。

  说着话明白,断炎一直在判断我讲话内容的真假。他听完点头,“这么说,你们是盗墓的?”

  “是也不是吧,跟盗墓不沾边,我们管它叫科学挖掘古代的遗迹,就是你们说的,官方的...”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

  “好了!”断炎冷冷的说,“看你也不像在说谎,姑且信你,快走,他们还在等着咱们呢。”

  这次他先打头,我和小朱跟在他的身后。

  即使这样走,也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钟才见到洞底。

  地下的面积跟上边的一般大,黑岩的砖块,有个拱形的门洞开着,没有门栏。

  从里往外看,便能瞧见巨大的林木,大家应该走到了森林的深处。

  我走出洞口,看着穹顶的光岩,再次到了这里,感觉一切恍如昨日。

  蒙青他们席地而坐,他说,“咱们走上一天的时间就能到达古城,大家休整一下比较好,接下来的路会比较难走,咱们养足了精神,再出发。”

  余真分发干粮,干粮硬梆梆的,牙口不好的人真难下咽,磕牙,我想起附近有不少的野味啊,不如去再去弄几条蛇来,回来好让他们尝尝我的手艺。

  我跟蒙青一说,他表示同意,之前为了赶路,相互间提防彼此,没什么话说,就怕某人离开队伍对彼此不利,现在好了,大家一视同仁,保持着微妙的关系。

  余真和我还有一名文安的侍从准备去打野,这样安排也说得过去,提防是必须的,唯一让我感觉不自在的就是,文安也派了侍从跟着我,她现在的态度很明显,难道她也开始对我不放心了吗?

  不久,我们在一棵大树的周围发现了一条巨大的蟒蛇,它懒洋洋的趴在枯枝败叶上面,肚子鼓鼓的。进食之后的蟒蛇几乎没有什么反抗能力,被余真一剑就斩下了蛇头,剖开肚子发现,它之前吃了过一头野猪。这头野猪的个头很大,大概是刚吃下去不久,还未消化。

  一条蟒蛇其实也不够大家分,再加上一头野猪,估计大家就能吃饱了。

  我是厨艺称不上好,但对古代的烹饪技艺而言,还算不错的,他们吃的食物全是清炖或者在火上烧煮,没什么佐料。

  猪肉要烤,那么就让他们尝尝熏肉的味道。

  用喷香的叶子碳烤野猪肉,想想就留口水。这段时间我馋坏了,一直受制于人,没时间考虑这些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