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九、亭变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086 2020.09.06 14:31

  又是哪位不长眼的,在我心情不爽的时候跑上来。

  我本想劈头盖脸一通骂,可看见上来此人,我立刻明白了。你说古代人晚上不睡觉,大半夜跑上来,肯定有话跟我说了。

  来人一改白天的官服打扮,改为一身便服,与白日臃肿的体型相比,显得消瘦不少。

  一头花白头发,胡须飘然胸前,除了都昌还能是谁?

  “见过都相。”我是一愣,问道“不知都相深夜不眠,来访找在下可有什么事情?”

  都昌闻言一笑,“小友不必多礼,去你房间寻不见你,听下人说,你在亭阁上,我便来看看。”

  “哦?莫非有什么急事吗?”

  都昌负手而立,正面对着皇宫方向,风度翩翩,想来,此人年轻时一定是为青年才俊之人。他转过头,脸上仍然带着微笑,但我看的出,此人心里一定有事,或者跟皇宫有关。

  “今日论辩上,你可知道你已得罪了两大世家?”都昌跳眉,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我怎不知呢?不过我并非你们古代人,得罪又能把我怎样?“难道相国没有预感到燕国已经内忧外患了吗?这内忧正是各大世家割据地方,大有分散皇家权利的势头,如此一来,削弱各大世家已经势在必行了。”对于战国时燕国政治格局,我是从史书中了解到的,现在想来,果然如预料一般。

  “呵呵...你就不怕各大世界联合起来,置你于死地吗?”都昌笑着,可眼神中已然对我有些许赞赏。

  “立的正、坐的端,为国为民,方为大丈夫。”

  “说的好!”都昌大笑,“朝野上下谈起各大世家,全是委屈求全,百般忍让,今日,老夫总算是没看错人,如果阁下愿意助国铲除世家的威胁,我都昌先替燕国一拜。”都昌说完就要下跪。

  我哪敢受相国的跪拜,忙将其扶起,“大人真是折煞张某了,如有用的到我的地方,相国尽管开口。”

  都昌起身后,说道,“我明日就带你入宫见大王,你有什么高见,不妨跟大王一同商议大计。”

  这点我倒猜到了,都昌必然和钊王是一路的,我应声答允,可都昌却是眉头紧锁。

  “难道相国还有事情?”

  “小友今日说能帮燕国缓解水患,不知可否告知都某,是否可成?”

  看着这个都昌还是不太信我,“大坝的事不难。”我拿其桌上糕点,当做水坝,又用水果当做河流,“相国请看,我们可先选择一处水流狭隘的谷口,在这里建造一座堤坝,用来挡住水流,可能上游会淹掉一些田地,可下方的大片土地就能够避免了洪灾的危险。”

  “但如何才能将水拦住,这可是几十米,乃至百米的大河,都某从未听闻有人能够将河水截断的。”都昌一脸茫然。

  “原来是封住河的事。”你们古人就是见识短,百米大河难道就封不住吗?我说,“咱们可以从两边的谷底开始填石头,先填出一个井或者一个口状的区域出来,然后将其中的水排出。”

  “石块堆砌的井道如何才能将水排出呢?难道不会有水渗入吗?”都昌又疑问说道。

  “我会用水泥封堵,这样一来就能做到不渗漏,排水就容易多了。”

  “嘶,张小友请先等等,这,水泥是何物?”

  对呀,古代不知道水泥是个啥,跟他也解释估计也说不清楚,对了,就跟你们古代填砖缝的糯米当填缝剂差不多。

  都昌听完,一脸糊涂,便让他放心,我会将水泥的配方和烧制的方法告诉他,这已经破坏了历史,可不是嘛,不过,时间轴这个东西未必一定是贯通的,它总会在偏离的同时回到原点上,我只能这般想。

  一番对话,以至深夜。

  都昌虽是半信半疑,但见我说的有条不紊,也就没再逼问,起身准备告辞。

  夜空中一道破空声响,不知从哪个方向就射来一直弩箭,噗一声响,径直就往我身后的都昌射了过来,我一直毫无警觉,那箭就从我眼前飞了过去,插在了都昌的心脏的位置。

  一切来得太突然,我还没反应过来,都昌已经手里握着箭倒在我的面前。

  “有刺客!”一声大呼从墙外而来,就看见一个人影在墙头晃动,几个起伏就飞也似地往外逃窜。

  我是心里大惊,还真碰的巧了,就在我的面前,堂堂一国宰相遇刺。

  反应过来,我急忙上面将都昌翻过身子,查看情况。拔出箭头,见箭头上反光,猩绿色的箭头上,臭味扑鼻,显然是毒箭。到底是谁?宰相府都不安全吗?

  等我再看都昌发现正双眼圆睁着,盯着我看呢。

  这一举动把我吓到了,怎么?都昌原来没死,他刚才是装死来着。

  兵荒马乱的年代,什么行刺国家重要机关的官员,那是家常便饭,其实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别看什么大王、皇帝,一国之主,纵观整个历史职业中,这类人的职业风险是最高的,皇帝几百位,算下来,平均的寿命只有二十七岁。他们人中多半是被刺杀、毒死或者炼丹问药作死。

  都昌爬起身子,拍了拍尘土。你不会是自己找了个刺客,用来试探我的忠诚吧?一想,又不对,真要找人杀自己演场戏也犯不上用有毒的箭。

  “小友受惊了。”都昌笑着说完,他摸着身上的衣服,“我的内服是专门用来防止穿刺的,并无大碍。”他转身就下了楼,我也跟着下去。

  整个宰相府乱套了,几个家丁过来,慌忙查看都昌的死活,见都昌未死,几个家丁大喜之下这才跑去告诉其他人。刚才楼下的二人躺倒在地,一探鼻息,已经死透了。

  都昌面色凝重,很明显,能够进入宰相府不知不觉杀掉家丁,一定有奸细的。

  我想刚才经过这样一闹,都昌对我的怀疑应该彻底清除了。

  府衙外火光涌动,人潮如海,全部的府兵都出动了,都昌叫人搬了椅子正座中堂,吩咐下人,所有人不得离开房间半步,我要告辞回去,却被都昌留住,他叫人搬了椅子让我一同陪他。

  我也想看看,行刺的人到底抓到没有?他到底又是谁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