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三、三人行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56 2020.08.11 22:26

  “谁呀?”老茂睡的正香,听见帐篷外面有人喊他,“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大半夜的!”

  老茂一早听见老五的声音在外面喊,心知这个老五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魏东啊,以后白天说话成不成?尽留到晚上才说,还老喜欢选在,深更半夜讲鬼话,你不吓人,别人也被给你给吓死了。诶,外头可有些兵娃子守着夜呢,万一碰见,以为你是个厉鬼,给你两颗花生米尝尝,啊,就嗝屁着凉了。

  “嘘!小七,小点声!”老五的语气比较焦急,莫非,真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帐篷开了,老五打开帐篷,探头进来。老茂用手电照他,“又什么事啊?”,结果,老五回头冲外面喊了一声,似乎他还带来一个人过来。

  营地帐篷本来窄小,只够单人使用。他一来,几乎把帐篷挤爆了。来的人,老茂做梦也没猜着,竟然是杨洋。他跟在老五的身后,也进了帐篷。他这张脸,见过藏狐吗?藏狐,挂两条粗眉毛,哼,就变杨洋这张脸了,如假包换。

  老茂心说,大晚上,是不是撞鬼了,他和老五从来没跟杨洋讲过话也没套过近乎。平常见了面,打心眼里挤兑他,更别提说话、聊天。今天反常,老五会带杨洋过来,太阳真打西边出来了?老茂狠掐自己大腿,生疼,没做梦。

  三个人挤在帐篷里,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该先说点什么好。

  “你...你们不说话?那...那我先说了。”老开了腔,有点结巴不像他,他问,“茂...茂才呀,你觉得白老师,最近是...是不是有点反常啊?”

  “反常?”老茂听完,觉得老五话里有话,“没觉得呀?白老师平常不都这样吗?不会喝酒又爱喝,喝完之后耍酒疯,明天早晨起来酒醒了,不就好了吗?”

  “啧,不是问你喝酒的事,行为...行为懂吗?”老五扯开破锣嗓子,险些没喊出来。

  杨洋说话了。他说起话来,一股子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意味。他的声音稳到不行,与他实际年龄严重不符,成熟的有些过分了、熟透了,“白老师,我...我无意中发现他长了条尾巴。”

  “尾巴?什么尾巴?狐狸尾巴?”

  杨洋跟老五不约而同地把老茂嘴巴给捂上了。

  老茂用手搭在二人的额头上量了量,“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杨洋把老茂的手甩开了,“你不信?你问他。”,他一指老五,老五说,“你记得木屋的事吗?还记得自己做的那个怪梦吗?”

  “当然记得,当时差点把我吓尿了,还以为是真的呢。”

  “那就对咯,你记得当时跟谁睡在一快吗?”老五阴阳怪气的说。

  “不记得。”老茂眨巴眼,想不起来,“嘶,难道说,我当时跟白老师睡一块?他不一直睡草席床上吗?”

  “看样子你真忘了,也难怪。”老五把老茂的手挪开,“那晚我也奇怪,好端端睡床上的白老师,后来为什么会睡到你旁边去,还有,你...你别害怕啊。”

  老茂觉得稀奇,老五继续说,“那一晚,我看见白老师,睁着眼睛睡的!他拿眼睛呀死死的瞪着你呀!”

  老茂听完,背脊发凉,出了一身白毛汗。他记得白教授睡觉的时候,从来都是闭着眼睛睡的呀,怎么会睁着眼睛睡呢?

  晚上睁眼睡的人,大有人在,三国时期的张飞不就是晚上睁眼睡吗?睁眼睡,一般意义上属于某种眼部疾病,这类人的眼皮组织到了晚上比较放松,关不严实,多半人半睁半闭,露眼白或者露瞳孔,不仔细看,不易察觉。

  以前流行双眼皮的时候,爱美的单眼皮女生喜欢去割双眼皮。现在呢则流行单眼皮,很少再有人去割了。听说割双眼皮的人,眼皮拉不紧,比较松弛。之前还有个笑话,说,有对夫妻去医院割了双眼皮。不久,晚上家里来贼了,贼进家门,搜刮珠宝金器。这对夫妻平常喜欢说梦话,贼一看床上两人睁着眼聊天,还以为他们没睡着,吓唬他呢,忙丢下东西,夺门而逃啊。

  当然只是笑话。但瞪圆了眼睛睡觉的还真没见过,有听老人提起,这个叫‘鬼眼’,晚上睁眼睡的人,眼睛能通灵,看见某些脏东西。那鬼也喜欢这类人,经常晚上,跑来跟这类人说闲话、聊天。听老一辈的人这么说的,反正老茂没亲眼见过。

  老茂跟白教授脸对脸,睁眼睡在一起,想想就吓人,“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我...我那晚,出去方便的时候看见的。”老五继续说,“当时我还奇怪,白老师怎么睡你那头去了,走近一看骇我一跳。”

  原来,还有你害怕的时候,嗯,老茂说,“当时还有谁看见了?”

  “就我一个人,其他人都睡着了。”老五问杨洋,“你当时睡着了吗?”

  杨洋点点头,没吭声。

  怪不得当时,想让老五替我证明白狼的事,结果他掉了链子,还莫名奇妙冲我眨眼睛,总算明白了,“会不会...呃,你们俩个真看见白老师长尾巴了吗?”

  “千真万确!”二人异口同声,配合得还真默契。

  “什么时候的事?”老茂摸着脸,他隐约觉得某种可能性。

  “就晚上啊,讲故事的时候。”老五说,“晚上我跟杨洋坐在白老师的侧面,他背后是帐篷,没人。”

  “你们一起看见的?”老茂问杨洋。

  “魏东在我对面,他先发现的,然后指给我看,我当时以为是谁搞的恶作剧。”杨洋的脸色变了变,“但那半条尾巴一直在动,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了,但又没敢说出来。”

  老茂倒吸口气,想起如今附近连半个狼崽子的影子都没见过啊,“你们猜,白老师会不会被妖精附了身呀?”,这回改换老茂阴阳怪气的说话了。

  三人全收了声,心中既以早有定论,讲不讲都一样。

  老茂开口说,“咱们先别跟其他人讲,暗中观察,如果打草惊蛇,我怕妖精投鼠忌器,做些出格的举动来,老师就危险了。”

  二人点头,老五接着说,“咱们还是得想个法子把狼崽子,从老师的身体里面给弄出来呀,否者一路下去,提心吊胆的,走得也不踏实。”

  “能有什么办法?难道把老师剁啦?你不盗墓的吗?你出个注意!”

  “诶,我说,盗墓是盗墓,捉妖是捉妖,啊,不同职业能混为一谈吗?”老五又嘟囔说,“再说,我本事还没到家,连我爹三层的功力都没学着呢,捉什么妖啊,不是为难我吗?”

  “好了,都闭嘴吧!”杨洋说,“现在大家都没法子,我跟老师走的近,我看紧他,不管怎么说,老师是人不是妖,它只要不为难咱们,咱们也跟它和平共处。”

  老茂一阵心塞,和平共处?杨洋看你脑子也不笨呐,关键时刻尽他娘的说浑话,它若不整出点事来,我把名字倒着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