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五、乱斗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95 2020.08.28 21:09

  古晴包里放着药品,全碎了。她的医疗箱也随着水流冲走,不知去向。她拿起包看,发现针管还在,针管是那种老式的大屁股针头,放在铁盒子里。包里还有几个医疗水袋和一根输液管,保存完整。以前的抗生素药片除了个别用塑料瓶存放,一般性都用纸来包裹,现在被水浸湿,化开后少了很大一大部分。

  她最后整理并拼凑出了一套简易的输液设备,用开水拿罐头煮开,针头用火烘烤几次就算消毒了。

  众人忙着打针、输液,粉末状袋装葡萄糖因为使用的塑料包,没进水,古晴给每个人打了一针葡萄糖,算是暂时的食物补给了。

  安顿好死去队员的尸体,大家围在一起,十几个坟头,精神再好都没心情。杨洋开始念悼词,“亲爱的,我的革命战友们,对你们的离去,我等万分悲痛。你们是祖国的好儿女,你们的牺牲大家永远铭记在心,我们将继续走完未完成的事业,你们会同我们一起,看到革命队伍胜利的那一天......”

  几个女生抽泣,老茂他们的脸色凄凉、悲悯。老五一拳砸在石头堆上,把自己的手砸得暗红一片,“该死的姬胥,这些个人,全是你害得,要是让爷爷找到你的坟,啊,我定把你拖出来鞭尸!”

  老五说着连续数拳将地上的石块砸碎,老茂说,“别砸了,自己折磨自己干什么?再说你砸得是革命同志的墓碑,又不是姬胥老小子的坟墓。依我看,咱们还是原路返回吧,说不定能找到其他人。”

  “难道就这么算了?”老五额头青筋暴起,“你是怂了吧?姬胥真正的皇宫八成就在巨门后面呐,难道咱们不去挖了他老小子的坟给大家伙报仇吗?”

  “报仇?站着说话不要疼吗?倘若里面有更危险的事情等着咱们呢?大家生死你负责吗?”老茂也来气,“我看还是先返回,救人!”

  “到底去不去?!小七你要跟我作对是吗?”老五说完就要上来干架,“杨洋,你干什么呢?!”老五想问杨洋的意见,一回头,发现杨洋正盯着他俩笑呢?诡异的怪面容,看的人火冒三丈,“你笑什么呢?!看我哥俩打架,觉得有趣,是吗?”

  杨洋站起身,一拳就朝着老五鼻梁打过去了,这一下,谁都没有料到,紧接着又是一拳。

  老五莫名其妙被杨洋揍了几拳头,人顿时发飙,俩人就打成了一团,你来我往,拳脚相向。老茂就站在后方看,不自觉的,嘴角也泛起了,嗯,嘲弄的微笑。夏冶过来劝阻,被老五的拳风扫到,当即也冒了火,三人扭做一团,厮打在一起。

  怪事频发,古晴她们愣住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怎么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几个人就打起来了呢?新加入小队的几个人,一个考古队的胆小不敢上来帮忙。其余救出来的两名男生,是郑连长带进山的兵娃子。他们更郁闷,队伍丢了不说,还打起了群架,唱得那一出戏呀?!

  几个人越打越凶,嘴角都打的流血了,还不松手,竟然有股子不把对方消灭,誓不罢休的劲头。

  古晴和另一名女生帮不上忙,只好大喊,“你们不要打啦!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快松手!”

  两个兵娃子受过部队格斗方面的专业训练,很快就把夏冶从战团里扯出来,用绳子先把他捆住,踢到一边。夏冶被捆后,一直在地上挣扎,像是中邪了一样,两只眼睛开始翻白,嘴里吐着白沫。老茂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笑,他更不清楚,好端端的为什么几个人打起来?

  他意识到,肯定是那里出了问题,刚才老茂的脑子一片混乱,只有狂躁和杀戮才能满足他的心思,老茂忽然猜测到,难道他们是因为中了毒,吃了寄化蜘蛛的虫卵吗?

  老茂和另一个内在的意识抗争着,他猛地往自己的小腹上来了一下。这一击,打的够狠呐,把他的胃都打吐了,哇哇吐着胃水,他们一天没吃东西,肚子里除了水呀还有水。

  一阵呕吐过后,老茂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胃液里全是一些透明的,还在蠕动的小虫子,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吐干净胃水,老茂的意识算是清醒了一半,这时他才发现杨洋和老五在地上扭打,两个兵娃子根本拉不住二人,也上了肝火,眼看势必将变为四人大乱斗。

  老茂大喊一嗓子,“全他娘的给老子住手!”他这一喊,攒足了力气,声音是振聋发聩。可惜,地上两个人根本没听见老茂的怒吼声,倒把俩个兵娃子们给吼停了,他俩人站起身,就要拿起绳子过来绑老茂。

  “我没事啊!别绑我!”老茂喊道,“他们两个人肚子里有虫,你们快点朝肚子打,越狠越好,把他们打到吐为止!”说完,老茂觉得自己的意识又开始不受控制,慌忙说,“先别急!我...我我肚子里还有呢,先打我,把我打残为止!”

  两个兵娃子对望一眼,心说,“嗯?咱没听错吧!让咱们打他,还要把他打残为止?!算球,从没听过这么离谱的要求。”

  一顿暴揍,老茂总算又吐出来一些透明的怪虫。两个兵娃子知道了解救的办法,专门盯着老五和杨洋的肚子下手,不久把二人就打得七荤八素,吐了一地的虫子,满地的爬。

  事后大家记忆犹新,一问才发现,只要老茂、老五、杨洋以及夏冶四个人出现了问题,为什么只有他们四个人出现问题,众人一商议,很可能是大瓷缸的原因,他们刚开始就奇怪大缸用来干什么的,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搞清楚,原来缸底全是这样透明的虫子啊。

  问老五,老五说不上来,他家的书籍虽多,纵然见多识广,也没弄明白虫子的来历,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有说不打不相识,这一场大乱斗大家都受了不小的伤,杨洋鼻子留着血,老五的眼睛也被打肿了,古晴帮助几人检查身体,绑好绷带,都明白是怪虫子闹得,相互间握手表示和解。

  老茂说,“就说嘛,刚才一直感觉脑子里怪的很,什么奇怪的念头都有。”恐怕王进的队伍口中所讲的奇怪的生物,指的就是它了。老茂觉得日记里的内容越发的可信了,可,可它在现实中为什么是空白的呢?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啊?

  接下来得更加的小心、谨慎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