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九、闹肚物语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68 2020.08.20 11:19

  听完郑连长的话,老茂回到自己餐桌,拿起猪腿形同嚼蜡,一点胃口没有。

  桌边有兵娃子留下的瓶酒他拿过来喝,杨洋坐在他旁边,看了问,“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刚才我问郑连长关于武班长的事,说,到现在都没找着他,他说武班长...”

  杨洋端过酒瓶,“这不是你考虑的事,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咱们是学生,只管考古挖掘。”

  “你别老气横秋的跟我讲话成不成?”老茂有点气,说,“怎么这么冷血呢你?当时咱们留下来,说不定...”

  “说不定,咱们一块喂了狼。”杨洋的眼神平静而冷淡,“不说话了?”

  “不是,我..我.担心。”老茂想起发生过的事,他说,“今天怪事多啊,大白天的也做梦。”

  “做梦?梦到什么了?”杨洋好奇的问。

  “我跟魏东讲话前迷离了一阵,你们都听见了吧?”

  “听见了,你以为肚子疼呢,你让他不要靠近那只怪虫子,是吗?有问题吗?”

  “问题!?问题大了!他娘的,我站在能做梦你信吗?”嚎成那副惨样,你说我肚子疼,对了,杨洋最近也闹肚子,估计最近什么东西吃坏了,他一闹肚子,隔三差五往树林子跑,“在我梦里,魏东被怪虫烧着了,全身都是火苗,我为了救他,自己也烧着了。”

  “还有。”老茂压低声音,“今天我又看见白老师的邪祟了。”

  “狼崽子又出现了?!”杨洋终于动容,他盯着老茂,“白老师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我看,把这件事跟郑连长汇报一下吧?赶紧把他送往军医医院治疗。”

  “治疗管个屁用!邪祟医院能医的好?顶多判断是咱们的精神出了问题,说出来谁信?”老茂鼻子哼气,“再说...再说我没看见尾巴,倒看见他的影子长了双眼睛。”

  “狼崽子长得什么眼睛,黑的还是红的呀?”

  “不像狼眼,他娘的,长了一双人眼,我都吓石化了,站在原地不敢动。”

  两个越说越邪,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老五和阿锈聊得投机,大家看出来,两个人关系算是确认了,大家伙把两个人推到一个板凳上,老五乐得直哼哼,他算是老牛吃嫩草,头一回。

  旁边人瞎起哄,亲一个、亲一个的喊,阿锈脸皮薄,捂着脸把老五给推开,自己跑了。

  老五就去追,从老茂旁边过去的时候,老茂给他使绊子,摔了个狗啃泥,大家伙哄堂大笑。他爬起来骂,“你干什么呀你!”他嘴里一嘴的沙土,差点合着口水咽下去,“呸..呸!别妨碍老子啊?你们两个基佬,搞事情吗?”他撸袖子作势装出要打人的样子。

  杨洋把他肩膀扣住了说,“来的正好,有事找你商量。”

  “爷没空!”他转身要走。

  老茂小声说,“白老师的事!”老五的耳朵灵,听见了,这才转过脸。

  老茂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老五听得眼睛都直了,“预言家吗?你去摆个摊子当算命先生得了,还考什么古啊?”

  三个人小声嘀咕,老五嗓门大,大家听见了,回头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古晴和包靓看着稀奇,什么时候倆人和杨洋关系走得这么近了?连她们都没察觉到。杨洋叫老五收声,几个旁边的同学凑过来要听他们讲什么,被老茂支开,接着三个人穿过城门,到大门之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蹲下来,还有几个不懂事的也跟过来,被老五骂回去了。

  “你们猜,是不是狼崽子转了形态呀?”老五瞪着眼。

  “你当是变形金刚,想变就变吗?”老茂说,“再说,狼眼变人眼能变的出来吗?”

  “会不会跟镇魂镜有关呢?”老五摸着下巴说道。

  “就是你从地下室拿上来的镜子吗?”

  “对呀!”老茂就把镜子的事讲给杨洋听。

  杨洋也来气了,“狼的事还没整明白呢,怎么又出岔子,冒出个鬼呀!如果是镜子的问题,我去把它拿出去,啊,扔了。”

  “扔了能管用吗?!邪祟都缠上身了,跑也没用啊!”老五又补充嘀咕说,“神话故事不都这么说的吗?”

  老五、老茂二人刚要讲话,就听杨洋‘啊哟’喊出来,“肚子又闹了!我...我去旁边,方便、方便...啊。”他肚子叽里咕噜,放的屁味传出老远。

  “臭死了,赶紧的!”老茂捂着鼻子。

  杨洋捂着肚子蹲进草林子,大伙就在原地等,半天也不见他出来,“杨洋怎么半天没回来,不会掉屎坑里了吧?”老五说。

  “你当附近有屎泡子吗?净瞎说。”

  “走,咱倆去看看,别是掉荡子里了。”

  老茂点头同意,二人跟着杨洋走过的路,大概一分钟,没见杨洋的影子,“诶,奇怪,之前还听见这里有动静,怎么人就不见了呢?”

  还是老五眼睛在黑暗中好使,他说,“小七,看前面,前面!”

  老茂看不清楚,他说,“你看见什么了?”

  “有个洞诶!”

  “洞?!这块地,洞多了嘞。”

  “不是,那个洞被人挖过,旁边一堆土,堆的老高了,你看不见?”老五走在老茂的前面,他说,“走,看看去。”

  老五说的洞,大概有个三尺来宽,因为黑,看不清,到了地方,老五就把头探进去,他说,“怪呀,这像个盗洞啊,谁挖的呀这是?”

  “杨洋肯定进去了,里面有光。”老五看见一丝微弱的光亮在闪烁,“下去瞧瞧!”

  盗洞斜着往下走,越走越远,挖的挺深,走了一段,路总算平了。

  不同别处,越往下走,土的湿气越重,大家弓着背,根本抬不起头。老茂眼不视物,跟着老五的屁股后面,他身上也没带火,他问,“老五,身上有火没?开个灯啊,太黑了,什么都瞧不见。”

  他刚说完就撞上去了,正好对着老五的屁股,“啧,你怎么停了,说一声啊,贴屁股好玩吗?”

  “嘘...!”听见老五小声说,“杨洋在前面呢!”

  杨洋也没火,他发觉后面有人,回头。老五瘦干个,杨洋虽然个大,但也不妨碍老五从侧壁挤过来。杨洋一回头跟老五来了个脸对脸,差点亲上去,老五觉得晦气,他娘的,初吻差点没了,以后得注意点,他小声说,“你爬下来干什么呀?这不是盗洞吗?方便的时候发现的?”

  “是啊!嘘,你们看前面还有个人呢!”他小声的就把手往前面指。

  老五一惊,他明白盗洞肯定不是杨洋挖的,看他这双手就不是挖洞的料,那么还有谁有这本事呢?

  前面这个人隔得很远,证明盗洞挖的很长,他们间隔至少有个三四十来米,就见前面那人也在爬,他手里有根蜡烛,光很微弱,看不清他长什么样。

  可能盗洞已经挖通了吧,一股风把他的蜡烛吹灭了,那人又拿出了火柴,划了一根,就在强烈火光的一瞬,大家瞧清楚了他的背影,嘶,这不是,齐坤那小子吗?盗洞是他挖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