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二、巧续机簧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50 2020.08.16 23:25

  听老五一说,两位教授自然明白,浩魏东肯定有什么宝贝藏在身上没使出来,什么东西呢?他们想问,但又不敢问,毕竟老五说外人回避,他们这群人,包括兵娃子全算外人,白教授说,“那好,既然有办法,那我们出去等你,小东你放心,我们绝不偷看。”

  老五点点头,老茂他们抽身往外就走,他却喊住了,“诶,张茂才留下。”

  老茂一听,心说,不都说外人回避吗?你怎么不把我当外人?老茂偷瞄了两位教授一眼,昆教授明显很兴奋,这两天,他对老五言听计从,对他有信心,他心眼也比较死,没往心里去。白教授就不同了,那双眼睛不易察觉的闪着恼火。老茂心里发苦,老五呀,你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你又不是不知道白老师这人的脾气。

  等众人离开了视野,老茂岔着气,“留我干什么?诶,我说,咋,你脸变得这么快呢?要留就留白老师嘛,再说,你昨天不是反对开机关的吗?”

  昨晚,老五又失眠了,往他帐篷跑。三进宫的大官人都没他这般勤快,逛商场还有歇口气的时候,我帐篷成你家药材铺了?想什么时候抓药就什么时候抓药。

  老五跟他讲,机关这东西,碰得好,可能瞎只眼睛断条腿,碰的不好,连个全尸都没了。他白天就发现四象仪有古怪,所以才没让大家乱碰。

  今天他做足了准备才敢来的,不说万全把握,至少可以较大家全身而退。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身不由己呗,上了贼船下不来嘛?”老五抽了一下鼻子,感觉贼委屈。

  “有什么帮忙的,说吧。”老茂见状也不好再埋怨,补了一句,“前提啊,玩命的事我不干啊。”

  “没事,就...就想要你一滴血。”

  “血?!为什么?你给自己身上划一口子不是有血吗?从我身上拿什么血?”老茂有点气。

  “血呀,不是给我用的。”老五往老茂的身后望了一眼,人确实走干净了,他变戏法式的从腰间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来,紫檀香木的,有棱有角,雕工细作,古朴无华,刚拿出来,闻到一股香味,刺鼻,闻了就想打喷嚏。

  “这什么呀?味道忒香,里面什么东西?”老茂提着的心也因好奇而松懈。

  “宝贝!”老五说着话,打开了。老茂定睛一看,里面有一堆黑色的蝴蝶,还扑闪着翅膀,随时要飞起的样子,“这是啊,我用檀木灰养的婵蝶。”

  “什么鬼东西?”老茂不明所以,他不敢碰,说,“你打算怎么做?”

  “把手伸过来。”老五阴阳怪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他说,“让婵蝶在你手心里停留一段时间就够了。”

  “就这么简单?”老茂挑着眉毛将信将疑。

  “当然了,我骗你干什么?难不成我会害你吗?”

  老茂想想,也是,他又不是狼崽子上了身,凭什么害我?何况老五救过自己好几回了,于是放心伸手过去。

  老五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捏了一只,放在老茂的掌心里。老茂感觉婵蝶的体温极低,他手心冷到哆嗦,想撤手,老五喊,“别动!一会就好。”刚说完,婵蝶忽的一下变了形状,一根针管样的物体就插进了老茂的掌心,疼得他差点喊出来,老茂骂道,“老五,你说没危险的啊。”

  “啧,放心,没毒!”老五笑着说,“对你而言呐,还有好处嘞。”

  老茂只好忍着疼,针管样的婵蝶吸到肚子滚圆才松了口。老茂心里暗骂,这他娘的是一滴血吗?手掌都麻了!对着老五,直翻白眼。

  婵蝶吸饱血,肥的跟肉球似的,晃悠着肥硕的身体,回到了盒子里。老五这才美滋滋拿出一张纸来。这张纸奇大,想来也是特制专用,他选了一块平整的场地,将纸放在上面,用石块四角压好。

  老五在做准备工作的同时,老茂惊异的发现,盒子里的婵蝶见到刚吸饱鲜血的婵蝶,全都围了上来,喝饱血的婵蝶就跟给小孩喂奶似的,把鲜血喂给其他的婵蝶喝,直到所有蝶虫的肚子差不多大小,才停下。

  老茂打趣说,“刚才吸血那只,是母的吧?喂小孩似的。”

  “对呀,你怎么知道?”老五说完,拿起那只母婵蝶将之放在肩头,顺着铜柱爬到了朱雀法相的眼窝处,不用吩咐,母婵蝶竟然自己爬进了四象仪的内部,之后,老五拿眼睛往洞里瞧了一阵,才满意的下来。

  接着,他将其余的小婵蝶放到纸上,拍了拍身上的土,蹲下来。

  老茂大概猜出了老五的意图,他说,“诶,老五,你不会想用它们画出四象仪内部的图形吧?”

  “正有此意!”老五抱着膝盖,说话的时候,眼睛紧盯着地上的纸,“别吵,来了、来了。”

  十几只婵蝶开始沿着不同的方向用尾巴画起了图。

  老茂看着稀奇,想了想说,“这不跟钢笔一个道理吗?你拿墨水给它吸不一样的吗?用人血多浪费。”

  “也可以呀。”老五这句话差点没叫老茂鼻子给气歪,“附近没墨水嘛,老兄。再说,我的宝贝婵蝶吸人血才能长的快,待它们长到六周岁满就能再下一窝崽了,黑市上这东西一窝值好几百呢?顶够我半年伙食费了,嘿嘿...”

  老茂想发火,转头又一想,老五这身材不会是被婵蝶给吸干的吧?他养的是婵蝶还是吸血鬼呀?平常怎么也没见他拿出来呀?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喂的血,为了几百块钱,也真不把自己当人看呐,心够黑。

  想着呢就去看婵蝶画画,老茂看不懂,他只好从老五的眼神中瞧点端倪出来。

  刚开始,老五的眼神闪着异彩,渐渐地变得凝重了,他指着一处说,“看到没!”,老茂看见图的一角有根类似撞针般的物体,“昨天还好没贸然行动,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老茂摇着头,不明意思,“我可记得有一种雷,叫天火遁地雷呀,可大可小,如果我猜的不错,就是它了!你再想想这里的规模!”

  “你是说?地下埋了雷!”老茂听完一身冷汗,“不会吧,几千年前的雷,还管用吗?”

  “这个雷是混油做的,全是石油、动物油脂,混合而成,即使干了也是个雷块,在狭小空间存放的话,引燃后会剧烈燃烧,跟超级大地雷有什么区别吗?”

  “娘的!”老茂指着天,“我明白了,老小子是想炸死那些企图强行带走四象仪的人,一起上西天见佛祖呐!”

  “我觉得不是。”老五继续说,“天火雷应该是姬胥玉石俱焚的杀手锏,只不过他没用上而已,但凡有人胆敢攻入了他的老家,他就会启动这个装置,带着他的敌人,一起飞上天了!”

  老五只等所有婵蝶肚子干瘪,小心将它们收进盒子,又拿出尺子开始丈量地图,毕竟实物大、地图小,比例尺还是要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