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木屋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810 2020.08.08 12:27

  白教授对老茂和武班长遭遇狼袭的事情了解不多,当时武班长也仅仅只是简略介绍了一下经过,并且,告诉了白教授他们二人出营地的事,只对窝藏文物的事没提。但武班长讲话的时候一直用严厉的眼神看向老五及老茂二人。老茂看人看像,对人的微表情比较敏锐,当即明白,这件事估计已经败露了。

  所以,他在跟白教授说这段经历的时候,没有打算隐瞒实情,图个心安理得。

  白教授听完不置可否,说古人有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让老五以后呢,要牢牢记住,自己身为考古工作者,要对文物负责任,不能监守自盗,做昧良心的事。老五也在旁边听,听白教授这般说,频频点头,表示自己今后一定改掉毛病。

  人说盗墓贼、盗墓贼,毕竟带个贼字,还是挖人祖坟、伤风败德的行当,在古代这可是重罪,抓住就得掉脑袋。浩魏东他爹为了家族着想,现在全国人民都站起来了,得有觉悟。思来想去,他们做盗墓的怎样才能给自己洗白呢?一琢磨,诶!有了,盗墓的按现如今的话说,不就是个考古的吗?只是考古的人挖出来的东西上缴国家,不卖,只做研究,也就这么点区别。

  如此一来,他们这帮祖上人的手艺呢也不至于荒废、丢弃。

  老茂正说到狼皇的事,白教授一听大惊失色,连忙找了笔,在纸上大概绘制了一副图像,交给老茂让他确认。老茂拿过来一看,也是一惊,心说,白老师真厉害,未闻其面仅凭几声狼嚎就能够捕风捉影,描绘的七分相似,实在了得。

  白教授一听笑了说,“并非是我画的好啊,主要因为,我,亲眼见过这种狐狸呀。”

  “狐狸?!”老茂震惊的说,“老师,它真的不是我们凭空臆想出来的吗?世上真有这种妖孽的狼,不,狐狸吗?!”

  “呵呵呵,小张啊,你呀,见识少啦,咱们祖国大地、幅员辽阔...”白教授用手托起自己的眼眶满面春风,“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当年,我在挖掘西晓桂王墓葬群的时候,亲眼见过这种稀有的生物啊。但,你说它有第三只眼睛,嘶,呃,我却未曾见过,而且体型上也没有你说的那般大。”

  白教授一字一顿继续说,“狐狸呢是一种灵物,在古代,早在夏朝以前就有记载,它们当时是以作为部族的象征而存在过很长一段时间,至今,在很多挖掘出土的青铜器具或者陶器上,都详细绘制过白狐的肖像。先秦文化中对部族、氏族的图腾是极其看重的。图腾最多的有两种,一个是虎,另一个呢就是狐狸。龙作为图腾大多在秦、汉以后才陆续出现的。当时还有大部分的氏族部落以蛇做为图腾,嗯,女娲就是半人半蛇嘛。”

  二喜就坐在白教授身旁不远,将二人对话听的清清楚楚。他听完后瞪圆了眼睛,把话头抢过去了,他说,“俺滴个乖乖嘞,你说得是俺们村都讲过得,白狐娘娘的故事!”

  老茂听的真得劲,突然二喜插话,他不满意,说,“白狐娘娘?俺怎么没听说嘞?俺在村子里也住了好几年嘞,咋就没听人说嘞?”

  “你个秃孙!白狐娘娘怎么可以到处乱讲嘞,得忌口!”二喜白了他一眼。

  老茂心说,你不正在讲吗?忌口?忌你个秃驴!

  众小伙听完口琴,都凑过来了,接着听二喜讲,大家都喜欢听故事。

  二喜人一多就怯口,不敢往下说了,白教授说,“二喜老弟呀,你要心里有话,不要藏着掖着,说给大家听听嘛,让大家长长见识,嗯?”

  既然白教授都发话了,他也就撞着胆子说了。白狐娘娘的故事,他也是听老一辈人传下来的,说,白狐娘娘是守护山林的神仙,附近所有的动物都要听它的号令,白狐娘娘每三年就要下一次仙山,吃一回,众小仙为它精心准备的贡品,如果,贡品敬献得当,那么三年之内,风调雨顺,农作物比着肩得往上长,若是不满意呢,那这三年,不是蝗灾就是大旱呐,老百姓就要吃苦、受累。

  传闻说白狐娘娘守护的仙山藏了一山的宝贝,堆满了一整山的金银珠宝,地上全是仙界的珍馐美味、琼香玉露,人只要吃上一丁点就能够脱离肉体凡胎、羽化飞仙。但所谓的仙山没人见过,传闻那座仙山是天上王母的财产,而白狐娘娘就是派来守护宝物的玉狐仙兽。

  话说,玉狐原本是个仙子,人长得赛过嫦娥,繁星皓月跟她的美貌比起来,也是黯然失色,那叫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玉帝这个老色混,成天没事干就到处物色仙子做他的妻妾。玉帝后宫佳丽三千,妻妾成群,可还是觉的少,到处沾花惹草,最后,就瞧上了这位仙子。

  仙子不依从,偷偷跑下凡间避祸。顺风耳是个惹祸精,他也喜欢小仙子,三番五次追求而不得,就把仙子的事告诉了玉帝。玉帝得知天上竟有人敢私下凡间,遂大怒。天庭中私下凡界,那可是重罪,抓回去就得剥皮抽骨,炼魂炼魄,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熬上七七四十九天方得解脱。

  于是玉帝带着天兵天将下界捉拿,一看之下,才知是她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仙子,就心软了,他明白这准是顺风耳这个孽障跟他使坏。可既然已经下了命令,君无戏言,必须惩戒以服众口,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找到王母一同商量该如何处置这位小仙子是好?

  王母是何许人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能坐上这个位置,凭得是手段和本事。玉帝经常沾花惹草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奈何人家是皇帝,而她只能管管后宫啊。她还了解到顺风耳也喜欢这位仙子,于是就将计就计,设了一条歹毒的计策,否者以南天门管控之严,怎会私放仙人下界呢?

  背后主使王母见玉帝前来商议,诶,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不但要将玉帝这颗心牢牢攒住,还要让他明白,自己母仪天下,大人有大德。她呢就建议,正好他身边差一个婢女,正好把她放在身边,也就算饶了她一命。

  玉帝大喜,依从,既然到了王母身边,那还不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吗?

  王母可不是省油的灯,他知道玉帝的花花肠子,于是千方百计找了个理由,就把仙女打下凡界替她镇守仙山,并告诉她,只要你在仙山镇守万年,我呢,就还你自由身。

  仙女一听,当然乐意咯,一个老色鬼成天隔三差五的往王母这镶边跑,为了见她,把鞋底都磨破了,看着都烦,随后她同意变作仙兽,头也不回下凡了。

  后宫属王母管辖,玉帝呢也不好插手,只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美人下了凡间做了护山灵兽,心肝肺都气歪了,又一想,我意有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她既然为了躲他连仙子都不做,何必强拧人家这颗香瓜呢,他玉帝那找不到香瓜拧,是不是?最后屁颠屁颠又去霍霍其他仙子去了。

  万年以后,玉狐本以为王母会遵守诺言,招她上界,还她自由之身。结果,左等右等不来,才知上当,只好成天对着仙界谩骂,这就是野狼老是仰着脖子对天狂嚎的意思,都是白狐娘娘,嗯,给带大的。

  之后,玉狐无奈之下落草为寇,自称白狐娘娘,招了一群土狼崽子做小弟,在附近到处兴风作浪,成了实打实的妖精了,她本来是个仙人嘛,又不是什么狐狸,谁若喊她白狐娘娘就是喊她畜生。犯了忌讳,是要招报应的,最好提都不要提,那就相安无事了。

  二喜其实会说、能说,否者柯寡妇怎么能死乞白赖的跟着他好呢?诶,就是陌生人面前不太好意思多讲,但一旦有人愿意听他说,那就甩开腮帮子一顿胡说,停都停不下来。说的是唾沫横飞,精彩之处,站起身子连说带比划,神情并茂,手舞足蹈。

  众人听入迷了,都觉得过瘾,睡觉的点都过了,还是困意全无。

  老茂忽听门外有动静,让大家收声,悄悄起身。他想去看看门外的情况,这隔着门缝一瞧,险些没吓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