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 短篇

    类型
  • 2020.07.30上架
  • 20.44

    连载(字)

59位书友共同开启《空白页上的密码》的短篇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白色信封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10 2020.07.30 11:05

  老茂年轻时喜欢打扮,买衣服下手从不手软,工资虽不高,但舍得花钱。

  人到中年,依旧改不了手欠的毛病。今天下午,刚到货的一件皮夹克,他转首就穿上了身,然后跑到办公大楼楼梯口,准备逢人打招呼。

  眼睛好使的该知道,他这又在显摆自己。

  头一个撞见了老吴,楼底下办公室管理会计,斯文人,就眼睛不大好使,厚玻璃眼镜压住鼻梁,老拿鼻子瞧人。

  老远看见老茂的身影,本想绕道走被老茂拦住,他低着头没敢抬头继续换方向,老茂又拦住。

  “老同纪呀,你让一让啦,我要赶着急系要办滴啦。”老吴极不情愿用他的鼻孔对着老茂。

  好不容易逮住一个,老茂心说,不能轻易让他跑了,明白老吴躲他,有点气头,“有啥急事嘛?你说咱们屁大点的地方,能有个啥事?你就喜欢拿着鸡毛当枪使。再急的事慢慢来,活轻松点嘛,你看哥多潇洒?”他刻意往自己上衣指,冲老吴挤眼。

  老大不小滴人了,还装嫩,“老同志站着说话不腰疼啦,哼,你是没事情啦,我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中啦!”

  老吴用手掰开遮住额头的流海,上面青红相间,明显被人拿重物夯过。

  “你媳妇又拿啥东西撩你呀?”老茂看着挺闹心,老吴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怕老婆,估计昨晚又跟他家母老虎干上了。

  “更年期的女人嘛,难免的啦!”老吴一脸悻悻,“哎呀,看在夫人的份上,你让我过去好啦。”

  “走吧!走吧!扫兴!”老吴用天真无邪必杀般的眼神看着老茂,恻隐心思倒没有,反觉得怪恶心。

  老吴算是逃过一劫,一溜烟上了楼梯。

  小张抱着文件夹从楼梯上下来,看见老吴和老茂,就猜得八九不离十,正准备返身回去,老茂已经发现她了。

  “系女啦,今天也打扮滴好靓丽好靓丽滴啦。”

  臭流氓!小张转头,很无奈,老茂三天两头堵大门谁也拦不住,“茂叔你又学吴会计讲话啦!老不正经,领导前天刚通报批评过,难道你不能克制点嘛?”

  “开个玩笑嘛!嘿嘿。”老茂厚着脸。

  “他克制个锤子!那哈嘛,成天堵路,再下去,老子就拿棍棍把她插在旁边墙上当镜子看咯!”

  老马从旁边转角出来,北面是厕所,进去之前他就看见老茂站在楼梯口,奈何一直出恭,没功夫撵他走。

  老马手里拿着钥匙,满脸不屑,“时间快到了嗦,领导又不在,都提前下班算咯。”

  老茂可不吃这一套,“嘿,老马也在呀?正好!看见没有,新买的皮夹克,靓噻?”

  “哈嘛,看你背后。”

  “背后?要看,看正面,形象懂吗?诶,人穿上够精神。”他站在楼梯镜子前转了一圈。

  “呦!怎么衣服背后这么大口子没发现。”

  “能发现就好咯,衣服商标都急得没扯,那有闲工夫看质量问题嗦。”老马正了正自己的帽子,嗤笑说,脸上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是呀,茂叔,衣服背后好大条缝呢。”小张也同时发现老茂衣服上确实留了一道口子,因为他动作转身幅度大,彻底漏了。

  “准又从哪旮旯角淘得便宜货咯,啧啧,你说这个月上几回当嗦?”

  老茂急忙脱衣服,露出贴身红色羊毛衫,怪扎眼。小张用厌恶的眼神去看老茂,她顶讨厌红色。

  “赶紧退了吧,大牌子都不好退的。”她捂着鼻子,“不会是二手市场淘的吧?”

  “花了四千多呢!顶我半月工资!”老茂没好气,用手指戳在衣服上,“那里知道,商家太坏了!原价八千多,难怪便宜一半的价!”

  “你瞧,我没说错嗦,就是个锤子,你哈嘛,赶紧退咯!”老马还在原地乐,他看看手表,“下班咯,赶紧回去搓盘麻将,老王场子没散嗦,诶,去不去?”

  “去个锤子!”

  回到办公室老茂先打开电脑,找到商家打电话过去。电话里老茂一顿臭骂,他嗓门贼大,大半栋楼都能听见,脏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商家也不好意思,连忙抱歉,经过一番交流,店家说发货的人最近刚来,是新手,所以检验时出了问题,好说歹说,老茂才消了火气,最后店家让他把货原路退还,保证明天发新货。

  单据是随衣服一起寄过来的,老茂翻开抽屉,放单据的盒子里面有一条赠送的皮带,崭新没拆封,他却之不恭的把皮带拿出来,放进自己的公文包,大好几百,就当补偿精神损失!

  除了皮带合格证书还有一张VIP卡,做工精湛,老茂越瞧越喜欢,也揣兜里。

  拿起盒子时,一个信封从盒子跑出来。老茂随手捡起了拆开看,嗯?一张白色的卡纸,正反没一个字,当草稿用挺合适,随手放在书桌上,然后起身下了楼。

  第二天上午,老茂开车去寄过快递,回单位已经接近中午了。文局办公楼平常人少,办公人员也不多,老茂在文局资格老,再加上局长人脾气好,上班迟到也从来不计较。

  一帮闲汉围着文局,有活多半开个小会,唯独最要命的就是半年一次的保养工作,老茂考古出生,局里文物鉴定和保养工作全靠他一个人负责,打下手的小贾太年轻,粗收笨脚,他早就看不惯了。

  小贾坐在他办公室对面的角落,老大个地方,偏偏选择坐角落,一来是两人有代沟话题少,二来小贾也算自己半个同门,是老茂的小学弟,徒弟倒称不上,自己也没教过本事给他。

  奶茶必备,冬天小贾办公桌上总有一杯,然后是耳机和傻笑。

  “又看什么新闻了?还是玩游戏在呢?”

  “没...没看...”小贾摘了耳机,他说话大舌头还有点结巴,局里都拿这梗开玩笑。

  “抓紧承认吧,上班时间玩游戏,作为办公室主任,我有责任提醒你,下次注意点!”

  老茂刚转过背,小贾就冲他扮起鬼脸。

  放下公文包老茂愣在座位上好一阵,然后泡了杯热茶,心情才转好,习惯性他拿起笔准备开始写,这是他日常习惯,每天先做日计划,读书看报纸,摘要新闻。

  随手一张纸正是昨天皮夹克收据盒子里那张,可拿手上一看发觉不对劲,昨天白纸一张,怎么今天多了好些个字,“有谁动过我的办公桌吗?”

  他这话是问小贾,“没呢,哦,今天..局..局长来..过,门口转...转了一圈就走了,门..门都没进。”

  这就怪了,老茂拿起纸发现,纸上的字自己竟然一个不认识,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墨迹很模糊,他注意到了什么,拿了茶杯放在纸上熨烫,不大功夫,纸上的字就变得清晰可见了。

  他盯着窗户外透进来的光明白过来,显然有人用显形笔在纸张上勾勒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