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一、查贼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53 2020.09.07 20:25

  马车在空旷的街道上奔驰,都昌和我坐在车里,他不再说话。

  我想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气氛,但看着他的脸,我又硬生生的把话吞了回去。

  他抬头用手掀开了帘子一角,马车很快又颠簸,我能看见两旁的建筑连着串的往后飞去,“你是否想问进城前,我为什么知道你的行踪是吗?”

  我点头,这个问题不用问也明白,都昌眼线众多,“我在城门上安插了眼线,所有的人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范围内。”他笑了说,“你明目张胆带着一柄剑,任谁都会怀疑你。”

  都昌又把脸沉下来,“可我万没料到,跟着你进城的人才是刺客,他们估计将计就计,用你作为诱饵转移了我的视线。”

  “那么曲老三的事?”

  “一切都谈不上。”都昌闭上眼睛,现在是凌晨的一点左右,有些乏,“那不过是偶然罢了,只是我没想到,不去找你,你自己却跑上门,一切都是误会,请张小友能够理解。”

  我继续点头,“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嗯,那就看我的安排有没有作用了。”都昌叹了口气。

  忽听马夫大喊,“相国秉直律令见大王,快开城门!”他人未到宫前,声音已传出老远。

  直律令是古代君王特许的令牌,任何情况下,凡是手持此令者都可以在宫门宵禁后畅通无阻的进入内宫。皇权特许,至此一家。

  啊,这令牌三公每人一块,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拿出来用的,如果使用,那么证明当时确有万分危急的情况和事件发生。

  宫门其实早已洞开,事前都昌就命人先进宫禀告。

  城楼顶的禁卫军确认无误,一行车马驶入皇城内。

  内城一马平川,众人在台阶处下马,已有轿夫抬着娇子等候多时。娇子旁边站在两个人,都是七尺身材,重甲裹身,长枪在手,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田将军,内宫如何?”都昌下车紧忙问。

  “我已将皇城内外封锁,大王安好,一切无恙。”田将军说完又看向我,“这位是?...”

  都昌听完,心中稍安,“他是我的门客,有话参见大王再说!”

  轿子只够一个人坐,田将军明白都昌带我来,必有深意,不再言语。他让另一名武将下马,我和都昌、田将军三人先后进宫。

  端看皇城气势恢宏,远不是平常富户大宅和宰相府可比,先看正殿便有约十几丈宽,手拿浮尘的太监守在各大殿门口,禁卫军一队八人来回巡逻,也有掌灯的侍女在换灯油,忙的不可开交。

  我不明白宫内为何这般热闹。

  众人行过了主殿、抚心殿、启明殿,往后宫而来。后宫门口,众人下轿下马。后宫不比前殿,这里是大王一帮女眷生活的住所,加之道路曲折,车马过不去。

  小太监领了都昌,从门口的一处花园往内走,这处道路曲径通幽,略窄。

  可跨过了门廊,眼界豁然开朗,给人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这类布局多见在苏州古建群中,想不到战国时期就有了这般的建筑格局,实在稀奇。走过月牙弯的木桥,听水流潺潺,白天时候可以在溪中的池塘喂鱼,累了可在亭子里歇息。要赏花,一年四季的珍贵花草就种在别苑的小道旁,假山奇石,遍布周围,恐怕只有一国的君王才有实力,能够聚集能工巧匠,施用奇淫巧技为其建造后宫了。

  我看围墙也不甚高,有些窗格透着光,内里几个人就坐在水池亭子的桌椅上。

  嘶,眼睛一撇之下,我竟看到一个熟人。

  忙搓着眼,希望自己没有看错,再确认,“是他!他那不是司马航吗?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身披重甲,一副俨然古代人的打扮呐?”

  带着疑惑,我跟着其余二人走到几人跟前,借着灯,我看的很清楚,虽然司马航身披重甲,且络腮胡子满脸,但面相绝对错不了。

  “都昌救驾来迟,请大王恕罪!”都昌跪倒伏地不起,我愣了一下,接着也被他拉下跪在地上。有一说,我哪曾跪过,这一跪,感觉怪别扭,浑身的不自在,就像站起来,可被田将军作势又把我按在地上,他的力气奇大,基本上我是动弹不得。

  看坐在凉亭中间那位年纪大概三十岁出头,也是满脸的胡须,古代人不刮胡子,实在让人受不了,不过刮不刮都无所谓了。

  “都相不必多礼,快请起。”那人伸手扶起都昌,“来人!赐座!你们都起来吧。”

  我站起身子,他问,“这位是谁?看着面生。”

  都昌简要说明,将身份告与他,那人点头,然后都昌让我退到一旁。

  他们二人说话,我转头小声问,“田将军,你们大王可是钊王吗?”

  田将军皱眉,“呃,张居士休要胡言乱语,我们大王贵号陵王。”

  陵王?!我当场镇住,难道他不是燕王钊吗?那燕王钊人呢?“田将军,那,旁边这位将军是何人?”

  “他是大王刚册封的骠骑大将军,姓乌。”田将军眉头更紧,“大王没问话,请张居士莫要讲话。”

  这下可好,燕王不是钊,大将军也不是博,天呐!我百思不得其解了。

  我朝着司马航挤眉弄眼,他倒好竟然全无反应,跟个木头似的。

  就听都昌说道,“见大王我心中就安了,看来齐国的阴谋未能得逞,实乃大燕之福,百姓之福。不过依臣下的猜测,另一名刺客应该仍在宫中。”

  “相国可有此人线索?”陵王问起,又说,“相国胸有成竹,应该是有把握抓到他吧?”

  “大王明察秋毫,臣下确实有法子。”他看向我,“张居士就曾经见过此人,还请大万下旨,将所有人传召至前殿,只待张居士一一分辨,定能找出此贼。”

  陵王听完,却未表态,他踌躇说,“相国你应该知道,现在唤他们来确实不方便,不如,将各个区域圈禁,咱们分头调查,如何?”

  “就依大王的意思。”

  陵王下令将燕王宫分为了六个区域,从北华殿、南宁宫、虎烟宫、紫轩殿等开始查起。每个区域内的仆役不下百众,这番查找可真要了命,恐怕一晚上都耗不完的。

  我说,“大王不必细查,张某有个法子可以不用劳师动众,便能准确找到此人的踪迹。”

  “哦?说来听听。”陵王闻言,当即问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