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困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00 2020.08.21 22:11

  对于,齐坤惨死,几个人黯然失神。他什么时候中的虫卵?细想下,很有可能是在秘密囚笼的地下室里,他碰了不该碰的东西,从而感染上的,也可能在其它什么地方,反正,齐坤死了。

  三人只作了短暂的休息,老五就让大家起身快点回去,谁知道寄化蜘蛛这鬼玩意,会不会转头回来,它若要回来,大家还跑的了吗?

  “杨洋?能走了吗?你的腿不要紧吧?”老五关切的问。

  杨洋的腿现在消了肿,人呐,整个萎靡了一截,有气无力的说,“能动,不会拖累...你们的,你呢?留了...这么多血,没问题吧?”

  老五流血不是第一次了,他似乎习惯了,刚才,休息的时候,老茂看见他往自己的伤口上涂了些白色的粉末,短短数秒,伤口就愈合、结痂,不知道什么药,在被狼咬的那次就涂过,老茂问,他也不说,但这药他从没给其他人涂,想必有毒吧。

  “那最好。”老五点头,然后拿起旁边的一根蜡烛,“你们先走,我断后。”

  老茂抬起杨洋的胳臂,架着他单脚跳着走。他对刚才主筒子里的东西很好奇,就问,“诶,老五啊,你刚给我那竹筒里什么东西呀?黑狗血吗?”

  老五笑了,“你从哪知道的?”

  “一般武侠小说里,不都有吗?还有什么济公神话故事,拿狗血泼到鬼怪的身上,立马就可让他们现原形。”

  “你是神话故事小说看多吧你?”老五摆着脑袋,“这个是纯黑毛的乌鸡血,专门克制邪性的动物。”

  老茂纳闷说,“乌鸡?乌鸡不是白毛吗?”

  “你懂个屁!”老五继续说,“黑毛乌鸡呀,万里挑一,被人发现,那绝对不会杀的。我爹当年给我留了一只,要用的时候给它放放血,做这么个乌鸡血筒,对好多怪物,百试百灵。别说话了,赶紧走吧,有话咱们出去再说。”

  你怎么不说黑驴蹄子也是百试百灵呢?嘿嘿,他后半句话没讲出来。

  众人走到出口处,老茂想,出口是被寄生后的齐坤挖的,那也就说的通了,可惜,没法子救他。不仅如此,齐坤的死,还回去得跟白老师交代。考古队死了人,这考古啊,估计得终止了。

  刚想到这,异状突生,就见周围突然就剧烈的颤抖起来,老茂三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紧接着墓道的地面也发生了剧烈的震动,一下还比一下急,脚都站不稳了,难道是地震吗?

  老五说,“不好,赶紧出去!”说完就把杨洋往里推。

  三人没走几步,盜洞就,塌了!

  上方巨大的泥土流压在了老茂的身上,他感觉自己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锤了一下,胸腔里血气翻滚,还好只有泥土,若是石块,估计就内伤了。杨洋是第一个走的,他最倒霉,直接把他前半边身体给埋住了,只留了半条胳臂在外面。

  老茂这边也被泥土压住半边身子,他不知道后方的老五情况如何,反正先把杨洋拽出来要紧。

  杨洋一只手拼命的往后方扒土,越扒越急,可能他那边没空气,被压住了头,没法呼吸。老茂被他扒的土扑了满脸,惹了一鼻子灰,他也不好过,连忙别过脸。

  人们总认为,埋住的人只需要留下脑袋,能呼吸到外面空气,就不会死。事实上,人在呼吸的时候,胸腔需要预留出住够的空间,万一胸腔被泥土压迫住,留下脑袋在外面有什么用啊?一样无法呼吸。

  老茂现在就是这般情况,他感觉呼吸逐渐急促,他一只手帮杨洋,另外一只手,不停的扒自己胸前的土。

  后面老五总算有了动作,他在帮老茂。老茂感觉有人在拽他的腿,就听老五喊,“你们俩个都没事吧?”

  “我...我胸口被土埋了,杨洋也被埋了...”老茂喊了一嗓子,就没了气,缺氧缺得头晕呐,快裂了。

  老五天生的扒洞高手,一双手练得就是扒洞掘墓的功夫,那叫一个快,比穿山甲还厉害,老茂顿觉胸前一松,大口大口呼吸,“啊,憋死了,娘的。”

  再看,杨洋没动静,大喊,“杨洋不行了,快点!”,老茂反身几下退回了墓道。

  等杨洋出来的时候,他脸都紫了,二人又是搓又是揉,总算把他给盘活了。

  哼哼,好嘛,屋漏偏逢连夜雨,坏事成双,倒霉倒一块去了。

  现在洞口被封住,几个人都只剩半条命了。最要命的是,这墓里还有个催命的煞星等着几个人呢。

  老茂先开口了,“我说,怎么办呐,诶,老五,你快点把洞扒干净咱们好出去呀。”

  “要扒自己扒!我他娘的累死了,你当我是挖掘机吗?没油了,怎么扒?”

  老五是真累了,刚才一场激战刚过,现在又为了救二人,浑身的劲都使完了,他的汗珠是滴滴答答顺着脸颊往下掉。

  “谁要你跟那什么阿锈姑娘,闹的,多吃点嘛,要是出不去呀,第一个饿死的准是你!”

  “哎呀,都这个节...骨眼了,就别...闹了,还是想...想法子怎么出去吧。”杨洋这个病号总算讲了句人话,不说话,大家还以为他死了呢。

  “刚才是地震了吗?”

  “地震了。”老五低着头。

  地震仍然在持续,不过感觉比之前的震感小多了,老五看着墓道的上方说,“墓道的结构还算牢靠,咱们暂时没危险。”

  “不知道上面情况怎么样了?”

  “要是地震,大家估计没事,地基牢的很呐,姬胥老小子广场的地砖下面都是金属齿轮,没那么容易垮的,别担心。”

  “就怕地震还没完呐。”

  地震持续一阵,又猛的开始剧烈摇晃,老茂几个人抱着头,钻进盜洞,毕竟,墓道上方都是石块,万一没老五料想的扎实,掉到脑袋上,肯定玩完。好在地震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平静下来。

  老五从洞里出来,又在地上捡了根蜡烛给点上了,他说,“上面的人现在,估计在喊人,清点人数呢,可能,已经发现咱们不见了吧?”

  “不清楚。”老茂说,“诶,我说咱们还能回去吗?”

  “别说丧气话!”杨洋说道,“大家要..要有信心!”

  三人都明白,杨洋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没底,问老五能不能按原路扒回去,他直摇头。老茂他们过来的时候用了接近二十分钟,按时间上推算,盜洞没个五百米也至少有三百米长,别说是个人,一个地穴动物也要不眠不休的挖上好几天才能挖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