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撞门子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522 2020.08.06 23:24

  老五吃痛闷哼一声,换刀直刺土狼脖颈。土狼被老五击中,喉管断裂,伤口处突突往外冒泡,即使如此,狼的钢牙也一直咬住不放,老五很干脆,一刀就把土狼的脖子削断了,它这才松口。

  十四匹土狼的攻势虽猛,但在刚才,此起彼伏的交战过程中,已经折损大半了。独眼目呲尽裂、望眼欲穿,它来时带的,全是跟它共生共死的狼族精英,没想到,竟然几分钟之内便损失惨重。

  人在生死攸关的紧要时刻,总能爆发出内在的潜能,不管怎样,独眼还是低估了众人的实力。

  独眼低声,遏制了狼群继续攻击,一众狼崽子听从指示,当下不再盲目闯入三人周遭的攻击范围,而是围成一个紧密的包围圈,这边便给了众人,一时喘息之机。

  老茂缓过劲来,忙问,“五哥!你没事吧?!”,老五用匕首划下一绺袖子,用牙捆绑好伤口,血方才止住。老五枯树皮般的脸都变了色,嘴唇干裂,显然是受伤不轻。

  “嗯!他娘的,老子没事!注意狼崽子们!”老五咬着牙说道。他现在对土狼恨之入骨,长这么大,他那吃过这样的亏,老五的眼神也是不善,浑身的戾气暴涨,整个人气息都变了,仿若一尊杀神降世。与之对视的土狼对气场极为敏感,它发现对面这位大爷呀,浑身散发出一股蛮荒杀气,不自觉得,竟往后退开了几步,眼神也是畏畏缩缩的,极力避免与之对视。

  武班长的半自动步枪刚才击发了四颗子弹,一颗打偏了,另外三发均是一击命中,枪里面应该还有一发,他趁着这个当头,赶紧从腰间抽出一个弹夹换上,抬手就是一枪,这次有机会,他对准的是独眼。

  独眼是狼群的头目,它指挥着狼群的行动,所谓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干掉它,群狼无首这帮狼崽子就变了一盘散沙,再打发不难。独眼惊觉中洞察了一切,就在武班长举枪的一瞬,它跑开了。一枪扑空后,独眼头也不回,钻入密林中高声嚎叫。武班长啊,一时间没了视野,想击中它就比较难了。

  ‘砰’附近一棵树上传来一声枪响,一匹土狼应声倒地,大伙一瞧,原来是营地的小战士,援兵终于来了,众人精神一振。独眼现在不顾部下的死活,临阵脱逃,形势大好,土狼没了头狼的指挥,果然不知所措,它们只知乱咬乱撞,很快在几个人的里应外合之下,被杀得干干净净。地上几匹没断气的,用狼眼愤恨的看向众人,都被老五,一刀一个放了血。

  “叫你娘的跟老子嚣张,再叫啊?怎么不叫唤了?”老五嘴里骂骂咧咧,他不但杀些没断气的,给于最后一击,想着气愤不过了,他还鞭尸,拿匕首对着狼的尸体一顿猛戳,做的也真够缺德的。

  “够了,闹够没?”武班长经过一场激战,面色冷酷、冷静。

  小战士下了树,过来报告。

  “营地情况怎么样?”

  小战士敬军礼,说,营地没事。他们刚才听见林子里枪响,就知道武班长一定跟土狼交战了,他呢,跟另个小战士商量,准备派一个人过来帮忙,结果刚到,就看到武班长他们正被一群土狼围着,有人还挂了彩。

  武班长点头,他寻思说,“此地不宜久留,狼群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它们睚眦必报,首领独眼又没死,恐怕待会就会卷土从来。”武班长交代小战士,赶紧回去通报。

  他出主意让大家伙用水,合点湿泥巴掩去气味,防止野狼闻着气味追踪过来。

  好嘛,一众人,包括白教授和几名女生全变成了大花脸,黑不啦叽的,那还看得出一点人样?都变得跟老五一样,难看。

  女生爱美,起初是极力反对,武班长喝斥道,“火烧眉毛了,说不定命都丢了,还在乎这些个?有个屁用!到时候被狼群追上,把你们几个啃成骨头,那真的就美的没边了。”

  武班长说话比较直也重了些,把几个女生吼得吓坏了,哭鼻子,白教授只好出面劝说,让大家伙照做。武班长对白教授说,碰见狼群呐也算预料中的事,只不过,他没料到会跟狼群直接起冲突。

  他当即命令两名小战士连夜护送队伍去十公里外的考古大本营,那里驻扎了一个连部的军队,弹药充足,又搭建了围栏,足以抵御狼患。

  武班长说,他自己得留下,为掩护大家伙撤退,争取时间。白教授说,你一个人留下怎么行?你一个人就能够抵御群狼大军吗?这不是送死吗?武班长听完低头不语。再说了,你到现在为止全凭猜测,毫无根据,说不定是你自己杞人忧天。

  武班长很笃定,杞人忧天?不会的!我跟土狼打过交道,知道它们的性子。白教授见他坚持也无话可说了。

  一众小伙子,群情激昂,都举手要求留下来帮助武班长,武班长有点激动,他知道,这群小年轻,是真的有点男儿血性,但还是婉言拒绝了。

  武班长看着老五的伤口问,“伤口不要紧吧?”老五摇摇头。这个天,伤口容易恶化,最好打上狂犬疫苗。当时狂犬疫苗在医院里比较稀有,老五比较幸运,恰巧军队的补给名单里就有。

  古晴上好药给老五打了一针,疼的老五龇牙咧嘴,古晴眨巴眼睛说,“疼吗?”老五看着古晴满脸泥污,心疼,但心里却抹了蜜似的。古晴算队里最漂亮的。他说,“有你打针啊,诶,诶,就不疼了。”不但心里抹了蜜,嘴巴上也抹了蜜,那叫一个甜。古晴嘟着嘴,用手指掐了老五的大腿,他假装直哼哼,看得老茂都吃醋了。

  古晴给了老五一袋抗生素,怕他细菌感染发高烧,叮嘱他说,一天两次、一次两粒。老五拿出个手帕郑重地把它包好,成了他的心肝宝贝。

  就在众人休顿一番、打算启程,武班长预料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小战士是爬树的高手,他第一个发现,“班长,远方林子里有动静!”

  此话一出,武班长大惊,他本以为狼群至少也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聚集过来,那知道,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它们就赶到了,他说,“那边动静小?”

  小战士一指南面。

  “你们赶紧走,记住,按照地图的路线,不要走错了。”他之前就已经把地图交到了另外一个小战士手上,这明显就在给自己断后路。

  小战士眼圈红了,“班长!...”

  “快走!多大个人,还哭鼻子。”武班长推了他一把,这把力气用的很大,竟然没有推动小战士,小战士真不愿意走,武班长大声喊道,“这是命令!必须服从!”

  另外一个小战士跑过来,拉住他往路上扯。他也抹着眼泪,但眼神中满是坚毅。

  队伍,总算离开了,武班长如释重负,深吸了一口气。

  渐渐地树林的方向,杂草东倒西歪,一大群狼崽子正在靠近,约莫两分钟后敌人即可到达战场。

  武班长背上枪,站上树梢。他看清楚一大群杂毛土狼褐色的脊背在杂草从中穿行,它们四面八方向着原先的营地,聚拢过来。诡异的是,它们不嚷不吠,极度安静,包抄的技巧即使训练有素的军队也不遑多让。

  最终走出草丛的土狼,黑压压的排成了一片呐,不下百来匹的规模,看得武班长整个人都头皮发麻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