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一堆破烂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44 2020.08.04 11:27

  老五不用手电、不点灯,两只招子也是拿秘药泡过的,在黑如墨团的坑底,迅速绑好绳索。

  阿丽的腰基本和肩膀同宽,老五听了武班长的话,密绕紧缚,把阿丽绑成了个肉粽子,一切完备,用力扯了扯绳子告诉上面的人,可以拉了。

  反馈到老五的动作,五班长喊大家伙过来帮忙,杨洋站在老茂前方,最前面做头把的是武班长,老茂在中间,后面两个小战士和齐坤。

  晕过去的人,死沉死沉,众人费了些功夫才将阿丽拽回地面。

  阿丽解开绳子,浑身湿透,裹满了泥,队伍里有医系的女生,做了检查,发现除了脸部和小腿有几处擦伤以外,竟然毫发无损,真是不幸中的万幸。白教授对队员的挑选是极为慎重的,里面有学医的女生古晴,有绘画的包靓,影视摄影系的...老茂把这个人的名字给忘了,好像叫阿倩吧,反正除了阿丽、杨洋、老五和老茂,对,还有小余,其他几位并非考古系的学生。

  阿丽被搀扶到一颗歪脖树下,灌了两碗黄汤,才悠悠醒来,见了众人不明所以。包靓告诉她,刚才失足掉进了荡子里,险些丢了性命,对此,她也茫然不知。可能掉进去之前呢,她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阿丽的胸膛因为衣服浸透了,也不时地若隐若现。

  在场的男人除了白教授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小男人,之前为了救人没顾忌上这些个,现在看时,脸都红了,不约而同的扭过脸。只有老五两眼喷火,气喘如牛,老茂见状赶紧把他头给扭过来。

  包靓等人同时也反映过来,场面一度很尴尬,古晴从行李中取出一块行军毯给她裹上了。

  这短小插曲教考古队的一众人等,意识到了荒郊野外处处透露着风险,再也不敢大意,对武班长的指示现在也是言听计从,不象之前那样稀稀拉拉,不懂规矩。

  队伍好带,行动就快了。

  夏天虽然黑的晚,但武班长却要求四点左右停下、安营生火。武班长看地图告知白教授,离目的地大概还约有十公里的样子,他们大概呢,走了约三分之二的路程,晚上赶路不安全,最好停下来,让学生们休息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才好上路。

  白教授走了一天的山道,腿肚子都抽筋了,他点头同意。白教授年轻的时候也经常需要跋山涉水、风餐露宿,人的身体一旦经过大自然的锤炼,本没有那般脆弱的,奈何时间催人老,经过这次长途行军,他不得不服,自己,确实老了。

  扎帐篷、生营火,摆锅烧饭,武班长代白教授安排,大伙七手八脚。虽然男生们都不太喜欢杨洋那张狐脸,但他做的手擀面,味道是真不错。包靓、古晴等几个女生从林子里采摘浆果,还带回来一些野菜和蘑菇,下到锅里。不久野味的香气就从锅盖里传出来,馋的阿丽满口流涎,只吞唾沫。

  阿丽,好了伤疤忘了疼,拿出她那面盆般的海碗,大块朵颐,全然忘记了之前掉坑里的惨状。吃相最难看的数老五,别看他眼睛小、鼻子短,嘴巴却是众人中最大的,一口下去嘴巴塞满,不但塞满还要吧嗒嘴,咀嚼吞咽的声音传出老远。

  包靓吃得最斯文,夹根面条用小嘴衔住一头吸溜,等都进了嘴才细嚼慢咽。老五隔着她近,看得一脸痴态,包靓见状转过脸去对着杨洋,老五白他了一眼,估计他心里又不平衡外带骂娘了。

  吃罢面条,大家伙围着篝火。小余起哄,让白教授继续白天没讲完的故事,白教授摆手说,有些累了,让大家伙也尽早休息,说完就转身回了帐篷。大家把目光一下集中到了小余身上,他是学生会的,组织活动一般都是学生会干的事。

  小余说,那就大家一同提议吧,然后投票决定?

  众人没意见,有人提议唱歌,杨洋的嗓子最好,唱的歌也好听,男生都投了反对票,分头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占呐?特别是老五,他嗓子简直是车祸现场,不行。又有人提议玩成语接龙,几个男生又觉得孩子气,也投了反对票。其实一群人年纪最大的武班长也就二十六七岁,他根本没心思跟大家伙闹,独自一人在营地外面警戒,其余则都是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大姑娘,均是一群半大的孩子。

  最后,还是小余定了主题,那么大家伙就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咱们就围着圈来,每个人给下家提一个问题,答不上来的,惩罚,男人做俯卧撑,一次二十个,第二次加倍,直到你开口为止。女生,原地转圈,一次也是二十个,第二次加倍,转到你开口为止。如果能答上来,大家又没异议,那么你的上家就接受惩罚。

  大家都同意了,男生统一投了赞成票,只有两个女生投的反对票,呃,不过少数服从多数。

  玩到了月朗星疏,都累了,各种回帐篷睡觉。

  老茂躺在自己的帐篷里,揉着胳臂,他上家是小余,尽给他出难题,什么在校的时候有没有心仪的女生?是谁?谈过几次恋爱?当然前面这几个问题,在场的所有人都没逃过去。最要命的是,小余连趴没趴过女澡堂?几岁断的奶?几岁还在尿裤子?这种极度羞耻的问题也问。老茂说了吧,觉得丢人,不说吧就只好做俯卧撑,连续做一百个俯卧撑,论谁的胳臂也酸。

  趴没趴过女澡堂?呵,老茂趴过,宿舍的八大金刚都趴过,要想在503宿舍混的开,不趴女澡堂那是怂货,还要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每个人呐都得来这么一次,能办到这一点了才算真兄弟。

  这篇,老二胡壮壮是大牛,他胆子贼大,别人趴澡堂子都是偷偷摸摸,趴窗看两眼就算完事。他不一样,竟敢冒充做卫生的阿姨想混进去,主要他有这个资本,皮肤白、身材秀气,就当下的话说,精心乔装打扮,只要不开口讲话,那就是个准伪娘。

  结果可想而知,当时情况之恶劣,被记了一个大过,险些把前程给丢了。经此一事,大家无不挑大拇哥,老二的位置算是坐实了。

  想着,眼皮开始打架,迷迷糊糊地要睡过去,篝火在帐篷外映出一个人的影子,老茂惊了一下,清醒过来,小声问,“谁呀?大半夜的。”

  “我。”老五的声音从帐篷外低声传进来。

  老茂一想,觉得他有事,穿好了衣服,从帐篷里往外漏出半个脑袋。

  月光下老五的脸阴森恐怖,比白天看着更吓人,冷不丁一瞧,还真以为他是个死人,老茂大晚上没少见过他这张脸,刚来大学宿舍的晚上,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经常碰见他,吓尿过好几回,俗话呢,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看久也就那么回事。

  老五前瞻后顾、偷偷摸摸,“走,带你看样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