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六、镜子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56 2020.08.13 22:07

  以老五的身材下井不成问题,周围一伙人中也只有他能下的去。

  井的深度大家不知,从时间上来说,以他的手段,三分多钟过去不见人影。白教授见他迟迟未归,心里有些发慌,以为他出了事,冲着洞里就喊他,“小浩,你没事吧,快上来!”

  洞里老五,回了一声,‘马上’,说完,又过一阵子,他爬上来了。大家凭声音判断,老五下的挺深。

  白教授问,“寻的怎样啊?找到什么东西没有?”

  老五爬上来的时候,见他的衣服已经湿了,估计洞底下真的有水,他把衣服脱了,用手拧着水,“老师,在上面看不清楚,你们觉得它是口井,但我下去一半发现,旁边全是石头,滑手,那里像井啊,跟洞没区别。”

  “哦,你下到底了吗?”白教授又问。

  老五没有回答白教授的话,而是从自己裤袋里掏出一个扁圆状的物体出来,“当然了,还用说吗?那有我下不去的地方嘛?”他得意的把手里的东西交给白教授,说,“下面有一滩水,不深,我把它捞上来了。”

  “你说水不深,那衣服怎么湿的?在下面泡了个澡?”老茂笑骂着说。

  “石壁有水汽,我累了,中途不能靠着墙,休息休息嘛?”老五两眼翻白,“你想泡澡?行啊,自己跳下去嘛,前提啊,我可不负责捞你上来啊。”

  大伙没听见二人拌嘴,眼睛呢,都看向了白教授手里的东西。一面镜子在火光的映照下,发出黑黄的色泽,大家不明白为何井底会有面镜子呢?

  白教授用手摸着镜子,份量挺沉,来回翻看说,“哦,看样子,是它了,嗯,这个呀,它是用黄铜和纯金混合后打造而成的铜镜啊。啊,幸好放在水里,没接触氧气。小浩啊,今天多亏了你呀。”后头这句夸奖,老五很受用。

  老五重新整理好衣服,见白教授拿着铜镜,仔细的观摩。他古怪的看向白教授,又面露担心的说,“老师,您真想带铜镜回去吗?”

  大伙一听,铜镜是文物,带它回去怎么了?既然拿上来,咱们难道还得把它扔回去吗?齐坤觉得好奇,伸手拿过白教授手里的铜镜,他正准备看,被老五一把扣住手,说,“千万别看,不吉利。”

  老五跟白教授讲了半天话,大家伙到现在都入坠云里雾里,没搞清楚铜镜的来历,老茂就问了,说,“诶,老师,这铜镜到底什么来头?不会是照妖镜吧?”

  白教授点点头,“嗯,说是照妖镜也差不多呀,它应该叫‘镇魂镜’。”

  古代时期人对自然界的现象说不通的地方,一般用妖魔鬼怪来形容和代替。人们相信,人死以后要前往另外一个世界,人是冤死呢或惨死,它的怨念和魂魄会停留在这个世界上,不愿意去投胎,而且反过来还要害人。他们会千方百计留下来,把生前折磨过他们的人,一个个处心积虑的害死。

  实际上是人们做了亏心事,疑心疑鬼,是心理上的作用。他们总认为变成厉鬼的人要害他们,所以才会出现类似,什么镇压妖魔的法器或者符咒之类的,以寻求心理安慰。人们经常说人死后会复生,很多时候呢,不完全是这样,比方说,古人看见火化的尸体会坐起身子,按现在科学的说法,那是因为人在火里,肌肉受到高温的影响,收缩而照成的。

  还有,经常有人死后复生的情况,属于某类假死状态,比如,癫痫病人或者某类脑神经方面的疾病,它就会照成呼吸停止,甚至心脏也停止跳动。古代人缺乏科学认知,所以才会相信,某些鬼神之说。

  “当时会巫术的人,号称自己能够与神灵交谈,知晓天命,他们使用咒语和冶炼技术,打造一把铜镜,用来镇压冤魂恶鬼,你们看。”白教授指着旁边的笼子说,“这里的囚徒,那一个不是冤死或者受过长期折磨而死的人,嗯?所以他们打造一把铜镜放在所谓下界的地方,让他们的灵魂误闯进去,被铜镜给吃掉。”

  白教授指着镇魂镜的花纹说,“你们仔细看,铜镜的花纹,它像什么?”

  老茂看的清楚,花纹形似一群恶鬼,它们头尾相接、青面獠牙,乍看之下,还真有点恐怖。

  “它们是专吃人魂魄的恶鬼呀。”白教授笑着,收起了铜镜,他倒不在乎邪性的物件,他自己身上不就被一只更邪性的东西存在吗?

  大家听完白教授的鬼故事,心里毛毛的,话都不敢大声说,真怕有恶鬼就在身后听。这里死的人,不是被钉死就是被鞭子抽死的,不变恶鬼变什么?女生害怕,包靓颤着声说,“白...白老师,咱们还是上去吧。”

  “嗯,这里也没什么看的了,那就上去吧。”

  大家伙出了地下室,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压抑的心情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白教授今天找到了进山以后,第一件,可以拿的出手的宝贝,心里痛快,脸上满面春风。

  晚些时候,白教授提议,大家今天幸苦了,小伙子们白天挖宝有功,啊,那个,加鸡腿。部队派来跟着大伙的其中一名战士,姓赵,原来是炊事班的,杨洋现在不做饭,全靠小赵一个人掌勺。白教授特意嘱咐,“啊,小浩,今天表现最突出,嘉奖四个鸡腿,其余人手一个再每人多加两个,庆祝庆祝。”

  说完,他就急急忙忙往徐教授的营地赶,找他干什么?除了炫耀自己今天的成果?还有什么能值得他高兴的呢?

  说起加鸡腿,可苦了炊事班小赵,鸡腿两天前就吃完了,这深山野岭的那有地方弄鸡腿去,还一人,两个?除非呀,碰见山鸡大队,成群结队的来巡山,否者提都别提,想都别想。

  白教授作为整个队伍的领导,所有人都得听他的。连长说了,我不在,每个队里教授便是代连长,必须服从他们的一切安排。连长在大伙面前说的话,那就是命令,必须服从。

  别说,小赵真有办法,他把带来的那些怪恶心的午餐肉罐头全打开了,一勺一勺全把它们搅成了泥,然后用手搓成了肉腿,裹上面粉,用油炸。油炸的香味,飘出半里地,把附近的野熊都给招来了,不过呢,它跑的倒快,否者,今晚大家还得加餐,吃夜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