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刺陵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077 2020.09.06 15:59

  没过多久,一名府兵来报,说已经生擒刺客,就压在门外。还说此人生擒后妄图服毒自杀,他们见状将此人的下巴打烂,才未成功。

  都昌听完,瞪了那府兵一眼,脸色又稍缓,唤府兵拿人。

  压堂下一人双膝跪地,看他用布蒙着脸,眼睛位置留了两个窟窿,下巴已经脱臼,舌头就伸出来。没下巴托着,口水就不停的往下流,显得特别邋遢。

  “摘掉此贼人头罩!”都昌喝道。

  头罩一摘,一头花白的头发,都昌不认得他,可我一看之下却是大吃一惊,可面上不动声色,否则可就被都昌怀疑了,引来无端的祸事。

  此人正是我刚来时,跟我一齐进城的‘奴隶’。他进来的时候,步伐稳健,背部也不佝偻,那里像个花白头发的老年人?

  都昌问,“我现在问你,你可识字?”

  老奴隶不点头也不摇头,硬着脖颈双眼望着天花板,一副英勇就义,赴死不屈的神气。

  好你个老小子,骗的我好惨,如果不是抓你个现行,我还真准备明天去你呢,现在有了宰相府撑腰,给你找个差事还不容易,真没想到啊,你竟然是个刺客,还装扮的有模有样,连我这个现代人都瞒过去了。

  “好!”都昌面色恢复平静,就不知他此刻心里怎么想,“我现在问你话,对就点头,错就摇头,若是不答话,每次砍你一根手指头!”

  他话刚说完,已经几名府兵上前将他按住,老头双手被绑住,手留在身后,两人按住他的肩膀,使他动弹不得,又有一人拿刀压在了他的一根手指上,只要老头不答话,他就作势砍掉一根手指头。

  在古代,没手指的人等于基本上是个死,而且比死还难受,古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流失了那么一点都心疼,这样做是对不起家人,对不起生父养母的,属于侮辱性的刑罚,而且古代尽是这些刑罚,看起来都叫人害怕。

  我是个现代人,看不惯古代残暴的刑罚制度,又怕见血,但都昌正在气头上,再想离开也不好讲了。

  “你是不是齐国派来的?”

  老头不回答,一直用眼看着天,府兵不用人吩咐,唰的一下,手起刀落,老头的一根手指就掉在了地上,顿时鲜血迸射,老头脚底染红了一片。老头真能忍,连个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像地上掉落的这跟手指根本就不是他的。

  “我再问你一次,你是齐国派来的吗?”像都昌这类权臣恐怕早已习惯了审问刺客,三天两头府里来刺客,那还不是捉到了免不了一番折磨嘛。

  老头继续不答,这次又一根手指掉在地上,再看老头,虽然一声没响,可脸色就差了,刚才还红润如常,现在是嘴巴无血,豆汗如雨。

  这种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何况一位几近花甲的老者呢?

  “拿来!”都昌喝了一声,一个官家模样的人转身离开,一会功夫,他就拿了一捧竹简出来,“给他看!”都昌又吩咐下人。

  管家走到老头面前,摊开竹简。上面写的什么我不清楚,大概我也能猜到,这一定是都昌收了什么人的密保,可能是安插在齐国的奸细给他的,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人。

  老头低头了看了竹简,突然仰头大笑,笑声凄厉、惨烈。

  他根本说不上话,只拿眼睛死死瞪着都昌。

  “你们齐王还真不死心,时隔半年,行刺我不果,这次又派人来。”他的一番话,说得我浑身汗毛倒立,出了一身冷汗,“哼,你们进城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想在我眼皮底下闹事!可惜,终究是棋差一招!”都昌大笑,“说,你的另一位同伙在哪?!”

  “不就在你的旁边吗?还不动手!”老小子眼神如钩,还以为他没认出我来,他因为没了下巴,但字里行间还是能够听清楚的,分明是指我。他娘的,此话一出,府兵们蜂拥而至,已经冲上来了,就要给我来个穿胸而过。

  “慢!”都昌一摆手,他说的总算即时,否则,我真就料理在这了,府兵刚才的举动,我觉得自己的裤裆都有点热。都昌猛然转过脸,盯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张小友放心,我很清楚,老贼是栽赃陷害你,经过这次行刺,嗯,我确认你不是跟这贼人一伙。”

  哎呀,你早说嘛,吓死我了,尿了裤裆你得赔我精神损失费,外加一条裤衩。

  老头见此计不通,也没沮丧,他估计是跪坐太累,索性盘腿坐在血泊之中,闭上了眼睛。

  “不说是吗?”都昌一抬手,这次府兵直接砍掉了他一条胳臂,妈的,场面太惨烈,我都不敢看。

  就见老头疼得身体发颤,脸上却逐渐绽放光彩,他是在笑吗?

  要知道,人若是死,那还能笑的出来呢?可老头的笑确实发自内心,真不像一个将要死的人。

  “你笑什么?”都昌面色古怪,“不好!快进宫!”

  啊...是啊,第一次行刺只是幌子啊,是让大家放松警惕啊,这次可就来真的了,双谋计呀。都昌明白,两次行刺都是他这位宰相,那就非常奇怪了,上次也是来两个人,全都被他杀了,此后全城戒备,他府衙周边的兵增加了一倍还多。这次来两个人,捉到一个,另一个不知所踪,除了进宫刺杀大王,还能是什么目的呢!相府紧张,皇城就松懈了呀!

  都昌忙说,“你随着我一同进宫!你认得那个人的脸吗?!”

  我当即明白过来,一同进城的小子,打死我也认得他嘛,我点头称是。

  一众走出了大门,就听门内那老头,喊,“呵呵呵...迟了、迟了,此计当成,你们迟了、迟了!哈哈哈......”

  他这笑声犹如芒针在背,扎得几人满耳刺痛。这老头真跟疯了一样,他大笑着,我回头看时,见他被几名府兵拖着进了内院。

  都昌面呈死灰,我坐上车马随行,一路快马加鞭,路上他还不断催促赶马的车夫。

  宰相府的马夫一般随时待命,二十小时候着的,他们就睡在相国府衙,随叫随到。

  马夫听完,不敢怠慢,只挑近道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