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入城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27 2020.08.11 00:05

  说着话,阿倩已经把照片拍好,过来汇报。

  阿倩这姑娘个头矮,披肩的长发,用皮筋扎成一束就往后脑盘,眼睛挺大,同白教授一样也带眼镜,她是队伍里唯一戴眼镜的女生。性格方面跟杨洋一样,属于话少事多的人,有活她就干,没活找活干。

  那像老五,做事懒惰屁话又多,有事能不干就不干,不能干,他还喜欢瞎参合。老茂虽看不惯老五这类人,可有时候又缺不了他,他呢总能在关键时刻拉你一把,就像上次遭遇土狼,在危难中伸手救人,够哥们了。

  老实说,老茂对阿倩没什么印象,回忆中,她带着厚玻璃的近视眼镜,扎着盘头的辫子。因为矮嘛,经常在人群视野之外。她走到白教授面前,一句话也不吭,白教授问她,“都拍完了吗?”,阿倩冲着白教授点点头。

  包靓因为拿纸板描图,完了还要勾勒,比较慢,就看她一个人立墙边拿手比划。

  大家伙围着石头门,来回绕了几圈,没发现其余有价值的地方,很可能千年前的石拱门讲究朴实无华,字都懒得刻上去。大家没了性子,催促白教授继续前进。

  白教授看了看,对包靓喊,“诶,小包啊,带你来,不是叫你出来写生的,把地形图画清楚、准确就行啊,诶,立体图不用画,小倩这边把照片拍好,就够了。”

  包靓哼哼唧唧没反应,可能搞艺术的人一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往往难以自拔,又喊了她两句。这孩子脑壳一根筋。她被杨洋拉回来,撅着嘴巴满脸不乐意的神情,可能觉着吧,自己来考古大材小用了。她一个搞美术的被白教授拉来画地形图,任谁也不乐意嘛。她估计觉得应该请个工程系的板砖脑袋过来。当时男生们可不这么想,心里全夸赞白教授英明,考古的女生本来就少,还个顶个的长的阿丽似的,谁受的了?

  一众人跨过石门继续往里走。左右两边分开,各有大小不一的土包,被沙土淹没,看上去坟包似的,怪慎人,关键旁边总还立跟木头杆子。天气干燥无水分,木头纤维分了岔,有些断裂开来,掉落到了地上,被附近的大风刮起,到处能见到木头碎块,一抓一大把。

  部分木头端部有烧焦的痕迹,呈炭黑色,跟白教授所讲的野史记载中,冕城大火有些神似。即非如此,至少呢,此地肯定发生过火灾。想如此炎热的环境,大火蔓延开来,势必如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白教授走到一处残破的房舍前,让老茂他们用铲子把土掀开。大伙齐动手,不一会就将土包的顶给挖开了。考古用的铲子比较小,因怕破坏文物,不敢做得太过分量,基本单手能拿,考古的学生们呐都知道,一旦挖出了文物的一角就不能用铲子蛮干了,必须用大毛刷、小毛刷一点一点清理。

  多半时辰过去,总算将沙土扫去了一半,大半个房屋露出原型。说是房屋,倒不如说像一顶蒙古的帐篷。爱斯基摩人的冰屋子大家应该见过,大概比冰屋子要大上几圈,用削砌好的石料,逐层垒上去。整个屋子呈一个椭圆状,前后都有门洞。为了通风,窗子部分围着顶部跑了一圈,镂花粗细不均,大概用尖锐的器具凿穿过,做通风用,不过说它通风,显小,透气倒合用。

  老五闭着一只眼睛往里瞅,啥也瞧不见,谁说不是呢?里面尽是沙土,全填满了。

  “老师,快来!”齐坤清理完半边门洞,见门洞的上方有用利器刻上去的文字,大概巴掌大小。白教授听闻赶过来,他眼睛不好使,取出放大镜,端详一番后,嘴里自言自语连说古怪,“嘶,不对,不对!这既不是金文也不是篆文呐,难道说,冕国自己发明了文字吗?”

  老茂平时对古文研究,功夫颇深,白教授让他也来分析分析。说,先秦时期的古文字,大概分为六种,六国、中山、越、滕、甲骨还有篆,这六种文字历史大多不可考了,特别是甲骨文,至今只识得千字左右。古人对文字的由来颇为看重,但从秦代开始,秦始皇为了统一文字、度量,就烧毁了大部分的古代书籍和文献,确实在这方面对后代研究历史照成了不小的影响。

  不过,说,总归说,以文字方面来讲,不见其意,总见其形吧,单看这些文字就显得不伦不类,根本不像古代汉字。

  老五一瞪眼,那还用说吗?肯定是哪个小破孩鬼画,凑上去的呗。

  白教授眉头一皱,招呼阿倩过来拍照。

  做完一切,在旁边烂木头上做好标记,就算考察过此处了,为今后,进一步挖掘打个基础。

  越往深处走,建筑群的规模也是越建越阔气,愈发的密集,形状也起了变化。因靠东地势低,往下走,他们为了高过上层的建筑,所以建筑物的体积、高度会比之前的建筑大上许多,路也从曲折的小道,变为马道。古代人也讲究任何事情高人一等,可见古代冕都也免不了俗套。

  古代阶级制度泾渭分明,不可逾越,逆行者砍腿剜眼,那是常有的事。古代的奴隶主根本不把奴隶当人看待,奴隶就是牲口、商品,不出意外的话,城中肯定还有个交易奴隶的集市,而刚才走过的地方,恐怕便是暂时关押或者寄存奴隶的场所,房舍因此才会如此的简陋。

  奴隶被关在那种只能透气的小屋子,可见生活之艰难了。

  奴隶主呢一般住的豪宅,吃的丰盛、大鱼大肉,出行有马匹代步,没事酒池肉林、骄纵淫逸。历史上奴隶叛乱的故事其实也不少,只不过史书上疏于记载。反观,冕国可能还算是比较开明的国家,起码奴隶还有房子住。如果,换成商周时期,别说房子,下雨天能有个遮雨的棚子就算不错了,大部分奴隶和牛羊一起生活,奴隶主死了还要活葬,想想都可怕。

  白教授带着大伙考察周边,对大家沿途讲解当时的社会制度,比如有钱人该是什么样子?军队一般驻扎在什么地方?奴隶主是否有三妻四妾呀?咳咳,这个问题是老五问的,呃,不过谁也答不上来。古代的文献均用来记载君王的起居生活,奴隶主算哪根葱,不就暴发户嘛,大概古代人比较八卦皇帝今天穿什么衣服?娶了哪个大家千金做妃子。这般说来,当时的人也挺八卦的,这便是野史嘛。

  走了一通,天基本上快黑了,众人择路而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