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天边的那朵云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没有章法的章法

天边的那朵云彩 双顶春燕 2801 2017.12.07 20:54

  第二十七章没有章法的章法

  新星辰对这次校园暴力事件的调解工作做得很顺利。那七个施暴孩子的家长中,有两个是小官员,三个是小有成就的商人,一个是社会名流,一个是普通农民。果然如她所料,每一家都愿意私下了结,因为他们害怕影响孩子的学业,现在每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呀!

  新星辰首先找的是那两个小官员家长,没想到他们都处在提拔升官的关键时候,出乎意外地好说话。因为他们既害怕此事闹开去会直接影响孩子的学业,又害怕因此影响自己的仕途。他们一听新星辰说,受害孩子的家长要报警,要诉诸于法,又听说如果走到那一步,学校也必然要做出严肃的处分,并写进学生的个人档案,他们立刻就巴不得息事宁人。所以,当新星辰对他们说,只要他们愿意在经济上给予补偿,校方愿意为他们斡旋调解,只要受害孩子的家长没有意见了,学校也不会对他们的孩子做什么处分决定写进学生个人档案时,他们立刻就如抓到了救命稻草。其中一家自愿拿出十万,并且恳求新星辰抓紧时间斡旋,希望了结得越快越好。后来才知道,这位家长提职升官的决定已经报上级部门批准,正在等待批复文件。他生怕一旦事情暴露而导致这次提升泡汤。

  当然了,新星辰是一家、一家地,分别找他们谈话的,根本就没有让他们知道是群殴。她每找到一个家长,就首先对他说,“你的孩子打伤了人,问题很严重”。我来找你,是想替你们调解的,校方不想你们把事情闹大。现在,受了伤的孩子正在医院里面接受治疗,家庭很困难,急需要费用,你看怎么办?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导致伤情恶化,你的孩子罪就大了。不信,你可以到医院里面去看看。但是,有一点,话要和你说清楚了:去看望,就要好好地向人家的孩子和家长赔礼道歉,切不可影响受害孩子的情绪。一旦受害孩子的情绪受到影响,引起病情变化,或者发生其它变故,后果不堪设想。更不可与受害孩子的家长或亲属发生冲突。一旦发生冲突,就只有让警方介入,按法办事这条路可走了。

  同时,他又从关心施暴孩子的角度,对如何选择合适的时机进行教育的问题晓以利害。她说:私了,暂时就要对你的孩子保密,也不要忙着去教育孩子。因为你的孩子,目前情绪也处在不稳定阶段,如果让你的孩子知道了私了这回事,或者你急于对孩子进行教育,很可能会出问题。况且,教育孩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要争这十日八日的。再者,孩子目前心理防线高筑,急于教育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反正我们学校,在这件事情上,目前还没有对你的孩子进行任何形式的教育。如果你不听,不能忍耐,一旦出了问题,自己负责。

  因此,每一个施暴孩子的家长都只知道自己的孩子打了人,并不知道还有别人家的孩子一起打的。所以,他们为了孩子的前途都自愿拿出或三万,或五万,或七万,或八万的款项来私了。就这样,新星辰很快就为受害孩子筹集了治疗、调养和精神抚慰款。受害方的家长因为孩子并没有伤筋动骨,知道校方这样做是在最大限度地维护他的利益,同时,也只有这样才能解决他迫在眉睫的经济困难,也表示愿意接受校方调解,不走法律程序。就这样,一场校园暴力事件被新星辰不声不响的解决了。

  新星辰详细的汇报了自己的处理经过后,嬉笑着,玩世不恭地对闵英和石山大叔说:“没想到,他们全都被我毫不费力地忽悠了。”听那口气,她还在等待闵英和石山大叔的夸奖呢!

  可是,闵英却立刻沉下脸来,严肃地批评道:“新星辰老师,你这样不负责任地忽悠学生家长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石山大叔听了心里一惊。尽管他早已意识到,新星辰这样做很可能不落闵英的好,但他根本就没想到闵英会提出这样严肃地批评,刚想说些什么从中和缓一下气氛,新星辰却开了腔。

  “法律责任?”新星辰以玩世不恭地口吻反问道,“难道我为双方的家长化解了矛盾,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倒翻有罪了?如果我不去解决,把所有问题都一推六二五地推给警方,反而是好人?”

  “问题不在于由谁去解决,在于你所使用的手段带有欺骗性。你对施暴孩子的家长们没有说实话。没有让他们了解群殴这一事实。用谎言和惊吓,让他们拿出了钱财。如果他们知情后去控告你诈骗,你有何话说?”闵英不悦道。

  新星辰却出乎石山大叔意外地笑了。她笑得很有点不屑的样子,说:“哎呀,司长啊。你想想,他们这伙人中,谁敢为了那点对于他来说很微不足道的几个小钱,而置他的宝贝孩子的前途于不顾呢?何况,眼面前还可能影响他自己的前程。他们谁都没有这个胆。”

  “那这不更说明你是敲诈吗?你为什么不把他们一起召集来,共同商量,确定一个赔偿标准呢?这么做光明正大。而你那么做,黑来黑去的,不是为人家制造向自己发难的借口吗?”

  石山大叔一听闵英把此事说得越来越严重,赶紧插嘴说:“新星辰老师这样办,也没有什么让他们好借口发难的。钱都是由他们一家、一家的,面对面交给受害孩子家长的。事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了结,还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如果交给警方,还不知拖到什么时候呢!再说,那么一来,社会影响也就大了。”

  石山大叔是想把话题叉开去了事,可是闵英却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道:“我不是说非警方解决不可。我是说,应该把施暴孩子的家长和受害孩子的家长都召集到一起去,面对面商量个合理的解决办法,白纸黑字,让他们在调解书上签字。这样,对于调解方来说不会有什么后果。我看,想纠正,现在还来得及。”

  新星辰急了,说:“我的大司长哎,你是让我没事去找事做么?我没傻!此时到此了结。如果有后果,我新星辰一个人承担。不过,我量定,即使他们知道了一切,他们谁也不敢再啰嗦一句。他们一方要孩子的前途,至于他们自己的前程,我就不作一说。另一方迫切需要解决经济困难。你们想想,对于施暴孩子父母那方面来说,就算他们现在就知道了真相,就算我的手段不太光明,但是他们的孩子打伤了人是事实,拿出那么几个钱又不费他们一丁点的劲。除了那位农民家长。然而他就算费点劲,也怨不得人,只能怨他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我看他是个老实有良心的人,也不会再生出什么事来的。受害孩子家长这方吧,他得的钱,要够他两口儿打十几年工的,还要一家子不吃不喝把嘴缝起来。这么一来,不光他眼前的经济困难解决了,只要好好地使用这笔钱,孩子将来读书的钱也有了,也许他们家的生活从此就能好起来了。这样的好事,他上哪儿去找?他除了发痴,还要找我的麻烦。明知我是为他好,感谢还来不及呢!您说,我如果把他们召集到一起来,他们谁还愿意出这么多的钱?七家子,能共同拿出十万就了不起了。你让他们那钱出的少了很了,他们心里不感觉到疼,就不会对他们那些宝贝孩子加强教育,依然放纵,日后还是我们学校的隐患。你说,我这样做到底有什么不好?”

  闵英感到新星辰如此说法,倒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何况一中的事情暂时还要她继续维持下去,只好皱了皱眉头说:“好吧,此事我就不再说你。只是以后,不要再做这些没头脑的事情了。”

  新星辰又是不屑地一笑。

  石山大叔见事情已经说得差不多,赶紧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哎哟,快十一点罗!”

  闵英翻了他一眼说:“你莫忙走,我九中那边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于是,新星辰起身告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