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佛山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沙妖

佛山怒 解门夕二 4420 2020.01.20 11:56

  三人来到了一片沙漠,唐江熙拿出了别在腰间的地图,看了看问道:“为什么这里是一片沙漠,上面写是流沙河。”

  “这里本来是条河,但是由于一个姓杀的将军从这里进入天庭,然后回来时,众人为他喝彩命名了这条河,但是他姓杀,人们误认为沙。”敖丙双手靠在脑子上,说道,“现在这个人叫沙皇,周围都是他的帝国,所以……”

  这时一个武士从三人背后出来,敖丙一脚踹过去,他们都化作了沙子烟消云散了。

  唐江熙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看到了敖丙如此——粗鲁,虽然说自己是个弃子,但是好歹也学习过礼仪。

  敖丙看向唐江熙问道:“怎么了?”

  说话间还扣了扣耳屎,唐江熙转身不语。

  在沙海内侧,一个人坐在皇位上看着下面的人说道:“他来了?”

  “是的,神皇大人。”一个跪着说道。

  杀悟净起身,手一伸,一把月铲飞了过来,他把它放在了背后,随即用了一踏,变飞了出去。他浮在空中,看向远方,吐了一口气,随即缓缓地抬起了手,众多沙子出现聚集成了三个巨大的沙人,拿着武器,穿着盔甲。

  这时还在三位将军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生物,有着八个头。

  “四位将军,杀了那三个人!”杀悟净说道。

  八岐大蛇率领着天照、月读、须佐之男,快速向前方飞逝。

  “神皇大人,一次用四位将军,您吃得消吗?”一人从沙中浮出问道。

  “放心,之前从东瀛抓了四个人回来,他们驾驶着四位将军。”杀悟净说道,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脑袋,“该补充能量了。”

  随即,那人一声不吭的化作了沙子吸进了杀悟净的体内。

  这时一把飞刀飞了过来,杀悟净一把抓住,杀悟净看向飞刀来处,“东瀛的蝼蚁,还不死心!”杀悟净凝聚了许多沙子覆盖在飞刀上,,这时三个灵魂体从他体内飞出,风、火、水。

  “阎魔风郎、黄泉水妖、南天火将。”三个灵魂体飞入沙中,飞向来者,巨大的能量爆发出来,杀悟净笑着,癫狂着,摸了摸头顶的勒令,皱着眉头说道:“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南天火将,这个仿制的灵魂是回馈给你的礼物!”

  唐江熙的脑子突然荡了一下,唐江熙捂着脑袋。

  “刺杀杀悟净!”生命许诺从“如来必须死”改为看“刺杀杀悟净”。

  他满脸怒色,喃喃道:“我不!”

  这时一柄巨大的武士刀看了过来,猪八戒灵活一躲,而敖丙则是化身白龙赶快飞走,唯独唐江熙连空间变都没用,拿出了金箍棒,挡住了这一刀,而接下又是好几道,唐江熙快速挡下,怒吼了一声,右脚一用力,飞到了沙人面前,一棒子下去,谁知损失的部位都复原了。

  他赶紧回撤,谁知武士刀已经来了。

  这时一条白龙飞来,喷出了许多水,白龙笑道:“既然你是沙子做的,那么……”

  天照命用武士刀击飞了白龙,在他的周围出现了许多乌云迷雾,还有闪电。

  “我靠!这他妈防水!”敖丙又飞了回来,届时木龙用了天罡九重,一把抓住沙人的脚,快速向上跑,这时一柄武士刀看了过来,木龙一跳,武士刀砍在了天照命上。

  “暗器夺人。”一个声音飞了出来。

  一柄暗器飞刀飞了过来,但是却是十分大。敖丙看向这柄飞刀,握紧了拳头,随即扔出了铁链连接了飞刀与背后的石壁,敖丙在不断弯曲铁链上奔跑,跳到飞刀上一拳拳地打在了上面,飞刀瞬间破裂了,“神他么暗器飞刀。”

  唐江熙快速扔出了金箍棒,金箍棒穿过了天照命的身子,而唐江熙快速利用空间变离开,这时金箍棒发出了火光,唐江熙身上冒着金光。

  “质变。”

  一位将军站在那里,手上拿着斧头,带着头盔,脚底踩着两条火蛇,斧头上也冒着火,斧头很长,和他的身高一样,上面镌刻着花纹,一位无头战士把斧头劈向前方,这时金箍棒也变大化作了他的武器。

  虽然体型庞大,但是速度却十分快,他拿起斧头快速砍向前方,与手中的金箍棒相互配合,金箍棒时而分裂时而合起来,猪八戒用力一踏,他不会飞只能跳的很高,这时一股白气飞到了他的脚下,是敖丙的白气。

  猪八戒高举着手笑了笑说道:“这里信号不错!”

  天雷劈了下来,猪八戒接着这天雷,眼中冒着蓝光,而周围的灵气也聚集起来了,他的钉耙上逐渐覆盖上了天雷,猪八戒周围都是闪电,但是维持的不久。

  “灵铠雷电参上。”猪八戒带着雷电的钉耙砸到了沙人。

  雷电在天照的体内迸发出来,与外部的雷电相呼应,自己的雷电反而害了自己。天照赶快撤离,这时一个火光从他的心脏处伸出,只见巨人化的唐江熙拿着一个细小的针,而在天照内部的一个人的心脏被这个棍子贯穿。沙子散落一地,棍子快速缩小,一具尸体从空中落下,落入沙中,还没等沙子掩盖就已经被沙地的恶鬼吞噬殆尽。

  这时又有好几把巨型飞刀飞了过来,但是这次的飞刀速度很快,十分快。敖丙和猪八戒都被撞飞了,而巨大的唐江熙则是肩膀被贯穿了。这时又一个巨人拿着武士刀过来了,速度极快和天照不同,一刀看向唐江熙的脑袋,一刀砍了下去,那袋掉到了地上,血雨散落,敖丙木龙脸色惊讶,敖丙瞬间化作了飞龙撞飞了飞刀冲向了武士,武士灵活一闪,身体硬化。

  “老子可是龙!”敖丙飞到空中聚集着雷电,刚刚一战与鹰愁涧一战损耗了他五成灵力与体力,现在他只求一招结束。

  天雷从云层中坠落,两名武士都被击中了,随即沙海荡漾无人可挡。

  “这样就结束了吧。”敖丙说道,这时从须佐之男的尸体的心脏处,飞出了一只触手抓住了敖丙,而好像又有什么从触手中出来,沙子做的触手带有弹性,挣脱不了,一名武士从触手中飞出一把武士刀插进了敖丙腹部。

  敖丙吐了一口血,坠落了。而武士的尸体没有消失反而继续站了起来,并复原了,而月读命也一样。

  猪八戒看向两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站在那里,一直流汗。

  这时一把斧头把须佐之男劈成两半,而随机两只火蛇贯穿了月读命。

  唐江熙没有脑袋却依旧站立,依旧拿着斧头砍人。

  “我去,这是什么大佬操作!”猪八戒惊讶道。

  “嘿嘿嘿,七十二变,我刚刚还回到了十二时辰前,玩了一波。”唐江熙说道,趴在了地上,到处摸索着自己的头,“诶,我的脑瓜子嘞?”

  须佐之男愤怒地回头一刀砍了下去,谁知唐江熙手一翻挡住了刀,并抓住了刀。

  “小鬼,不错嘛!”猪八戒说道。

  “必须的。”唐江熙自大地笑道,但是刀瞬间化作了沙子覆盖上了唐江熙的左手。

  唐江熙的神经被麻痹,暗叫不好,心一狠,右手抡起斧头砍向自己的左手,左手掉到了地上,他忍着剧痛,握住斧头末尾的铁链,快速地甩动,沙漠掀起了巨浪,斧头上出现了火焰。

  “奥利给!”唐江熙甩出了斧头,斧头所带的火焰逐渐变大,形成了一个日轮,须佐之男奋力抵抗。在须佐之男的周围出现了许多沙子,沙子中带着死灵之气,在须佐之男的背后出现了死神的虚影。

  “诶?异界的神?”唐江熙疑惑道。

  谁知这异界的神也阻挡不了这中原大地的地狱之火,王的怒火,总是要带着横尸百万,血流千里,何况只是一个异界的神罢了。须佐之男被烧毁了,连渣滓都没有留下。

  唐江熙怒吼了一声,拿起了自己的脑袋。

  “我靠,是要表演摸头杀吗?”猪八戒和敖丙不知从那里拿来了西瓜,坐在沙地上吃着。

  “阿多给!”唐江熙高举着自己的头颅,然后——扔了出去,扔向了月读。

  吃瓜的两人张大了嘴,手中的瓜都掉了。

  “我靠,你没了头你怎么看见敌人!”敖丙怒吼道。

  月读一把抓住了唐江熙的头,因为有盔甲覆盖,并没有多少事,但是随即唐江熙冲破了盔甲,一口咬在了月读的手臂上,并且吃了下去,沙子就源源不断地掉了下来……

  唐江熙身子上突然出现了火花,虽然只有一条手臂,但是战力还是在的。

  唐江熙飞快冲向了被自己吃了一个手臂的月读,撞了上去,右手抓住了月读的头并且瞬间捏爆,之后抓住了月读的肩膀一把砸向地面,月读快速扔出三只苦无,唐江熙右手一挡,全部刺了进去,但是没关系,唐江熙跃起,五指张开,对准了月读。

  “我知道了,这时那个从天而降的掌法!”猪八戒一口咬定的说道。

  “放屁,明明是拳法。”敖丙说道。

  这时唐江熙的手中突然伸出了金箍棒带着火焰,然后他的右手又被烧掉了,其实是把金箍棒藏在了小臂内,然后快速伸出并变大,把自己的手给撑没了。

  月读被贯穿了,并且被烧没了。

  唐江熙落了下来,当然已经是残缺不齐了,头在月读那被自己烧了,左手自己砍了,右手小臂自己弄没了。

  “还真特么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敖丙扶额说道,“这还是我认识的火将吗?”

  “着特么就是我的转世,太特么二了!”六耳躲在了墙角哭泣。

  唐江熙退出了质变身体没有一丝伤害,他拿出了金箍棒插在了地上,坐在了沙地上,乘着夕阳,自己加了个背景台词,“无敌是多么寂寞。”

  “要是特么再来一个,你特么就只有寂寞没有无敌了!”猪八戒看不下去了说道。

  这时从远方传来了震动,一个巨大的虚影正在靠近。

  唐江熙瞪大了眼睛说道:“那个妹子这么如狼似虎,竟然搞沙震!”

  八岐大蛇大吼了一身,八个分别吐出了元素:生命之金、刹那之火、天照之火、月读之水、须佐之雷、那岐之风、八岐之土、万物之木。周围一片狼藉,在八岐大蛇中间的头上站立着一个人,白色的头发飘逸着,头上的勒令显目,身上都是伤疤与纹身。

  “是你啊!”杀悟净看来一眼唐江熙,愤怒地说道,“你是否还记得这勒令?”

  “啊哈?”唐江熙一脸疑惑的说道,心里则是,“靠,又是六耳这智障惹下的麻烦。”

  “阿秋。”在画圈圈的六耳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哦,你忘记了?”杀悟净皱着眉头说道,“在南天门那里,你说我不合格,我奋力抵抗,你个我下了个勒令,把我逐出了天庭!难道你都忘了!”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小陈吧,之前的事我很对不起,那是个意外,不如喝喝茶聊聊天就这么过去?”唐江熙一脸愁苦地说道。“我特么怎么会认识你!!”心里默念着。

  “呵呵呵,看来是老年痴呆了。”杀悟净笑道,“也行,这样吧,你帮我解勒令,我就放了你们,放了关在我这里的所有人。”

  “靠,我又不会。”唐江熙看向杀悟净说道,“你关了多少人?”

  “不多也就一万三千六百人罢了。”杀悟净一脸冷笑道,“过一个时辰我就杀六百人!”

  “我靠,木龙、敖丙,你会吗?”唐江熙问道。

  “就算会我也不解!”敖丙厌恶地说道,“这些人可是极其恶性的人。”

  “同感。”猪八戒依旧记得人类在山城的行为。

  “但是这不是人不人能解决的问题。”唐江熙极力劝告道,“这是生命。”

  敖丙眼神迷离了一会儿,他看到了一个人在南天门前看着大地众生。

  “火将,这不是你我能做的事情。”敖丙说道。

  “白龙将,这与人不人、鬼不鬼没什么关系,这与三界无关。”六耳火将说道,“这是生命。”

  杀悟净也愣了一会,笑容逐渐凝固说道,“还真是像将军啊!”

  “不如这样吧,我与你对决,你被我砍到一下,我就杀六百人,”杀悟净说道,“你要是砍到我一下,就放三百人。”

  唐江熙握紧了拳头。

  “我想你也没有理由拒绝吧……”沙妖话语间,已从八岐大蛇身上落下,来到唐江熙面前。笑道。

  少年与猖狂,王者与轻狂。宿命的战争总会打响,这一战或许就是天神驾驭在众人之上劈下天雷,砸死令自己不悦的人的机会。对了,这种人叫妖。妖的行为处处受限,不能反击,不能做王,只有杀悟净是个例外,他敢蔑视天庭,他敢自立为王。

  这是自大,殊不知,真正的王正在等待着,新一轮的战争,或许这场战争背负着邪恶的名头,或许佛门会用正义的名义打击他们,但是这场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也成功了。

  就如历史上的许多起义一般,大秦的斯巴达克起义,秦朝的陈涉吴广起义,刘邦项羽起义。

  我们在监狱中的囚犯无聊之下竟然七拼八凑凑出了完整的起义过程。

  我们称之为——佛山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