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佛山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回合

佛山怒 解门夕二 2235 2020.01.27 16:36

  唐江熙离开后自言自语道:“受诅咒的南天妖将是我的宿命。”

  杀悟净在一旁看着,笑而不语,心想着:“孩子嘛,到17、18岁总有这么一个时期。”

  北冥寺庙的修行结束了,唐江熙对佛经的参悟不少,他决定继续钻研的,但是发现没有一个寺庙的想法和北冥寺庙一样,他们总是隐忍,唐江熙碰了许多壁,而唐江熙准备崛起这种想法,但是现实却十分参悟,没有人理解,没有人想过。

  唐江熙左肩的佛衣飞舞着,他眼神一缩,头一歪,一支箭飞了过来,杀悟净四处躲避,身法恰到好处,这时好几人从屋顶下来。“我没有得罪你吧。”唐江熙说道,冷冷地看着前方的人。

  “你姓敖的朋友倒是惹了麻烦。”带头的人说道,拿出了刀。

  唐江熙脸上出现了半边的符文,他冷酷地说道:“你会后悔的。”

  杀气外放,那几人惊讶之余,扔出了飞刀,唐江熙拿出了金箍棒跃起,向左一挥,一道黑色的半月牙形状的刀气飞了出去,但是带着黑色的光芒,随后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空气的波动,空气波动着,唐江熙利用波纹,找到敌人的位置,迅速冲了过去,用金箍棒击打着敌人,随后杀悟净拿出了自己的刀,飞了过去,用沙子封锁住敌人后,在冲过去的途中用刀杀死。

  这时几声枪响,敖丙从房屋上下来,用枪射击着,随后拿出了暗器飞刀,扔了出去,之后拿出了袄雪,快速聚集力量随后利用推动力快速旋转着袄雪,每一下都击中了敌人,敖丙最后左手作爪,左手上出现了龙的虚影,随后一伸,把敌人抓了过来,随后一整暴打,最后龙飞到了袄雪上,化作了真正的龙卷风,横扫敌人,死之国的守卫已经察觉,这时一个硕大的身影飞了下来,拿出了一把斧头扔了出去,随后斧头根据猪来者的意图快速移动,瞬间斩首八人,猪八戒拿回了斧头后,快速回合,四人莫名其妙就要逃离了。

  “木龙,你身上这是?”杀悟净问道。

  “这是吴刚的斧头,没有名字。”猪八戒说道,“我参加了一场力局,最后我险胜,获得了这场力局的胜利,但是吴刚身体报废,元神破损,气消失了,最后死去,但是最后他自愿与我的元神融合,他最后还说到:‘天蓬,你真是一点没变。’,我想我或许以前和他认识。”

  “嗯,”杀悟净又如同乡巴佬一般看向敖丙手中的枪,“……”

  “看什么看,无价之宝,不给。”敖丙十分珍惜地说道。

  “咦,火药,灵力,还有,这不是重工银田吗?诶?腰间还有一把。”唐江熙用自己的波纹能力查看着。

  “我去,有没有完。”敖丙突然想起什么,拿出了那把左轮,突然沉默了,不说话,把这个递给了唐江熙,唐江熙疑惑地接下。

  那时猪八戒和敖丙准备迎击另一个龙族男子时,龙族男子看向敖丙,张着嘴不说话,最后吐出来一句:“那是……袄雪吗?”敖丙点了点头,来者笑着:“你还记得龙王博弈吗?”

  “啥,啥博弈?”敖丙疑惑道。

  “没有吗?呵呵,没事。三年后的事不用在意。”男子说道,扔出了枪便走了,“这把渡鸦就给你了,我叫专烛,有日再回。”

  时间静止了,敖丙的思维运动得很快,但是身体毫无运作,他还以为自己飞升变得牛逼了,才发现猪八戒是可以微动的,而专烛则是运动十分顺畅。随即一道天雷落了下来,专烛立马躲开,之后挥了挥到了声再见,之后从天空中落下一个人,是死之国的王,王看着两人,两人动弹不得吗,王离开了立马去追专烛了。

  “他是谁?”猪八戒问道。

  ”杀手、保镖,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在境外专烛抽着烟,或许这个叫烟,然后一个走来,问道:“那个敖丙是谁?”

  “弃子、龙王,反正不是什么善茬。”

  四人上到了房顶,躺下躲着,而杀悟净则是干脆化作沙子铺在房顶,隐身能力满分。

  这时猪八戒喃喃道:“上前冲过去,干掉他,你才有资格保护她。”

  身旁的两人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猪八戒随后晃了晃头,又砸了砸头:“这是谁的记忆。”

  在月宫,两男一女在那里练习,两个男子还在为了那个女子吵架,而女子阻止不了只能捂着嘴看着,天蓬、吴刚、嫦娥没有一个缺失,天蓬不再是天庭的元帅、吴刚也不是为嫦娥的死亡而冒犯天庭的那个罪人,而嫦娥也没有犯下罪孽。这是最好的状况,也是最好的回忆,虽然天蓬还在梦想着去当元帅,而吴刚还梦想着当上将军,嫦娥也梦想着三人永远这样,但是没有一个实现了,在月宫支离破碎,树倒了,吴刚搂着不愿服从天帝在这惨死的嫦娥,吴刚踏上了征程,最后身上背满了铁戟,手中尽是鲜血,左手已经残疾了,最终被打入地牢。天蓬知晓了,来到了月宫,月宫已是一片残缺,月亮是多么的凄冷,以至于周围的一切都结上了霜,天蓬搂住了自己的爱人,因为贪婪的梦想他已经忘却了自己曾经有过两个伙伴。

  天兵来了,大问道:“天蓬你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天蓬背对着众神说道,“我,只知道自己做错了许多,错过了很多,也忘记珍惜很多,但是我现在只知道一件事……”随后天蓬拿下了背后的披风,拿下了自己的元帅的装甲,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也知道了结局,但是他正因知道才会去做。

  随即天兵发射了火矢,月宫燃烧了,天蓬流着泪,抚摸着嫦娥的面孔说道:“你看到了吗?你想要温暖的月宫已经温暖了。”而在地牢了吴刚也通过地牢的窗户看到了月宫的燃烧,发狂的的踢打着牢房的门,之后天兵一整痛打,吴刚萎缩在地牢中,痛得站不起来了,只能流着泪喃喃道:“我们做错了什么!!”

  天兵不罢休,仿佛不认识这个眼前的元帅继续一整火矢发射,天蓬的背上已经都是箭矢了,天蓬挖好了一个洞穴了,把嫦娥放了进去了,吻了嫦娥的头说道:“再见。”天蓬盖上土壤,随后冲向了天兵,一拳拳地打在了天兵身上,随后拿过了弓箭,发射向天兵们,随后拿出了九齿钉耙疯狂地攻击,现在天蓬只记得——攻击。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停下来,只知道一件事自己停下来的时候肯定可以见到美好的阳光,有草地、有蓝天、有温暖的月宫。

  万矢齐发,天蓬身上已经全是箭矢了,还有刀具,甚至于已经无法动弹了,天蓬没有灵力了,迅速落下,砸到了月宫的一楼,也是三人儿时的玩处。

  月宫已经不复存在,三人也只剩下吴刚在地牢苟延残喘。

  猪八戒突然醒了过来,自己还在躲避追逐,但是眼泪已经止不住地落下。

  “可恶,着到底是谁的记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