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佛山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力局

佛山怒 解门夕二 3120 2020.01.25 20:11

  猪八戒来到了酒楼,准备大开赌戒。

  这时好几个粗毛大汉走了进来,拿着大刀和大剑,反而小瞧了身材并不是十分高大的猪八戒,猪八戒为人憨厚,但是也可以察觉到,这几个人的鄙视,但是他不计较,随后开赌局了。死之国的赌局十分奇怪,分三种均以实力为胜:力、气、神。

  力局便是两人比力气,用扳手腕,赢得方法就是弄断对方的手!

  气局就是让两人互相比灵力,最后一个七窍流血倒下,另一个胜出!

  神局就是两人放出自己的元神,两人决斗,元神破灭者死并且输了赌局。

  猪八戒拿着一袋钱袋,对着力局上的人说道:“来一局?”

  “傻大个,这没你的份。”一个相对精壮的男子拿着匕首说道。

  “不不不,他也不大,就一傻子!”这时他的同伙笑道。

  猪八戒低语道:“请收回你的话。”

  “什么?我没听……”那名同伙说道,但话为说完,猪八戒就一拳砸了过去,那人倒飞出去十多米,不知行踪了,赌场的许多赌桌也被打翻了。

  “喂,你干什么!”好几人站起来说道,“这里看不是你可以闹事的地方,猪头。”

  这时猪八戒突然变得很大,比杀悟净还高出了一点,身体十分精壮,微微转头看了一眼那人,身上仿佛都是恶鬼一般,那几人都畏惧,猪八戒突然一拳打在了赌桌上,把钱袋放在上面,随后对着之前那个匕首男子说道:“来一局?”

  匕首男子显然十分感兴趣,随后来到桌子上,笑道:“可以!”

  猪八戒只拿出了一个小钱袋,但是那人却拿出了一个巨大的宝箱。

  两人开始扳手腕了,男子用力地使局势往一边倾倒,但是毫无作用,随后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用力用手指捏着抓八戒的手,谁知猪八戒瞪了一眼他随后,随后猪八戒手上的青筋暴起,随后用力一捏,并用力地砸向桌面,那人的手断了,这辈子都无法用那只手打力局了。

  猪八戒甩了甩手说道:“还有人要来吗?”

  这时一个看起来并不精壮的男子走了过来,带着打鱼的帽子说道:“玩玩?”

  猪八戒眼神一缩,他想起来了一些事情,随后发抖地看向这个中年男子。他看到了在天庭一位将军和一位女子在一起,而有一位中年男子拿着一个桌子放在地上与那名将军对弈,那人说道:“天蓬,玩玩?”猪八戒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天蓬是谁,现在他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为什么会发抖!

  猪八戒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天罡五·御、天罡六·极、天罡三·力、天罡四·气、天罡七·无。”猪八戒知道这不是什么善茬,用上了几乎所有的天罡重,就是准备打到这个人。

  在死之国南边的北冥寺庙,唐江熙穿着一件斗篷,跪在地上,合着手,而杀悟净在一旁看着,他虽然对佛山上的佛不友好,但是对人间真正的佛还是很友好的,他知道这个佛经可以是唐江熙的实力大增,这样最后的决斗才有意思。

  唐江熙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大师,我被——诅咒了。”

  “我知道,你是南方阿斯卡上的卡巴内瑞吧。”大师说道。

  唐江熙听不懂看向杀悟净,杀悟净说道:“这是他们的语言,阿斯卡指的是‘蔚蓝的天空’,卡巴内瑞指的是‘威武的盔甲大将军’,瑞指的是‘盔甲’。”

  唐江熙笑了笑说道:“是,我是卡巴内瑞,我还是一个嵩吉利亚。”

  嵩吉利亚在当地人的语言中还代表着不祥的征兆,唐江熙笑而不语,他在笑自己的命运,大师看着唐江熙拿出了一面镜子说道:“倘若你真是已经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看看谁能拯救你吧。”

  这面镜子上浮出了一个人影,杀悟净仔细地看了看,最终里面的图像变得清晰了,是一个少女的样子,看上去有二十多了,杀悟净在上面用灵力描了一圈,唐江熙通过灵力识别,惊讶的是,在六耳的记忆中有这个人,从六耳的视角看在天上这个女人总是对他笑。

  “不可能,你不是被烧死了吗,为什么要让你再一次经历这个痛苦!”六耳通过唐江熙看到了这个少女后惊恐地说道,“为什么!”

  大师拿下了自己披在身上的佛衣,递给了唐江熙,唐江熙披在了自己的左肩上,紧扣在身上,唐江熙尊敬地看了一眼大师,大师说道:“施主,你身上的杀气不像普通人的杀气,我从上面看到了世人的希望。”

  “世人安居乐业,为何还要希望?”唐江熙自嘲地说道。

  “因为……”大师指着天空说道,“有他。”

  “……”杀悟净走了过来对着唐江熙说道,“他的境界很高,竟然能想到这里。”

  唐江熙没有离开,他问道:“什么是佛?”

  “我也不知道,”大师走近了低声说道,“但绝对不是佛山上的。”

  他听到后十分惊讶,最后带上兜帽,离开了寺庙。但是天空突然落下了三名神将,神将看着大师说道:“你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大师说道:“天不知人之苦何为天,地不知人之执念何为地府!世间万间都是空城执念为何如此!佛说忘记了那七情六欲懂得隐忍。”

  “这不挺好的吗?”神将不耐烦地说道。

  “哈哈哈哈,挺好,挺好。”大师说罢,一掌拍向自己的心脏,心脏碎裂,在一句天上承认的挺好中陨落了。

  猪八戒看向男子,男子说道:“我是不是见过你?”

  “请问你是?”猪八戒问道。

  “吴刚,”男子说道,把手放在了赌桌上,然后两人开始了力局的赌注。

  “赌什么?”猪八戒问道。

  “武器如何?”吴刚说道,拿出自己的一把斧头。

  猪八戒闻言拿出了自己的九齿钉耙,九齿钉耙其实不算是很好的武器,但是却是最让猪八戒感激的武器,因为这是自己的师傅给自己的武器。

  两人开始了博弈,猛虎捕食一般,两人两利相撞,都如同锋利的宝刀随时都可以夺走堆放点额姓名,随后猪八戒放出了开山猛虎般的气势,随后青筋暴起,用力的往下按,而吴刚也眼冒金光,用了扳动猪八戒的手臂,猪八戒的背后仿佛出现了一只凶猛的狮子,而吴刚则是如同一个豹子,等待着时机。

  两人之间的博弈,令人大开眼界,随后不仅仅是力气上的对决,反而还是气、神的对决,赌场格外的安静,两人的气势一放,周围的人承受不住这样的气势,都停止了思考与行动,就是在看两人的力局,但是还是有人可以行动自如,依旧向酒台上要酒。

  猪八戒的元神竟然不是一只猪,反而是一个大将军,站在云朵上,拿着九齿钉耙,背后是一个金色的王座,而吴刚的元神的是一个拿着斧头的汉子,怔怔的看着对方,随后两人的元神开始互殴,吴刚的斧头之下,谁知,猪八戒手中的九齿钉耙已经换了一个模样,钉耙转换位置,上面的利刃也转换了位置化作了一个巨刃,猪八戒的元神大笑着看向对方,吴刚的本体瞬间吐了一口血,但是吴刚的元神也趁机抓住了九齿钉耙,用自己巨大的力气拉了过来,随后一斧头看来下去,猪八戒赶紧用手臂一挡,元神受到了重创,猪八戒已经七窍流血了。

  这时两人的气势慢慢落了下俩,周围的人都是亡命之徒,看着这样的大好机会不由地想去做点坏事,几人跑向猪八戒和吴刚,准备拿走他们的钱财,顺便杀了两人。这时两声枪响,酒台上的人拿了一把左轮手枪,而门外一位银发男子拿着双枪,但是只射了一发子弹。

  “你也有。”敖丙惊讶地看向酒台上的男子。

  这时好多人冲向了两人,敖丙拿出了袄雪,插在地上,随后矛头发出了红光,敖丙举起了袄雪,随后矛头的四个排气管发出了火焰,敖丙利用袄雪本身的推动力挥动着袄雪,随后矛刃上出现了渗人的火焰,许多人都被拦腰折断。

  这时吧台上的人,拿出了左轮,快速的射了几发,好几人就随之倒下,这时有人走近了一脚揣在了那人的脸上,那人头顶的帽子掉到了地上,众人都看清了他头顶的东西,是龙角。龙是奸诈的物种,擅长使用暗器,也有反对这种窝囊的做法,主张砥砺奋斗,主动抗敌,这人便是这一派,但是也叛变了龙族。那人拿出了别在腰间了双管左轮,快速的射击,换弹十分的迅速。

  敖丙拿出了两把枪,随后利用龙自身的力量聚集来自然的灵气,随后造出了元素子弹,敖丙快速地射击,这种元素被称为违背自然的元素——重工银田。敖丙扣动了扳机,子弹随即迸发出来,重工银田打在了敌人身上随即,敌人不是被贯穿就是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或是直接死亡,重工银田本身拥有极大的兼容性,只要渗入其他元素,例如火焰,就可制造爆炸的效果。

  敌人死光后,他还自以为十分帅气地吹了口枪上的气,但是不知为何还是感觉深藏不露的龙族枪手更帅,现在两人互相的盯着,两人都知道对方是在赌桌上拼命的人的打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