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佛山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出城

佛山怒 解门夕二 4482 2020.01.19 11:37

  唐江熙醒来时,只见猪八戒在一旁,而猪八戒的脸庞似乎有着泪痕。

  “山城没了。”猪八戒说道,翻动着火堆。

  “是沙妖!”唐江熙说道,握紧了拳头。

  “不,沙妖破坏的是人类生活区,而外围的……是被天庭破坏了,天庭除妖,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利。”猪八戒说道,“我被天庭通缉了。”

  “如何是好?”唐江熙问道。

  “去佛山赎罪。”猪八戒满眼的不甘,“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猪八戒,字木龙,本无姓,师从长者,枉我为猪,赐姓为猪,习天罡九重,愿与君共赴佛山,赎罪取功,为报——山城之恩!”

  “唐轩,字江熙,号三藏。“唐江熙说道。

  木龙随即起身拿起九齿钉耙,身形巨大。唐江熙随即也起身出去,这时木龙说道:“你的功法是什么,虽然你的功力不到火候,但是你的功法和年号却是已久。”

  “钧法与七十二变。”唐江熙说道,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嗯?”木龙听到后随即惊讶了一下,但是赶紧变回脸色。

  “是你自己学的,还是有人传你?”木龙又问。

  “我曾在逃亡时,偶得唐王的功法,两天两夜不眠习之,偶得一身功法,见笑。”唐江熙说道,实际上自己的功法不过是被人不学的参与品罢了。

  木龙不语,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人啊果然是信天。”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大片的废墟,唐江熙不时地看木龙的脸色,只见他脸色不变,但是唐江熙却也觉得他的心中早已是波涛骇浪。

  这时好几只食尸鬼飞了过来,木龙一怒,钉耙一扫,纵然之间已有一只食尸鬼裂身倒地,唐江熙手一翻,手中的金箍棒瞬间分裂,化作无数尖锐的碎片飞了出去,每一个都刺到了食尸鬼的身上,唐江熙手肘一翻,金箍棒形成了一个风暴,席卷着食尸鬼。

  食尸鬼倒地不起,身上的碎片都回到了唐江熙的手上,化作了原来的样子。

  食尸鬼本就是生灵,而死后食人或心存怨念,化作食尸鬼食人。

  食尸鬼的尸体化作了好几只猪妖,木龙握紧了钉耙,皱紧了眉头,脸带怒色,却也只能半跪着说:“对不起。”

  两人继续地走,影子被夕阳拉长拉长……

  这时到了一个山涧,只见其中有一滩血水,而山涧的里层,却有一个被锁链锁住的人。

  “又他么是谁过来了?”这人负载血水上,但是脚下却是许多尸体。

  唐江熙受不了这腥臭味,又看着如此之多的人类的尸体,不由地有点反胃。

  “无意冒犯。”两人说道。

  这时一个飞针飞了过来,唐江熙腰一弯便躲开了,这时又有一个巨长的铁链从血水中飞出,唐江熙随手拿出了铁棍,一挡,却被震飞了老远。“哎呦,小哥身手不错吗!”那人说道,从血水中走了出来。

  这时一个清秀的公子,但是身上却是绷带,只有一件长袍裹着下半身,就算如此,腰间也都是铁链,但是腰间也有许多暗器飞刀,虽说面容如公子,但是实际却是一个地皮痞子,总是邪笑,一头乱发,杀气弥漫让人不禁心寒。

  “你想干什么!”木龙拿出了九齿钉耙看着那人。

  “我叫敖丙,是海龙王的儿子,但是为了海中的定颜珠,即海中的暗杀神器,我杀了全族,今天我被锁在这里,就是为了赎罪,而定颜珠。”他拍了拍自己的腰间说道,“还在我的手上,特别想杀人,你们俩来的正好,你们可以防住或躲开两个,却不能躲开23只全满。要不要试试。”

  这时一个飞刀从猪八戒的后面飞了过来,一刀刺穿了他的肩膀。

  “正巧,今天小爷我没有杀够!”敖丙说道,“我的活动范围是湖的全部,你们可以在湖外,但是这样你们打不到我,我打得到你们,这样也太不——好玩了。”

  敖丙快速翻动手臂,铁链到处乱飞,而在铁链中一个血色的身影飞来,手做拳,无名指与中指之间是一柄飞刀,猪八戒赶忙拿起九齿钉耙,两个力量相撞,而这时又有一个金色的物体飞了过来,三力相撞,都被弹开了,唐江熙快速地奔跑,立马接过金箍棒,随后跃起一棍下去,而这时铁链横生,唐江熙一棒打开,谁知迎来了是旁边的铁链的攻击。

  “不要妄动,所有铁链都是相互牵制的,他……”猪八戒看着敖丙说道,“是计算好的。”

  敖丙满头的银发肆意的乱飞,他大笑着,看着猪八戒,拿出了一把弩,猪八戒大叫不好,赶紧离开,这时又有许多飞刀过来。“木龙!”唐江熙一闪,打下了飞刀,谁知飞刀一转刺向了唐江熙,飞刀中带着血气,直接刺进了唐江熙的体内,唐江熙吐了一大口血,这时背后的铁王座显露了出来,铁王座背后的剑飞快地出动刺向了敖丙。

  敖丙脚一甩,打下了飞剑,飞剑快速消失,敖丙眼中的轻视消失了,这时在他的背后也出现了一个银色王座,敖丙一笑化作了飞龙虽然身子被束缚着,但是飞龙还可打法师啊!

  敖丙吐出了许多火焰雷电,火起、雷云,似乎已是繁华雪景。

  木龙手中聚集了灵气,怒吼着,化作了一个健壮的妖,“天罡三·力。”

  木龙快速移动,“天罡二·疾。”

  他按一定方向挥舞着钉耙,竟然形成了一个旋风.

  “愚蠢!“敖丙笑了笑说道。

  既然所有的铁链都是相互牵连,着那么化作旋风卷出所有铁链,那不就是把所有的攻击指向自己了吗?在旋风中血肉飞溅,而木龙还在咬牙坚持,这时敖丙脸色大变,“不好!”

  铁链用来限制敖丙,木龙卷出所有的铁链并凭借自己的力气移动,就相当于在挤压敖丙。

  敖丙的龙鳞在铁链的飞快移动与挤压下飞溅着,敖丙怒吼着变作原型。

  木龙飞向敖丙,九尺钉耙带着铁链像一个铁锤,木龙浑身是血,但是由于天罡九重,身体在不断地自愈,木龙高举着九齿钉耙砸了下去。

  敖丙被砸了出去,吐了一口血,敖丙周围地空气突然变冷了许多,敖丙眼冒红光,手一卷,无数铁链从水底冒出,而九齿钉耙上的铁链也断开了,敖丙的双手卷上了无数铁链,这时水底咔嚓一声,敖丙用力一拔铁链都被拔了出来,敖丙飞到空中,背后出现了银座的虚影以及一只巨大的血龙。

  敖丙手中的铁链到处飞着,他的手朝向猪八戒与唐江熙,天空已是阴云遍布,这时铁链都从敖丙的手中飞出。“仙玉之花,可见血花。”敖丙冷冷地说道,“塞上梅花。”

  木龙一只手抵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灵气罩,谁知灵气罩瞬间破了,大地崩坏,唐江熙用如意金箍棒的碎片组成了一个巨大盾,两人在背后抵御着,所有铁链都发完了,刺进了大地中。

  敖丙大笑,灵力从手中放出,通过铁链到达了大地中,化作一个法阵在两人脚下,一个巨大的冲击波从地底放出,这时天空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天雷将至,雷电的光照耀着敖丙的脸,脸上尽是杀意。

  这时在蓝白色的电光中出现了一束红光,一个棒子从雷电的中央发出,直抵天上与地下,这时天空中的法阵被破坏而地下的法阵也被破坏,只见一个在这巨大的棍棒旁,一只手抵着棍棒,而眼中直冒红光,且是如同猛兽般的竖瞳,唐江熙的脖子处出现了一个火焰般的围巾,围巾直飘。

  唐江熙一脚把带着地狱之火的金箍棒踢到,砸向了敖丙,敖丙立马抵挡,巨大的金箍棒把他压了下去,但是他却也是抗住了,唐江熙利用空间变,飞到了金箍棒上,一拳拳的打在了金箍棒上,敖丙扛着这股巨力,唐江熙的拳头越来越快,一时间,唐江熙突然打穿了金箍棒,一拳打在了敖丙的胸口,拳头随即化作了飞爪,抓住了敖丙,一把砸向了地面,金箍棒上的洞立即复原了,落了下来,飞在了唐江熙的手上金箍棒上带着渗人的火光,唐江熙握住了金箍棒飞向了敖丙,金箍棒从一侧砸向敖丙,敖丙一挡,谁知,这一段的金箍棒突然分裂,到了另一侧,金箍棒又复原,砸向了敖丙。

  敖丙被砸到了墙上,一口血喷了出来。这时唐江熙飞到了他的头上用棍指着他,背后火焰纵燃,湖中的血水都已经蒸发了,这可不是一个湖,这是一个拥有千里深的湖,但是湖水却因为这地狱之火都已蒸发干净了。

  “你到底是谁。”敖丙捂着伤口说道。

  猪八戒也被惊讶到了,这与之前的唐江熙不同。

  “我本为火将,守南天,而受骗,反天,顾天下苍生之苦,心寒,随后即为妖,性寒。”唐江熙说道,背后的火与围巾都消散了,随后就落下了,落进了湖中。

  “这湖是不会干的,血水所化,自然以血水之源。就像你的命运一般,看似燃尽了湖,谁知只是一个开端罢了。”敖丙看着漂在湖中的唐江熙说道,“将军,好久不见。”

  “你……到底是——”木龙看着烈火燃烧,仿佛是人间地狱般的鹰愁涧,凝重地说道,”什么怪物。“

  这时远在佛山的如来,睁开了双眼,眼中是烈火燃烧,随即浇灭,似乎是正在为谁的重生而感到愤怒,天空黯然变色,如来站起,长发飘飘,看着云层之下,仿佛尽是在看蝼蚁。

  “还不死心啊!”

  而在南天门的第二任南天门神将,杨戬同样看向远方天变处,周围的人都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双手环胸说道:“那个男人要回来了。”

  而在鹰愁涧的三人,纵然不知自己引起了佛山与天庭的注意。木龙只是坐下看着鹰愁涧,而敖丙则是在他的对面,两人似乎都在等待水中的人醒来。

  唐江熙自己则是昏迷不醒,他的脑子还清醒,但是身体已无法动弹。这时在水下似乎有一个黑色的身影,笑道:“怎么样,知道我的力量了吧。”唐江熙不说话,从他的脸上似乎看不出什么。

  “怎样,既然知道了我的力量,为何不与我交易。”那人说道。

  “你为什么还没死,我亲眼看着如来杀死你了。”唐江熙说道。

  “我没死,因为你是我的转世,而当时我也在,你也在,怎么可能一个人既死又活的呢。”那人说道,唐江熙躺的位置已经结上了冰。

  “来吧,奉献出你四分之一的生命,然后,许诺一些你会做的事,之后我会给你力量的。”那人说道,邪笑着,似乎在密谋着什么。

  “既然我就是你,你为何还要我的生命呢?”

  “我信不过你,或许有一天你的许诺未能达成,那我就可以用这从你那夺回来的生命自己践行了。”他大笑着,“所以,千万不要死,也千万不要做善人。人间方恶,吾等只可做极恶之人。”

  “魔鬼。”唐江熙闭上了眼睛,这时一个法阵在唐江熙的身下出现。

  上面哟一个黑色骷颅头。这时一股庞大的力量从他的体内迸发出来,随即身体受到了强化,这时在头发的右侧,有四分之一已经变成了白色,是衰老的颜色。唐江熙慢慢起身,站在了水面上,戴上了兜帽。这时敖丙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去佛山。”唐江熙说道,握紧了拳头,他不知道为何六耳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

  “如来必须死!”

  唐江熙那一刻也与他对话过:“为什么一定要重复过去。”

  “受诅咒的南天妖将是我的宿命。”

  “那与如来有何关系?”

  “他是罪之源,无需多言,杀了他,或杀了自己。”

  唐江熙来到木龙身旁,不知为何木龙总感觉现在的唐江熙已经不是原来的唐江熙了。

  他当然不是了,在他的肉体上已经刻上了一个妖魔的纹身,不知是什么像是饕餮,又像是重明,还像是烛龙。这个标志永不磨灭,就像是诅咒一般。

  “受诅咒的南天妖将也是你的宿命。”

  敖丙说道:“我也要去,去了结一件事。”

  “滚滚滚,你自己走你的路。”木龙生气地说道,他对敖丙的印象十分不好。

  “可以。”唐江熙说道,看向敖丙,“不打不相识,白龙将。”

  敖丙看向唐江熙的眼睛,是血红色,似乎从中有一股狼气扑面而来,在之背后好像有千军万马。敖丙笑了笑,是那么的无奈、凄惨,这或许本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三人随即离开,只有猪八戒仿佛当敖丙不存在一般。

  敖丙看了一眼自己待了几百年的鹰愁涧,就这么充满了永久不灭的火,而水也是永久不会干涸的血水。三妖上路,走的还是条不归路。

  我有时在想自己见到了这种英雄,为何还没有勇气反抗呢?呵呵,我现在看向自己牢房外的铁戟、圆盾,看着从锋利刀刃上反射的白光,我知道了,不是我为何没有勇气反抗,而他们为何有勇气反抗,想我年少时也是轻狂,练得一身功法,到了天庭,却因轻狂进牢,却没有因轻狂而出去,可怜白发生,我在监狱中待了五十年,而地上早已过去了几万年了,俗子胸襟谁识我,英雄末路当磨折,只落得白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