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想不想点防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叶天宗

想不想点防御 陨小落 2078 2020.06.30 11:56

  从回忆里收回心思,富贵现在心里就只有两个字,后悔,真的非常后悔。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有这样的九爷老大,还能指望他们凑足自己的盘缠?

  隐秘的做了这丐帮暗地里的龙头老大,这段时间的上供简直让富贵有口难言。

  其实九爷所率领的乞丐不只是那日的十几个青壮,直到富贵到了乞丐窝才惊恐的发现不少更是拖儿带口,老幼皆有,怕是有四五十人。

  一想起那些颤颤巍巍的乞丐大爷,眼瞎手缺腿残的有碍人士,还有一群小萝卜头,拿他们每日哀求所得的铜板递过来,富贵就倒吸一口冷气。

  自己这手脚完好,身强体壮,有文武双全,接受过教育的现代青年,怎能剥削这些老弱病残,劳苦大众?

  这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呀!

  不理会众人诧异的眼神,富贵一把拽住九爷向乞丐窝外走去。

  “放手,放手,有话好说。这是唯一一套体面的衣服,别给我揉折了。”

  九爷颇为心疼的摸了摸衣袖,颇有点不耐烦的对着富贵说道。

  “有啥话不能直接说,我都是你的人了,还这么粗鲁。”

  富贵差点一口老血涌上心头,心中暗道“别,我跟你可没关系,是你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的!”

  他稳了稳道心,一脸严肃地开口道,

  “九爷,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指望说两句好听的,又把什么老大位置让给我,就把这一帮老弱病残丢给我吧?

  我只是个过客,无论有什么目的,也只是为了赚点银子,可养不起你这一大家子,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见到富贵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九爷不禁嗤笑

  “你莫不是昏了头?没你在,日子不也过下去了?

  说实话吧,就是看上你那唱跳的本事,给大家多一个招钱的路,路多了,钱就多了,交给你三成那不是应该的吗?

  再说了,大家一起赚钱,总比你一个人赚钱的多,俺俩就像那戏文中说的'就见那刘二搭把手,赚得金的银的往窝里跑'。”

  听闻之后富贵不由冷静了下来,他的确被这老弱病残的阵容冲昏了头。

  只顾想着自己只身飘零异界,又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假如他们赖上了自己,又是道德绑架,又是情感牵挂,那该有多难受?

  他还能把那些老弱病残都打杀了不成?

  好在现在摆的明明白白,自己就像一个抽成的教席老师,安安分分的教几首曲子,打探点叶莫问要求询问的后世讯息,大不了收的时候少收一点,多教几首曲子作为他们安身立命之本,交完之后自己就立马脱身。

  无论如何,当自己拥有系统的时候,和这些人就不是一路人,还是不要有过深的牵绊,省的害人害己。

  自此,富贵就进入了蛋疼的教练时间,还好这些莲花落在中国民间,本来大多数就是由不同地区的乞丐吟唱流传至今的,虽然也有后世进行增补,艺术化,但还是非常通俗易懂,琅琅上口。

  教学的时候,大家一起戳个棍子,敲着碗,还摇头晃脑地跳起富贵独门秘籍乞丐舞,其中还伴随着“大爷大娘行行好”“小白菜地里黄,三岁呀,没了娘。”

  那场面,堪称群魔乱舞,惨不忍睹。连富贵脑中的叶莫问,也忍不住吐槽,这些真的目不忍视,搞不懂富贵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这段时间,富贵可没忘让九爷搜寻了信息,也把那一身门面衣服借给富贵让他去茶馆,商会,镖局了解了不少各地的消息,这其中也包括叶天宗

  果不其然,在叶莫问莫名消失后,威震一方的叶天宗便逐渐衰落了,从叶莫问消失到现在已经有200多年了。

  其原因五花八门,有的人说当初那盖世巨擘叶莫问神秘消失,其实是被以前仇家给打死的。

  对此,富贵脑中叶莫问不屑的嗤笑,他叽叽喳喳地在富贵脑中说道,

  “打得过我的都不愿意跟我打,打不过我的都不敢跟我打。还有人敢打死我?

  像他这种随口造谣的,要是我还能出去,一指头戳死一个,再戳死另一个,谁来谁戳死谁!”

  不得不说,不知道是不是灵体丢失的问题,现在只有一个黑煤球大小的叶莫问越发暴躁。

  一旦想象它,一个黑球,在脑海里气得又蹦又跳的场景,富贵就想笑。

  也有人说,当初叶莫问的那把绝世巨剑扔在了叶天宗门口的星碑林里,有无数人窥探,叶天宗也有几次险遭灭门之祸,所以才衰败下来的。

  对于这一点,叶莫问倒没有反驳。他沉默了一下,对富贵说,

  “有些记忆,我的确不记得了。不过他刚刚提到的时候,冥冥之中似乎有点感应,反正你也要功法,到时候去看一下吧。

  那把剑很特别,但在那堆装饰品中,没有特殊方法应该没有人找得到。没准还真在那里。”语气颇为复杂。

  富贵也默默记在心里,继续听那些人吹牛。

  没想到,说着说着楼就歪了,那几个聊天的人似乎对视了几眼,声音陡然就小下去了,手不停地笔画着,不时的还散发着“嘿嘿”的怪笑。

  若不是富贵脱胎换骨,听力远非凡人,都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听我五婶的二大爷的儿子的侄子听他朋友说。”又或者是什么“圣女”“身材”等等奇奇怪怪的东西。反正一时间,桌子内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富贵不由一阵无语。

  果然,无论是哪个世界,一群男人坐在一起聊天,漂亮妹子或者是花边新闻总是引起共鸣。

  没一点成熟的样子,富贵暗暗嘀咕。他对这些大人的世界感到绝望,外加鄙夷不屑→_→。

  他深吸了口气,对着旁边叫道,

  “小二,给我旁边那桌来壶酒上几碟小菜,加个凳子。”

  一边又恬不知耻的凑过去,开口道,

  “小弟请几位哥哥喝碗酒,介意搭个座吗?”

  又在那几位大哥懵圈的眼神中,透露天机,

  “圣女,本子,润,略懂。嘿嘿。

  ๑乛v乛๑嘿嘿。”

  在座的大哥中有一人接过了小二递过的椅子,让出个位置,大家心照不宣。

  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