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藤仙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 圈套

藤仙记 雾眠 2178 2020.09.16 17:00

  连意最终还是跟连舒澜借了灵石,跑到宝器阁把灵兽袋买了。

  然后不顾小黑的挣扎,把它塞进了灵兽袋,吃的那么胖,在袋子里好好修炼,减减肥吧。

  她出来的时候,特意看了陈列在那儿的一排排的法器。

  只是法器罢了,但随便一件至少上万的灵石。

  甚至有一些都不要灵石,都需要用其他宝物等价替换。

  连意就看到一管长箫,标注着只要一株二百年份的沥冰草换。

  还有诸如此类的,有要灵草的,有要其他法器的,甚至还有要灵丹的。

  宝器阁的林掌柜告诉连意,这儿有好些法器法宝都是修士放在这儿寄卖的,要求也是那些修士的要求,他们只是在中间抽一成的费用罢了。

  宝器阁第一层大厅里都是一些法器,法宝级别的还需要移步二楼,如连意这样儿的,连买个灵兽袋都扣扣索索的,又只是个炼气小修,是没资格上去的。

  连意刚出了宝器楼的大门,就看见好些人似乎把她家老祖宗和姐弟围住了。

  她皱皱眉,直觉遇上事情了。连忙加快步伐,跑过去。

  挤开人群,远远看见连外和连舒澜站在前面把花小朵和老祖宗拦在后面,两人表情不渝,似乎和前面几个人理论着什么。

  连意凝神细听,只听见那个为首的男人极为盛气凌人的声音:“搞清楚,刚那老女人和臭小子打闹的时候撞到我了,你们难道没看见?”

  后面的随扈连忙附和:“不知道我家公子是谁吗?什么人你们都敢撞,是瞎了么?”

  连外显得很气愤:“我们撞你了是把你撞伤了吗?也不是故意的,而且轻轻的一下,我已经道歉了。”

  连舒澜冷笑着拉了拉连外,对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就开喷:“陈世豪,别在这像狗一样吠,怎么,你们陈家跟我们连家在外面斗还不满意,在宗门下面的坊市,也要打一架,丢丢人吗?”

  那陈世豪脸色顿变,火大的很:“连舒澜,你个臭丫头别胡说,怎么了,可是你们撞人在先,还不兴我讨个说法了?”

  连舒澜哼了一声:“大家来评评理,这混账被我家曾祖和弟弟打闹的时候撞了一下,我们已经道歉了,他一没伤着二没跌倒,居然狮子大开口要五万灵石?!”

  “陈世豪,你怎么不去抢啊?”

  只是周围的人群指指点点,无有一人敢上来出头的。

  连意皱眉,心说,此人当真蛮横,随便一撞,要那么多灵石?都够去宝器阁挑一件法器了。

  她不由打量着男子,面相似乎还很年轻,修为看不透,听连舒澜的意思,似乎认识,还和连家有龃龉。

  眼皮浮肿,脚步虚浮,倒像是个醉汉,可不像修士。

  她这一打量,倒把陈世豪的目光引了过来。

  他非常不客气的上下打量了一遍连意,邪笑,用下巴点点连意:“听说你们家后人回来了,灵根资质很不错,就是这丫头?”

  “啧啧啧,炼气四层?喂,你几岁了?”

  连意没搭理他,径自走到连外身边去了。她看了看自家的四个人,看起来衣服平整,显然除了言语冲突,还没有发生肢体上的。

  就算打架,连意也不怕,她家澜姐可是筑基修士,那男人修为连意虽然看不透,但她也不是笨蛋,能干出在坊市叫嚣寻衅的肯定不会是多厉害的人,否则也不会只在这儿叫嚣了,早就打上了。

  她是怕误伤老祖宗。

  连意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是故意的,八成是跟连家有点矛盾,又看到他们修为比较低,觉得好欺负,才故意过来找事的。

  谁知道连意的不搭理还把那男人惹毛了,他没动弹,他朝后面的随扈使了个眼色。

  那随扈是个炼气六层的男子,看起来似乎三十来岁,比这陈世豪生的还要老相。

  那随扈得了暗示,一脚跨出,上前就抓住了连意的胳膊:“臭丫头,你聋了,没听见世豪少爷跟你说话了?”

  连意毫不留情,手一挥,狠狠打落了他钳制人的胳膊。

  那随扈脸色顿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这臭丫头似乎不是想象中的软柿子。

  只不过,连意虽然应对得当,一直以保护者自居的连舒澜却急了,她急急忙忙的迈上前,想要把连意拉回来,谁知道被早就看在眼里的陈世豪一把挡住。

  连舒澜火冒三丈:“陈世豪,你也是一把年纪了,如果我没记错,你大概也一百出头了,欺负一个年纪还没到你零头的小丫头,陈家的脸都被你丢净了。”

  陈世豪没接话,他似笑非笑的瞥了连舒澜一眼,然后,手一招,他身后的另一个随扈会意,也走了出来,一把就拦在花小朵、连外和连万山的去路上。

  花小朵抿唇上前一步,同连外一起挡在了老祖宗前面。

  那随扈压根没把这三人放在眼里,最高修为不过炼气二层,还有个凡妇,他一个炼气五层的人会怕吗?

  连舒澜咬牙,她冷冷的看着陈世豪:“陈世豪,你什么意思?坊市里可不准动用法术,你莫不是以为仗着你陈家的势力,就敢在这胡来?”

  若不是因为这规矩,连舒澜早就动手了。还跟他啰嗦这半天?

  陈世豪不在意的耸耸肩,依然拦在连舒澜面前不动弹:“知道啊,谁说本少爷要用法术了?那不是显得我欺负你们吗?”

  “可是,你们撞到我这事怎么说?让我咽下这口气,本少爷可做不到。”

  他看着连舒澜不怀好意道:“这样吧,最近坊市西街新开了一家武馆,是本少爷一个朋友开的,里面的擂台能封禁法力,怎么样,敢不敢上去跟我打一场。”

  “只要打一场,不管谁赢谁输,这事也就揭过了。”

  “否则,哼哼,本少爷改主意了,不仅要赔五万灵石,还要那老女人和臭小子给我嗑三个头……”

  刚刚那臭小子是道歉了,可老妇人可没有。

  这下子,连舒澜是真的忍不住了,手腕一翻,一把细如牛毛的木刺转瞬就刺到陈世豪的眼前。

  陈世豪一愣,又似乎早有准备,双手连扬,激发一面盾状法宝,险险挡住了那些木刺。

  就这一下,坊市内尖锐的警报声四起,想必是触动了禁制了。

  没一会儿,穿着凌霄宗特质白色道袍,只在袖口绣着七彩祥云的金丹修士来了。

  一见来人,连舒澜脸更沉了,是陈家的人。

  她这会儿,隐约猜到,自己一家八成掉入陈家的什么圈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