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狗子的奇妙日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陌生人

狗子的奇妙日常 咸鱼盟主 2392 2019.12.07 08:00

  “史尿多,我服了你了,我真的是打心底服了你了。”

  大坑中,朴劫从腋下举起本哈,一脸想要将本哈做成火锅的样子。

  而本哈继续卖萌,企图萌混过关。

  “咱喵有些看不懂你的操作啊……”

  大坑上面,猫老大探出头,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本哈。

  “本哈这是要与人类共存亡,如此伟岸的胸襟可不是你这只反人类喵星人可以理解的!”

  本哈厚着脸皮,同仇敌忾。

  “那你就慢慢地和你的人类主子们共存亡吧……”

  猫老大嘲讽完,拿起管子继续往大坑里灌水。

  “这下可真完犊子了,我说这喵真的有病吧,老子平时还会喂养路边的流浪猫呢,咋好人没有好报呢?”

  “我这是造了哪般子孽?”

  看着已经淹没胸膛的水位,朴劫心态开始崩了。

  没病它会接水管到这儿来?

  本哈骑在朴劫脖子上,在心里吐槽道。

  不过眼前形势不容乐观啊,猫老大继续放水的话,不出两分钟,这大坑里就要多出三具浮尸了。

  “呜……呜……”

  就在朴劫急得抓耳扰腮,不停拔着本哈狗毛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希尔却忽然呜咽了起来。

  紧接着呜咽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肆意的哭声。

  “为什么小咪你也要对我这样……难道我的人生注定要这样一直被伤害下去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让我永远地沉在这里,丧失一切知觉,至少这样没有痛苦……”

  希尔眼中暗如死灰,她缓缓地让自己失去重心,然后整个人沉进了水中。

  大坑上的猫老大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地想要跳下来,不过最后一刻还是控制住了。

  不过它的眼神已经变得非常慌乱了。

  大量的水涌入希尔的口鼻中,一股窒息感瞬间充斥在她的脑海,她本能地想要挣扎,但却什么也没抓住。

  “都这种时候了,我还在奢求些什么?”

  希尔自嘲地笑了笑,身体也在这种绝望下停止了挣扎。

  然而,一只有力的大手,却是硬生生地将她拎出了水面。

  “希尔小姐,你得减肥了啊。”

  朴劫换了另一只手抓紧希尔,然后拼命甩着空闲下来的手,缓解酸痛。

  “hentai君,你这种行为是很不绅士的!”

  希尔看着朴劫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想要挣扎。

  “你都叫我biantai了,不绅士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且我告诉你啊,这只手一旦抓紧你,我就不会放开了,毕竟一名标准的biantai如果抓到了女孩子,不好好疼爱一番的话,那就不叫biabtai了。”

  “你就别想着去逃避了,hihihi~”

  朴劫露出了反派标准的奸笑,就差一句你叫破喉咙也没用了。

  希尔睁大眼睛看着朴劫,刚开始她是有点害怕,不过当她发现朴劫除了抓着她的衣领不让她沉下去,然后再傻笑几句之后,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了,她瞬间就明白朴劫之前话里的意思。

  “hentai君,你……”

  “我什么我,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签名呢,如果签不了的话,我就会从你身上取走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有三个字……”

  朴劫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眼希尔,嗯,身材真的有点料。

  “你果然还是个biantai!不行,我就算死也不能和你这个hentai死在一起!”

  希尔用力推开朴劫,稳稳地站住之后,十分警惕地盯着朴劫。

  “我倒是愿意跟你死在一起哦。”

  朴劫又开始不要脸起来。

  本哈看不下去了,尾巴充足马力,左右轻扫着朴劫的后颈。

  “啊哈,啊哈哈哈……史尿多快停下来,你弄到我的痒痒肉了,啊哈哈……”

  朴劫跟个傻子一样在水里手舞足蹈,连带着一旁的希尔也投来鄙视的目光。

  忽然,倾泻的水柱像是断了根一样,突然没了踪影。

  这样突然的状况让朴劫希尔和本哈心中一喜,抬起头看向了上面。

  “哎呀,咱喵的运气真是不好,关键时候水龙头竟然坏了,真是关键时候掉链子,咱喵去检查原因去了,等一会儿再来收拾你们。”

  猫老大说完,扔下水管从大坑上面消失了。

  本哈心中欣喜的同时,也有了一些疑问,难道本哈的运气真的这么好?

  “你那只喵去干什么去了,它打算放了我们?”

  朴劫他们由于听不懂猫老大的话,所以一脸懵逼。

  “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是这样。”

  希尔紧握着双手,虽然不能确定,但好歹这也给她留了一点希望。

  “咱们暂时是淹不死了,但接下来,恐怕也只能等小玲珑她们找到这儿了。”

  朴劫看着已经到喉咙这里的水位,说道。

  “嗯,也只能这样了。”

  希尔点了点头,靠在墙壁上,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

  “冷吗?”

  朴劫问道。

  “还是有点,不过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希尔回答道。

  “哼……”

  朴劫嘴角轻轻地扬了扬,随后他从脖子上取下本哈,然后像盖围脖一样将本哈放在了希尔的脖子上。

  “这只傻哈虽然脑子不好使,但一身毛却挺保暖的。”

  朴劫笑道。

  喂,有你这么做人情的吗?

  “谢谢你,hentai君。”

  希尔抓紧着本哈的身子,小声说道。

  啧,本哈咋觉得这副场景这么诡异呢?

  哗!哗!

  就在这时,从大坑上面却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响动。

  听着好像是灌木被拨动的声音。

  紧接着一根麻绳从坑口处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朴劫眼前。

  “这是谁……小玲珑她们?不对,她们找到了这个坑应该喊我的名字或者探头看一眼才对,怎么会突然扔绳子进来?”

  朴劫心里觉得十分奇怪,不过现在多想也没有用,于是他拽着绳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了上来。

  爬山来后,除了看见这根麻绳的尾端被绑在了一棵树上,没有看见任何其他人影。

  “这就奇怪了……”

  朴劫心里快要十万个为什么了,不过他还是先将希尔和本哈从坑里拉了出来。

  然后累成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hentai君,你的肾是不是……”

  “住嘴,千万别说!”

  沙!沙!

  忽然,从不远处的灌木中传来几声异响,声音虽然很轻,但朴劫希尔还有本哈都听见了。

  一道黑色人影快速从灌木中蹿出,在林子间穿梭几下之后,便隐匿于这山林之间了。

  不过从背影可以大致看出,这个人应该是个中年大叔。

  “难道绳子是他放的,那为什么放完要走?”

  朴劫心里更奇怪了。

  “是他,是他,是他……”

  与朴劫的奇怪不同,希尔看到那个背影后,像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脸色发白,瞳孔紧锁,嘴里不断地碎碎念,双手也抱在头上。

  “希尔,你怎么……”

  “怎么会是他!!!”

  朴劫刚想询问,希尔突然像火山一样爆发,她失控地尖叫一声,然后蹲了下来抱紧身子,像一只受惊的刺猬一样。

  朴劫吃惊地看着希尔,希尔这种歇斯底里的恐惧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与面对闯入女厕的朴劫时所表现出的恐惧,完全是两个量级。

  “老师,你们在哪!!”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小玲珑的呼喊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