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狗子的奇妙日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疯狂之人

狗子的奇妙日常 咸鱼盟主 2541 2019.12.10 08:00

  回到别墅,来到希尔房门口,无论朴劫怎么敲门问话,房间内都毫无反应。

  这让朴劫心头一沉,叫来服务员,利用备用钥匙,朴劫这才打开了房间。

  然而,眼前除了有些凌乱的房间以及打开的窗户,希尔整个人都不知所踪。

  本哈紧皱着眉头,在房间里巡视了一遍,敏锐地发现了掉落在地上的铃兰花以及窗户上新鲜的脚印。

  “汪!”

  朴劫被本哈吸引了过来,看到这些后,心里猜出了个大概。

  “这位小姐明明一直待在房间的,我们可没有对她怎么样啊……”

  服务员还在不停地解释,却被朴劫粗暴地打断。

  “赶快报警,就说有人被绑架了!”

  “哦……是!”

  服务员愣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前台小跑而去。

  同时,朴劫也没闲着,他拿出手机通知了小玲珑,让她们也帮忙寻找,并且打开了双方的手机定位,因为他这里已经有线索,应该可以很快找到希尔。

  收好手机,朴劫要来了一个手电,往窗外照了一下之后,又捡起地上一朵铃兰花,放在本哈鼻子前让本哈闻。

  “铃兰花分布得并不密集,即使有手电光照着,我也不一定能看到,这时候你的鼻子就派上用场了,记住这个味道,希尔的安全就靠我们了!”

  朴劫表情很严肃,虽然掉毛之仇让本哈十分不爽,但本哈是一只理智的哈,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

  “汪!(ojbk)”

  “那就……”

  出发还没说出,猫老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宠物室里出来,满脸疑惑地走了进来。

  “喵?”

  这是朴劫视角听到的声音。

  “大哈一号,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是本哈听到的声音。

  “希尔遇到危险了,我们打算去救她,你去吗?”

  本哈问道。

  “危险?”

  听到这两个字,猫老大下意识地紧张起来,“要去”两个字刚想说出,却被其硬生生地拦在了嘴边。

  然后,又是沉默。

  “你特喵的还敢回来?算了,先救希尔要紧,史尿多,出发!”

  朴劫一只脚踏在窗户上,另一只脚猛地用力,帅气翻过窗户,动作行云流水。

  然后脸着地。

  “哎呀,好尴尬啊!”

  你tm就不能走正门吗,又浪费不了多长时间!

  本哈额头上鼓起一根青筋,然后一跃而起,轻盈地落在窗户上。

  “她见到咱喵,会责怪咱喵吗?”

  刚想跳下去,猫老大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本哈不知道,但本哈可以确定,她现在需要你。”

  本哈并未回过头,或许是觉得这种背对着说话很装X,又或许是单纯懒得回头罢了。

  然后,本哈撑开四肢,跃下窗台。

  来了个正宗狗吃屎。

  尼玛的,是哪个混蛋把窗沿打磨得这么滑的!

  怕别人翻窗时候摔不死是吧?

  “史尿多,你落地的姿势没我好看!”

  “汪!(滚!走!)”

  沿着路上掉落的铃兰花,朴劫和本哈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猫老大爬上窗台,看着本哈离去的背影,一动不动像是石化了一般。

  过了一会儿,它拿出一张破布条,上面印着怪力喵独有的猫爪,正是怪力喵给猫老大下的战书。

  猫老大伸出爪子,将布条撕了个稀巴烂,啐了口唾沫之后,它纵身一跃,完美落地,沿着路上散落的铃兰花一路跟了上去。

  ……

  森林某个角落。

  希尔感觉到鼻尖凉凉的,像是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滴在上面。

  而且,还有点冷。

  “我这是……”

  随着感觉的复苏,希尔逐渐恢复了意识,她睁开眼,发现是一滴露水滴在了她的鼻尖,而她本人靠在一棵树下,手脚被紧紧地绑了起来。

  “你醒了。”

  不远处,那个山羊胡男人察觉到了希尔的动静,走了过来,问道。

  “哈啊……”

  见到这个山羊胡,希尔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随后她感觉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

  这个男人竟然没趁她昏迷的时候对她下手?

  “你……把我绑到这里干什么?”

  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这让希尔稍微安心了一些,她鼓起了勇气,问向山羊胡。

  “很简单,我请你到这里来就是想要一个证明,证明你已经原谅我了。”

  山羊胡说道。

  “原谅你?”

  希尔听完愣了一会儿,随后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对自己母亲以邪教洗脑,对年幼的自己欲行不轨,害得自己家庭四分五裂,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了无法抹去的阴影,这样的人,她绝对不会原谅!

  死也不能!

  “你需要我的原谅做什么?别用良心发现来忽悠我,我不是傻子。”

  希尔冰冷地看着山羊胡,她没有选择立刻回答,虽然她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

  “当年那个单纯的小丫头倒长进了一些,那咱们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你知道你当初的行为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山羊胡瞪着希尔,情绪变得有些狂躁。

  听到这句话,希尔却突然笑了。

  这个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如果当初你咬牙忍忍过去了,老子也不会被抓起来,然后被判三年!老子本来在外面呼风唤雨的,还有份正当的好工作,全tm地被你毁了,你知道这三年我怎么过的吗!”

  山羊胡已经吼了起来。

  “那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吗?”

  希尔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出狱之后,我本来想着算了的,就当被一个不识好歹的疯女人咬了一口,但出来之后,全能教已经解散,我只好到处去求职,可每家用人单位都以我有案底为由,将我拒之门外,连老子想当最低级的清洁工服务员,都特么当不上!”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能够接受我的,但却需要我提供被害人的谅解证明,能够证明你已经原谅了我,这是我唯一能够在社会上立足的机会了,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将证明弄到手!”

  山羊胡手掌一握,眼里透着血丝,整个人偏执得有些癫狂。

  “所以你就把我绑到了这儿?”

  希尔只觉得十分可笑,问道。

  “按照普通的方法恐怕见都见不到你,所以我提前蹲伏了一个月,终于找到了这次机会。”

  “听好了,这是你唯一一次能够弥补老子创伤的机会,老老实实写一封谅解书,签上字,再拍一段你说原谅我的视频,我就放你回去,咱们以后从此不再相欠,再也不见!”

  山羊胡掏出手机,对着希尔不耐烦地喊道。

  “哈……”

  “哈哈哈,让我做完这些之后,你就可以安安稳稳地过你的日子,然后不带丝毫忏悔地过完你这一生?”

  “老娘只回你一句话,做你娘的千秋大梦!只为了满足一己之私,活生生地拆散了一个原本美好的家庭,时隔多年之后竟然没有丝毫悔意,反而变本加厉地逼当年的小女孩写一个什么狗屁证明,畜牲!禽兽!简直就是个人渣中的人渣!”

  “老娘绝不会让你如意,老娘死也不做!”

  希尔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的勇气,头一次敢这么暴躁地痛骂这个男人,或许是一直压抑着的怒火,又或许是跟某个人接触后,心态上发生的变化。

  “哼,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反正老子也没想着让你自愿。”

  山羊胡露出一抹疯狂的笑容,他右手缓缓地摸向了身后……

  “呔!混蛋,放开那个女孩!”

  就在这时,朴劫带着本哈来到了这里,朴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一声吼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