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有所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女子又如何

吾有所求 寒冬无漫雪 2068 2020.03.06 23:30

  我虽不是什么挂名的大夫,但下毒手法一流,这哪是什么病?!气死老娘。

  也好,不需要了,自己以后不需要帮助别人了,不需要内疚了,反正没有人需要自己。

  真好,自己爱自己就可以了,什么都不用管。无官一身轻啊!

  苏墨染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最热闹的地方。

  茶馆最受欢迎的就是说书人了,人们最喜欢喝着茶,吃着瓜子,然后津津有味的感受着这个听书的感觉,也算是一番闲情雅致。

  苏墨染起初开茶馆的目的就是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下听故事,这样的自己想要代入哪一个角色都好,体验不同的生活。

  苏墨染也在旁边坐着,细细的打量着周围的人,周围的人满满登登,慕名而来的人充满好奇和憧憬,像苏墨染这样的小姑娘确实凤毛麟角。

  饶是人如此之多,但是在苏墨染随意的扫了一圈,来茶楼的人都是男子,除了自己之外。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显而易见,女子地位低微,对在闺阁中的小姑娘严苛至极,就算是妇人出来抛头露面也是会被别人指指点点。更甚者是像苏墨染这样未出阁的小姑娘。

  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是这样,但像赵风华这种身份地位极高,丈夫对自己的约束没有普通民妇那样的严重。

  因此,权贵之家女子的身份地位也决定了丈夫对你的尊重程度。

  苏墨染自然是可以感受到身边异样的目光,但是自己一点都不在意。

  周围的男子时不时地撇着这茶楼唯一的小姑娘,觉得像苏墨染这样的女孩子一点都没有什么廉耻之心,平常的女子就算是出门的话也会戴一个帷帽。

  亦是觉得小门小户才教养出这样的姑娘,况且这姑娘的姿色更是平常普通,所以自然也就是没有什么人搭讪,甚至还是有一些鄙夷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徘徊。

  苏墨染也是难得清闲,自己今日本来是要扮作男子出来的,因为毕竟是行走方便一些。

  自己早上一时兴起想要美美的打扮自己一番,毕竟女为悦己者容嘛!自己身为本身的欣赏者,自我欣赏那是常态。

  想着就想到了刚刚,也是有一些恼火了,今天早上心情这么好,怎么就出门不顺利了呢?遇上这么一个登徒子!

  好心帮忙还不要!故意装病老娘看不出来吗?气死我了!

  越想越生气,小脸憋得红彤彤的。平复了好一阵苏墨染才把此事抛之脑后。

  然后就开始自饮自酌起来。坐姿也是很随意的那种。由于身边都是男子,所以很多的人的目光就是在自己的身上了。

  苏墨染这个样子在别人的眼中就是觉得实在是有损风气,不知廉耻。

  邻桌的一人直接站起来,指着苏墨染就开始骂。

  “当真是世风日下!怎会有如此的女子?”

  立马就开始有人附和,“真是一个荡妇!”

  “此子不知廉耻!”

  “许是患了疯癫之症。”

  ……

  苏墨染看着自己的茶杯,眼睛都懒得抬一下,另一只手轻轻托腮,小嘴轻轻地嘟囔,“好心情彻底没有了……“

  罢了,心情不好就要彻底发泄出来!淑女吗?不存在,反正是装的。

  苏墨染懒懒的站起来,轻轻地打了一个呵欠,“你们还有谁要说我啊!大家一起来呗!”眼光一扫众人。

  这话语很平常,眼神也很平常,不知怎地,周围确是顿时安静了下来。

  周围的人本来就是有很多的人对苏墨染不满,但是此刻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倒是瞬间让周围的人都噤声了。

  其貌不扬,但这个女子好像是本身就有一种气质,能够震慑住别人的气质。

  看着她站起来,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苏墨染轻笑,声音清脆,走进那个指责自己的人,看着他道,“怎么?没有了?”

  苏墨染又扫了扫周围,“既然没有了,那就让我来说吧。”

  “说一些大道理以你们的迂腐的思想我知道你们不明白,所以我就不说了。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以德服人。”

  下巴轻抬,有一丝骄傲的意味。

  苏墨染轻笑,看着这几个指责自己的人,本想自己还是先礼后兵要好很多,但是无奈啊!

  这些人长得真的是不尽如人意,说话还咄咄逼人,看着就糟心。

  所以……今天这茶馆的说书人没必要出来了!且看自己撑场子吧!

  苏墨染想到了矫揉造作的贵女们,现在这样的机会适合自己发挥啊!

  苏墨染瞬间进入状态,看着窗外,自带一股淡淡的忧伤。

  道,“我今日来这里喝茶听书都是我花钱愿意来消遣的,好容易从我阿爹那里拿了几块钱,终于可以来目睹一下茶馆的风采。”

  “我花了钱,所以店里的人都愿意招待我,所以我们都是一样的席位。所以我到底是犯什么事了,烧杀抢掠还是吃你家大米了?需要你们这样来指责我!?”眼睛里总是有泪水在打转。

  周围的人听到这么一番话也是觉得没错,花钱消遣,只要钱到位就能够享受什么,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况且咱们西戎国也没有明确的律法说女子不能出门。这样看来,确实有些站不住脚了。

  这个小姑娘看着年纪尚小,我们一群大男人,欺负这样的一个小姑娘,让人家骑虎难下也不是君子所为。

  所以周围的人也都是惭愧的低下了头。

  这几个人直接朝着苏墨染嚷嚷的几个人,现在也是面露尴尬之色,总是觉得周围的人就是墙头草。正想辩解什么。

  苏墨染直接咄咄逼人的对着几个人说,“你们几个,说我是荡妇?我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你们这样的诋毁?”

  “我不知道我只是喝喝茶到底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仅凭如此就断定我是一个不好的人,如果你没有亲眼所见我到底是荡在那里,那么就是诽谤罪!”

  几个人脸色有些难看了,在西戎国诽谤也是可以判罪的,让自己享受几天的牢狱之灾。

  但此法虽有,但是西戎国朝廷也没有特别的关注,且朝廷之人中饱私囊严重,除却大事,不然这等小事谁会管?

  颁布至今,没有人因这项律法受到制裁,所以现在小姑娘一提,周围之人才隐约的想起来真的是这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