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有所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不要也罢

吾有所求 寒冬无漫雪 2046 2020.03.05 21:18

  苏墨染也不打算打什么招呼了,直接打算跳窗走了,反正现在自己真的是在坚持一下下自己就要伸出援助之手了!

  急急忙忙的说了一声,“公子,你忙吧!我先走了。”就打算从这个窗户跳下去,二楼,自己还是顶的住,没有什么感觉吧!?

  不过……苏墨染可能是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不会武功啊!再怎么向往人家武林人士,自己也是一个渣渣,此乃无可争辩的事实。

  然后来到了窗户的面前,大喇喇的开着,恩……改变主意了,自己好像还是有一些的恐高的。

  苏墨染尴尬的转回来,看着在那里认真喝茶的偏偏俊公子。

  算了这就是天意吧!老娘帮他治好也是难得的行善,自己现在姑且一试,真的是当我不行啊!

  这么简单的毒药难得到我?惹什么麻烦,我本身就是麻烦。

  罢了,这个公子应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他也算是给自己造福了。

  苏墨染转头看着这个公子,“也许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

  这个一脸温和的公子面上本不显,但是这一番话过后,喝茶都有些停顿了。

  笑了笑,没有接话。

  苏墨染觉得奇怪,这人的目的不就是要自己救他吗?现在为何如此做派?

  此人彬彬有礼的看着苏墨染的眼睛。

  道,“姑娘,我介绍一下,在下姓陆,在家排行第二,字尘宣。”

  苏墨染不解,难不成这也是一种礼仪?说正事就要自报家门?

  耐着性子道,“哦,陆二啊。那陆二公子我们可以说正事了吗?”

  心中却是觉得这人怎么磨磨唧唧的。

  陆二看着这小姑娘的眉心已经有一些隐隐的不悦了。

  自己恶趣味的觉得这姑娘的表情很是生动,自己看了就不想挪开自己的目光了。

  看她这样一板一眼的,自己就想要逗逗她,不由得想要看看这小姑娘炸毛的样子。

  “那礼尚往来可好?我也想要知道姑娘的名字,也好有个称呼,不然姑娘与我谈正事,我怎么称呼姑娘才好呢?”

  苏墨染越发的觉得这男子好生啰嗦,内心已经想用银针给这个叫陆二的男子扎许多的小窟窿了。

  但苏墨染面上不显,一本正经的回了一个礼,“小女苏白。”瞬间端庄了许多,此番感觉气质都提升了一个度。

  苏墨染看着陆尘宣,内心告诉自己淡定。

  自己八岁出来混,形形色色的人自己未尝没有见过。

  只是帮助别人倒是头一次,未曾想竟然如此麻烦!

  但是这陆二不知怎地,和自己的小厮低语几句,便不说话了!!!存心气我?!

  足足等了一盏茶的功夫,纵使是脾性再好,难免也是要骂人了,难不成这人故意耍我?或是个登徒子?出来偶遇大家闺秀的。

  看这身打扮,人模狗样的,苏墨染轻轻地摸着下巴打量着这个人。衣服料子是极好,但是可能就是租来充排场的,瞬间多了一丝鄙夷。

  算了,不论身份,不管其他,决定好了让他挡我的第一个病人,我就暂且勉为其难的不嫌弃他了吧!但是就目前而言的话……

  苏墨染呼了一口气,用眼睛霓了霓陆二,“我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嘴角微微一扬,“中毒哦~你挺惨。”

  “哦?姑娘何出此言?”陆尘宣上挑着自己的眉毛,饶有兴味的看着苏墨染。“小生平时身体健朗。“

  “健朗……莫怪小女子眼拙,未曾看出。”苏墨染的视线随意的扫着陆二的全身。大胆又放肆。

  “眼拙说我有病,那我还真不敢治疗了。”陆二似笑非笑。

  苏墨染平静的看过去,不卑不亢,道。“陆公子,您言重了,我只是看你的病我刚好能治而已,想来也是有缘,就想着互相帮衬一下。但是现在……没有必要了。”

  苏墨染也有想过自己救死扶伤,但是在如今这样的乱世里,自己目前还没有能力。活下来好像就是显得弥足珍贵了。

  治病救人,不是自己的夙愿。深闺宅院,亦不是苏墨染所求。

  所以刚刚的恻隐之心也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一些。自己本就不该同情心泛滥。看吧,自己尚且没有被别人接受帮助的资格。

  最重要的是……人家不需要自己治疗。在哪里,自己都是一个多余的人。

  但是自己也还没有能够被一陌生人看出情绪的时候,很快掩盖住自己内心那微弱的情绪。

  眼睛直直的看着陆二,“我所救之人,必当是值得尊敬的人,许是兢兢业业的茶楼小哥,许是辛苦种田养家之人,但却不是你这般贪慕虚荣之人!”

  陆尘宣身体微微僵硬,任谁都想不到这么一个姑娘会有这样的见地,身处内宅,人人都是一株浮萍,深闺女子亦是如此,且多数女子一生想要嫁一个好人家。

  任谁会有这么大的格局,就算是身居庙堂之上的人,身份门第只见还是及其常见的。也很少说出这么一番慷慨陈词,如今在一个小姑娘口中听到,亦是有一些震撼的。

  眼中也流露出赞赏之意,这女子果真不一般。

  陆尘宣旁边的小厮还是急切地说,“姑娘你误会了,我们家公子的病就是从小就有的,一直是这样的脉象,每位大夫都是这样说的。不过不是什么中毒,是公子自小月份不足造成的。公子从小就是这番的体弱……”

  陆尘宣轻咳两声,这个小厮就没有说话了,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家的公子。

  小厮真的是急的团团转,“哎呀,公子,咱们还是早点回家吃一副汤药吧!您这样的身子骨在外面偶感风寒的话,真的是不知道何时才会好了!可一定要把今年挺过去了。”

  小厮说着说着就快要哭了起来。一脸伤心欲哭的样子,苏墨染嘴角抽了抽,自己看见女人哭哭啼啼的还算正常,但是这个男人吧!

  怎么看怎么别扭。不是自己不懂得怜香惜玉,现在的下人都是这般的脆弱?苏墨染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苏墨染衣袖一甩,老娘没有那番闲工夫看主仆演戏!

  

举报

作者感言

寒冬无漫雪

寒冬无漫雪

女主的性格很矛盾,现在觉得奇怪的地方后面都会有交代的。

2020-03-05 21: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