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有所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赵氏发怒

吾有所求 寒冬无漫雪 2032 2020.03.19 00:00

  过了好几个时辰,这场大火才算是扑灭了。

  这场大火几乎把西苑所有的东西都毁去了,一草一木一物好像都未曾留下。

  更何况是人了!大家都想着或许是烧成了灰烬。或多或少都是可怜这个养女。

  再怎么说都是老爷堂堂正正带回来的养女,怎的竟混成了一个笑话?!

  与此同时,养女跟嫡母的故事也在王府中散开。

  赵风华在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的情况下,就背上了骂名。

  但是西苑的这间屋子便也毁了,或许以后也不会有西苑的说法了。

  也正因为如此,西苑的主子因为一场大火被整个王府中人所知晓。

  岂料,大总管带人搜罗许久,奈何这场大火太过于彻底。仿佛把人生活的痕迹全部都抹去了。

  更加让人觉得糟心的就是,纵火的原因,纵火之人都没有一点线索。更何况都是无从查起的案件。

  一日之内,舆论发酵的速度暴涨,王府之内,市井之中,皆是一桩桩谈资。

  由于此事在市井之中的影响颇深,瞬间王府的名声坏到极点。

  关于这个养女的故事,在坊间也算是传开了……

  舆论以可怕的速度暴涨,在云城瞬间传开了。再加上前几日的街道曝尸案,王府瞬间成为众矢之地。

  “也不知这可怜的女子到底活下来了没有?”

  “按此火势,一般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

  “王家丢了这样的一个养女不亏吧?!”

  “当然不啊,王家也有自己的子嗣,只不过啊没有嫡出的,那位大夫人……”

  大家心照不宣,都没有挑明了说。

  这般议论到目前为止充斥了街头巷尾的每一个角落。

  出去采买的丫头急急忙忙的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大总管。

  大总管拿不定主意,无奈之下还是打算跟大夫人商量一下对策。

  总管来到大夫人的院落,和扫洒丫头通报一声。

  大总管焦虑的左右渡步。没过多久,大丫鬟香枣便把总管迎了进去。

  这时候,赵风华一个人坐在那里摆弄着桌上的小物件,许是什么人淘到然后送来巴结她的新鲜玩意儿。

  道,“大总管现在行事怎的这般不稳妥?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情了?”

  大总管赶忙道,“大夫人,西苑昨个儿晚上……”

  赵风华头都没抬,直接打断了大总管没有说完的话。

  “够了!昨个儿那么大的动静我会不知晓?无需多说。这诺大的宅院我交给你打理,便是信任你。”

  顿了顿,道,“你若处理不好,我也可以给别人机会。市井之事,确实有些棘手,我已派人去散播其他的家族秘闻轶事。”

  大总管弯下腰行了一个礼,“定不负夫人所托!老奴定会做好自己本质之事,市井之事一概不干涉。”

  大夫人终于是满意的点点头,“没事就去忙吧!管管那些小丫头。”

  “可是夫人……”大总管欲言又止,“老爷那边似乎瞒不住了……”

  大夫人目光一凛,顺手把那个稀奇的小物件扔到地上。

  道,“那也轮不到你操心!!!”

  香枣朝着大总管使了一个眼色,大总管匆匆的退了出去。

  香枣过来熟练地给赵氏顺气,道,“夫人,可别气坏了身子。”

  赵风华渐渐地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香枣识趣的站在一边,默不作声。

  “火势查明了没有?”赵风华开始问香枣。

  香枣摇头,“说是年久失修,许是天灾!也可能是里面住的那位点了蜡烛尚未熄灭,所以直接引发了火灾。”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奇怪,赵风华昨天才刚刚派遣了婢女过去查探以及送药。怎的昨晚就发生了这等子事。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让香枣去查探小丫头这个养女的病情,还是让杂役丫头去送药,自己都是光明正大的。

  赵风华得把自己慈母的形象树立出来,毕竟这么些年下了这么多的毒,用了这么多的药,断不可放弃才是。但此番算是搞砸了。

  及笄,本是自己利用的开始。但……这大火倒是来的蹊跷。难不成是这个贱种知道我的心思?

  八成只是巧合。赵风华打住了自己的想法。没有深究。也没有多想。

  但市井的流言蜚语更是不正常。难不成自己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不成?

  赵风华看着香枣,“那市井那边的留言是怎样传出来的。”

  香枣面露难色,“夫人,这件事情跟官场上的人没有关系。我查了在云城的其他家的暗线,显然是不知道的。”

  赵风华也终于是放心了,幸好不是官场上的,不然也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才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抿了一口茶,“那民众那边问了吗?难不成是民间的势力?”

  香枣摇头,道,“夫人,许是我们想错了。我查到做个儿晚上我们宅院乱作一团的时候。昨天那几个壮汉还在我们府上作客。”

  赵风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就是那几个送尸体回来我们府上的人?”现在想来,最有可能的就是这几个人了。

  香枣继续猜测,“夫人,你要知道,这男人虽不喜欢街头巷尾的讨论别人的家事,但是若有什么话一般都会和自己的妻妾炕头唠叨。女子啊!最喜欢的就是到处串门唠嗑。”

  继续道,“说的人多了便也传了出去,这谣言最是恐怖,一传十十传百。所以目前这是最大的可能。”

  赵风华点点头,“是啊!有多少男子会对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弃如敝履?”

  “夫人……”香枣劝慰道,“总有一天老爷会看到你的好。”

  赵风华眼睛里满是浑浊,已经是没有任何的期待了。这么些年,再大的期待也都在冷漠中磨平了。

  赵风华沉默了一会儿,道,“香枣你也出去吧!我乏了,小睡一会儿。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了。”

  香枣行了一个礼,正欲打算出去,赵风华又叫住了她,“告诉大总管,好好查一查那个小厮是怎么死的。此事无论如何定不可跟我们王府沾上关系,知道怎么查吗?”

  香枣点头,退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