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有所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西苑走水

吾有所求 寒冬无漫雪 2021 2020.03.18 00:00

  苏墨染道,“板子领了没?”

  轻轻脸色顿时不好了,“姑娘!我晚一点再去赵大总管。”

  苏墨染揶揄笑道,“这板子想什么时候领就什么时候领?说起来,这几年来,也是大总管一直以来看在我们轻轻地面子上,暗地里帮衬我们,不然我们也不可能这么自由。”

  轻轻没有听出姑娘的弦外之音,依旧是呆愣愣的站在那里。

  苏墨染接着道,“轻轻,再向我道声谢。”

  轻轻哑然,撒娇道,“小姐……”我害怕大总管。不过还是没有说出来。

  因为小姐让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怎么会拒绝啊!

  苏墨染看着轻轻远走的身影。

  兴趣斐然,浅吟道,“少年心事千阙歌~太阳底下事事新鲜~样样可恋~”

  确实,对于王府来说死一个仆役不算什么,甚至惊动不了王家的任何一位主子。

  一个大主管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解决。只需要散点钱财就好。这也在苏墨染的意料之中。

  王家实力强劲,以自己一人之力万不可贸然作对,所以苏墨染也是希望自己跟王家最好不要有矛盾。

  但是今日赵风华的架势,看来是需要有所行动了。不过……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该吃吃,该喝喝。

  苏墨染随意的摆弄一下自己的小物件,百无聊赖的做到铜镜前自我欣赏一番。

  不知为何,苏墨染依旧是喜欢这般恬静淡然的环境。这么些年来,回到这个小窝。苏墨染自己都会感觉道内心的平静。

  许是外面待久了,心灵依旧是需要一个归宿的。原本以为自己心灵的归宿或许是茶棚。

  但现在看来,还是喜欢这个充满危险的地方啊!

  不知为何,苏墨染思路跳脱的想到了一个及其严重的问题。

  就是小丫头还没有把药材分类熬汤。自己却催促着小丫头过去找大总管领罚!?

  苏墨染内心不由得暗自诽腹自己脑子有病。总喜欢看这般打情骂俏的样子。此番算是误事了。

  只好自己给自己穿上这些繁杂的衣裳。自己总不可能在房间以外的地方穿着里衣乱晃吧!?

  自己苦着脸杂七杂八的收拾一番,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但是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走过去一旁认真的挑拣着药材,虽然自己觉得这些药材没有那么的简单。

  但是苏墨染虽有一定的灵敏度,但却不是神,这些东西一眼是看不出来的。

  只能以煮沸的方式看此物的成色,才能以此断之。苏墨染忙活好一会之后,才把不同种类的几种药材都熬出了汤水。

  苏墨染眉头紧皱,几种药材熬出来之后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闻起来都有一股清香。

  这股清香,不是别的。正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在服用的叶麟子!

  这药极其的独特,自己也服用良久,不然怎会清楚地感知到。这味药材也是赵氏给自己下毒的解药!

  苏墨染不会傻到相信赵氏是真心给自己解毒的。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

  难不成自己的利用价值来了?

  呵,真是讽刺,苏墨染这次倒是要好好的瞧瞧一个当家主母是怎样的对付自己的。

  既然想要自己的病好,那……自己就好呗,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地痞流氓见得多了,难不成我还怕一个妇人?!

  苏墨染倒是无所畏惧,也没有什么好怕的。这一天注定会来到。

  苏墨染看着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煎药台,以及期期艾艾买来的紫砂壶,现在都是惨不忍睹的等着人来收拾。

  苏墨染直接略过,葱白的手指指着无辜的器皿。

  道,“你们等着轻轻姐回来收拾吧!我不喜欢你们脏脏的。”

  然后就大步流星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收拾器皿这类头疼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轻轻贤惠的女子吧!看来自己要好生考虑轻轻跟大总管这门亲事了。

  回到卧室,苏墨染像往常一般给自己洗了一个热水澡。不知不觉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夜深人不静。

  今晚,西苑走水了。

  不知是谁发现的,也不知是谁先嚷嚷的,更不知这个火种是从何而来。

  只是整个王府都不安宁了。

  昨儿个的小厮尸体可以轻松的掩过。但今日的西苑走水却惊扰了每一个人。

  “西苑走水了!”

  “快去!别让它烧到其他的院子!”

  “你们几个,负责备水!”

  “天呐!听说里面还住了人!”

  ……

  各种各样的声音传来,几乎全府上下都在观望火势。

  下人救火,主人观望。几位夫人以及老爷披着外套出来看那边被烧毁的屋子。

  生怕下人能力不足,让火势蔓延到自己的屋子这边。

  西苑许是太偏远了,还和其他的院子隔了一片竹林。所以这边的院子一般是蔓延不过来的。

  所以这边观望的人隔岸观火,也就开始讨论了。

  “我刚听说那着火的院子住着人?我还以为是荒废的!”

  旁边一妇人道,“那可不!听说那是老爷的私生女!”

  环顾了一下四周,凑着问话那人耳语,“大夫人怎可善罢甘休?听说被大夫人丢过去那边自生自灭了!”

  那人面色一变,慌乱的捂住这对自己耳语之人的嘴巴。

  道,“咱们做妾的,不可妄议!我们还要看大夫人的脸色过活呢!”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互相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不敢吱声。

  装做自己好像是从未出过门的样子。

  这火不知怎地,好像一直都在蔓延,控制不住。大总管还在指挥着众多的仆从。

  大总管还是觉得心有余悸。幸好昨个儿罚了轻轻找我领罚。

  但是自己怎会舍得打轻轻板子?只是说给别人听的罢了!

  大总管就惩罚轻轻在自己那屋面壁思过。直到刚刚,有小厮来告诉自己西苑走水了!

  轻轻这个时候突然昏倒了。大总管觉得万幸。

  但这个养女此番倒是九死一生了。

  大总管站在这里,看这火势愈来愈大。自然不可能安排仆役冒着火势进去救人。

  所以现在还是叹了一口气!看来轻轻这番要伤心好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