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有所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心口不一

吾有所求 寒冬无漫雪 2006 2020.03.04 00:12

  此男子低垂着眼睑,一身蓝色的锦袍,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是一双黑色的靴子。修长而优美的手指端着茶杯。

  这男子抬头看向苏墨染,苏墨染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没想到,一不小心的对视,苏墨染就看到一双剑眉下一对细长的桃花眼,让人一不小心就沦陷了下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荡漾着令人炫目的笑容。

  苏墨染一时不查,差点失了神。反正自己不会承认自己被这人的美色迷倒了。

  咳咳。整理了自己的心情。越是这样的男子越是不简单。苏墨染难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面色确是不显,与往常无异,直接了当,“有事?”面对这样的人,苏墨染知道说得多错得多。

  况且对方还看得出是自己所为,算得上是一个聪明人。这样的人亦是防不胜防。

  如果刚刚进来的时候还可以有一点的侥幸心理,现在是万万不能大意了。

  说完就自顾自的坐在了这个男子的对面,贴心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静静地等着这个男子回话。

  这男子还是温润如玉的出声了,“无事,只是在下想请姑娘喝茶罢了。看姑娘也是孤身一人,在下觉得实在是有缘分。”

  “哦?”苏墨染已经恢复自己平时懒懒的样子了,百无聊赖的开口,“没兴趣。”

  “这样啊!”这个长相颇为俊美的男子遗憾道,“那姑娘对刚刚街上死的那名男子可有兴趣?”

  苏墨染看着这个男人,太虚假了!现在才交谈了几句就要威胁我了。

  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露出自己的牙齿,“现在没有兴趣了,被我杀了。”

  这公子突然站起来,一脸的激动,看着苏墨染,“没想到姑娘竟然如此的信任我,告诉在下此等私密之事,令在下不胜惶恐。”

  信任?苏墨染琢磨着这个公子突然抽风的举动,以及自己方才的言行可有不妥之处,思虑再三,郑重其事的看着这个男子。

  “公子慎言!小女子建议你去医馆瞧一瞧。若有什么隐疾,建议公子要向大夫直言不讳。这样才可以治好。”

  这公子嘴角抽了抽,还是笑着看着苏墨染,“其他大夫的医术定没有姑娘好吧!姑娘要不给在下看看。给在下施施针怎么样?”

  这厮试探我?用银针杀人本来自己有信心不会被人察觉。

  自己本以为他最多可以猜到自己是杀人凶手,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知道自己的手法,细思极恐,这样的人,远离为妙。打不过我躲得起!多大点事!

  苏墨染这么一琢磨。更加的不怕了,知道就知道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低眉顺眼的看着自己的鞋子,道,“施针有风险,一不小心……就没命了。”

  那男子又面露惊恐,欲言又止,似是下定决心一般。

  道,“那姑娘可否为在下把把脉?”

  “……”苏墨染无言,难道这厮试探自己的医术?

  总觉得此人不善,远离为妙。

  不过现在自己是易容啊,以后看见这人自己也会绕着走,心情自然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

  苏墨染有些烦躁了,这人真是难缠,“我医术不精,总是在帮别人治病时把别人治死了。”

  那个公子笑着说,“无事,当姑娘的病人是我的荣幸。”

  苏墨染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这样抓狂的心理,现在这种不痛不痒的感觉特别的想要狂揍这个男子一顿,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苏墨染接触到脉象的那一刻,心中瞬间波涛汹涌,脉率无序,脉形散乱。

  乃无神之脉,提示神气涣散,生命即将告终。

  这公子不简单,苏墨染觉得很大的可能是这位公子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症状。

  苏墨染很快敛住自己的情绪。

  道,“你无事,估计你是受了刺激,神经错乱了。”

  “在人受到很大的刺激,超过他的限度,就会产生短暂性的疯癫。你刚刚都是疯癫之举。”

  意思也就是你脑残。

  男子爽朗的笑声传来。本来也是逗这个小姑娘玩的,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般秒人,真的是有趣!

  不过自己此番的身体状况真的没有检查出来?

  苏墨染心不在焉的随便说了一些,这样的症状为何会出现在一个这般生龙活虎的男子身上?

  苏墨染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所以……这公子应该是中毒了,才导致脉象如此。为什么这样的毒药自己也是有一些的熟悉之感?

  但是自己还是觉得不应该多管闲事,现在自己身上还有很多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不可多生事端!

  苏墨染终于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了。多管闲事这样的事情自己也不会做,毕竟自己……现在还没有能力去帮助别人。

  现在就看着他这样吧!想来这个公子也是一个大富大贵的人,一定会有人能够知道他是中毒的,应该没有那么多的庸医说他是生命慢慢的消逝吧!

  应该没有人说是生老病死吧!应该可以就好的吧!苏墨染也是一直在安慰着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没有想到这个公子温和的看着苏墨染,“不瞒姑娘,在下活不过二十岁,有先天之症,也就是今年很有可能就是与世长辞了。”

  “能够在去世的时候遇到姑娘这般有趣的人,也是在下的福气了。”

  苏墨染看着这个公子,本就是萍水相逢,自己没有理由救。

  不过……还真的是庸医!中毒了都查不出来!这怎么可能是先天之症?

  不知为何,这个毒自己就是觉得熟悉,但是具体的记忆又是一片空白。难不成自己八岁之前就会治了?

  而且,自己应该可以治好。

  苏墨染内心一直是有两种声音在催促着自己,那叫一个急切啊!自己也是纠结。

  苏墨染还是觉得自己赶快走吧,现在自己实在是不能就这样的留在这样的是非之地。

  自己还是早早地做打算,不然的话自己可能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这双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