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就是太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偏殿书房

我就是太子 天方也谈 3274 2019.12.22 00:06

  王公公听李学问关心宫女之言,止不住手捏兰花指,再拂来拂去道:“哎哟!我的太子殿下哎,你一向就是这样宅心仁厚,凡事总想着奴仆下人们。你可得要为自己想想啊!要把什么都想起来……”

  “嗯?”

  李学问闻言一愣。

  原先的太子殿下是个宅心仁厚的主?不像啊!他梦境里说,勾结外番,借兵十万谋反,等不及了要做皇上。

  也不知现今皇上是不是还年富力强,如果才人到中年的话,那么,起码还有几十年好坐,太子殿下心急要上位,也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有两件大事。

  如果要做稳太子之位下去,好好保住自己脑袋的话,一是断绝跟外番的联络,如前所想打倒中书令何大人,踩死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除一切勾结外敌的痕迹。

  二是找到真的太子殿下,弄死他,否则祸国殃民。烽火狼烟一起,倒霉的可是老百姓啊!刀兵过处,尸横遍野,十室九空。

  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必须要阻止这场战事。

  这也许就是老天要让他来到此的原因。

  “呃,王公公是吧?宅心仁厚么,我是看她们跑得太快了,不安全啊!天雨路滑,尤其还是青石板上,摔一跤的话那可够呛!”

  李学问呵呵一声,耸了耸肩。

  看来之前的太子很善于伪装,把大奸大恶都通过假仁假义来遮掩过去了。不过挺好的是,他始终还是树立了美名,有了个好名声。

  如此的话,今后自己行事也就方便得多了。

  “可不是么,太子殿下说的极是。”

  王公公咧开嘴灿烂地一笑,显得十分宽厚平和。

  要不是他刚才在面临刺客时轻描淡写地露了一手,谁能想得到他竟然是身具惊世骇俗功夫的主。

  “太子殿下时常教导我们,抱善心,行善事,如此必多得天助。我朝有太子殿下,他日必定更为国富民强,威加海内,德泽天下四方。”

  宝珠姑娘更为灿烂地微笑起来道。

  她的笑容十分好看,明媚阳光。整个形象气质,更显得淡定从容,看来平素太子殿下没少调教。

  如此甚好,先把那家伙找到再说,务必灭了他,以绝后患。

  如果老天有眼,要他来这朝做个仁君,想必也是如此同意的,不违背天意。

  李学问现在对老天那是特别有一种敬畏,古人云天理昭彰,诚为良言也。

  李学问正在心里计议着这事,不一会儿,那俩宫女中的一个忽又冒雨跑了回来。

  正不知什么事,只听她气喘吁吁地问道:“王公公,该请哪个御医啊?”

  王公公这一下简直气得要差点吐血而亡,浑身一摆又舞了个兰花指,变得没了好脾气。

  只听他改为怒气冲冲地道:“瞧你个猪脑袋真是够蠢的,你去了后就说太子殿下需要御医,还不排着队的就来了吗?”

  那宫女闻言一愣怔,立刻想明白了,点了点头道:“是哦!多谢王公公指点,那我再去……”

  然后又打起飞脚地跑去。

  王公公看着她的身影消失,止不住大摇其尊头道:“这宫里的宫女啊!除了宝珠姑娘等几个外,就没了点聪明伶俐点的了。我们别在这外面了,进屋去吧。”

  偏殿书房的钥匙在这个时候已经找着了,这可够不容易的,都过去老大一阵时间了,是得要找个安稳妥当点的地方,最好能换身干净的衣裳。

  能得立马洗个热水澡的话就更好了,这是李学问心中的愿望。

  太子殿下的书房十分阔大,里面好几间。

  有休憩的卧室,有喝茶的客厅,都古朴典雅,十分精致。

  书房里么,最多的当然是书了,书架摆满一个大屋子。

  首先进去看见四壁跑一圈都是,中间又有几排书架,都是各种线装的古籍。

  宫女宝珠姑娘轻车熟路进去里间休息卧室,取出一套干净衣服鞋袜,赶紧让李学问换上。

  李学问再进休息卧室去,慌慌忙忙换了衣服出来,感觉舒服多了,只是大家都还是浑身湿淋淋的,令他有些不好意思。

  “不如你们都去换了干净衣服吧,这样浑身都打湿了,伤风着凉的话就不妙了。”

  李学问一开口,立即宫女太监们分两批,轮流去换了干净衣裳来,暂时都来在书房伺候着太子殿下。

  原先的太子殿下看来涉猎甚广,书籍分门别类,有经史子集。

  这个李学问当然熟悉,经为儒家经典,史为历朝正史,子为诸子百家,集为诗词汇编文集。

  不过颇为奇怪的是,这里书房的东西,除却儒家经典相同外,其余三部分都不是他所熟悉的朝代东西,没有啥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令他大为奇怪。

  经部除了四书五经,别的注疏也都与后代李学问所见的不同。

  当然了,朝代都不一样了,自然不会出现相同的东西。

  这就实在不知来的是何朝何代了。

  李学问止不住抠了抠脑壳,拿起书桌上摆放着的几本诗集,翻看了下,也还颇为不错。

  现在可还没兴趣和心情去看这里的书,去研究弄清这里的朝代。

  李学问心中有事,还是自己的身份问题,十分没底气没谱得很。

  “我怎么可能就成了你们的太子殿下的了呢?”

  在偏殿书房的喝茶客厅里,李学问茶水喝不下去,又抠着脑壳,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他望着宝珠,感觉这个宫女实在漂亮,止不住心念一动。

  要不是觉得自己已年过四十,起码要大过她一半多,真想把她收了。

  他需要一个女人,像宝珠这样漂亮的属于自己的女人。

  “啊!有了。你们非说我是太子殿下,你们太子殿下多大了,我有多大了,知道吗?”李学问看着王公公问道。

  “哎哟!太子殿下,你这不是在考老奴我吗?我这要都不知道我死了算了。太子殿下你呀,今年刚举行了成人大礼,二十啦!年底就要娶太子妃了,我们都盼望着呢。”

  “嚯嚯嚯,所以这就对了。我老李呢,今年四十三了。皮粗肉厚,不是你们二十岁的太子殿下细皮嫩肉的了吧?你们可要看仔细了。”

  说到这,李学问伸出自个的手。

  一看,见了鬼了,手指皮肤变得比之前要好许多。

  再一摸下巴,没有胡须茬子,一点都不扎手。

  刚才他换衣服得急忙,没有注意到这些。

  他记得有两天没刮胡子了的,这下郁闷了。

  止不住再大皱眉头道:“没道理啊!怎么会这样?”

  “哎哟!太子殿下,你怎么说的自己比皇上都还大一岁,呸呸呸!这是大不敬啊!下次千万不能再这样说了。”

  王公公慌慌张张再举了个兰花指,撇了撇嘴,瞪了旁边的宫女们一眼。

  他这是恐吓她们不要随便乱说出去的意思,这可是对皇上大不敬的话……说出去引起事端,同罪受罚,严惩不贷。

  弄不好,拿她们去沉塘喂鱼的都有可能,这种事宫里以前也是有的。

  “懂我意思吗?”王公公鼻孔里冷冷“哼”了一声,扫视大家一眼后再威严地威胁道。

  他不明说,但吓得那些个宫女们浑身一颤,差点都跪下了地去,都纷纷道:“明白了,王公公!”

  “明白了怕了就好!要管好自己的嘴,这是在东宫,要是出了岔子纰漏,太子殿下虽然仁慈宽厚,但我要弄死你们就像捻死一只只蚂蚁一样容易。”

  王公公又一摆头,“哼”了一声,兰花指拂过得非常流畅。

  李学问看得瞪大了眼睛。

  “太子殿下,你放心好了,你对皇上大不敬的话,不会传到皇上耳朵里去的。”

  王公公转瞬间变了个脸色,看着李学问脸色笑成了一朵花。

  不过也没所谓了,反正大家以为他脑壳出了问题,已经去请了御医,只是都那么久了还没来。

  夜晚,还有雷声不断。

  李学问经御医诊断是受惊过度,暂时性癔症才胡说八道,人话就是吓得神魂出窍,暂时还没归位,多吃几副药就好了。

  然后被猛灌药,不停去出恭解手,小便都是中药味道,搞得他很辛苦。

  又去上了趟厕所回来,忽然想到,既然天意如此,弄他来这里做了太子殿下,人都重返二十岁,应该还有点别的特殊之能罢?

  乘人不备打出一掌。

  “咔嚓”一声,偏殿廊柱,水桶粗的顿时被他掌力隔空劈断。

  了不得,如此巨大力量,震动得整个偏殿都颤抖起来,吓得里面呆着伺候他的太监宫女们以为被雷击了,偏殿要跨,惊惊惶惶大呼小叫纷纷跑出来。

  白天都吓坏了的,心有余悸,能不怕嘛。

  “咋回事呢?”李学问假装问道。

  “不知啊!太子殿下,应该是被雷劈了廊柱,都断掉了!”

  王公公摸着脑壳,在廊上灯笼光照下,脸色吓得惨白。

  他功夫是好,不过,房子要垮下来照样压扁他,不能不怕。

  “吹!都没闪电,哪来雷劈!雷公电母不是一对吗?”

  李学问摸了摸下巴。

  王公公又使劲抠脑壳,完全不明所以:“是啊!太子殿下!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弄不好是刺客!想要隔空劈死你,用最霸道的真气,不过打偏了!”

  “哪有这种可能,这得要多大的真气力道,当今世上,有这样的高人吗?是谁?”

  李学问过去看了看廊柱,硬是被当中劈断。

  自己这隔空大老远的呢,看来世道是真改变了。

  反正他不做声说出这号事咋回事,让王公公猜去。

  王公公脑壳都抠烂了,还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世高手能被请来暗杀太子殿下的,他数来数去,各种情况不吻合,搞得相当痛苦。

  这样也好,给点事他做,让他去这样费脑筋去。

  不然总盯着要他喝药,受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