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当训练家开了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舔狗与鬼斯更配哦~(求推荐票!)

当训练家开了外挂 入梦中不愿醒 5114 2020.07.30 23:58

  翌日。

  早上8点整,在精灵训练场附近的街摊喝了碗油茶、吃了几根模样神似呆呆兽尾巴的‘油条’,李贺带着六尾赶往省体育馆。

  公交车上,李贺疲倦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三伏天,再加上昨晚又熬夜爆肝,李贺现在只想在有空调、沙发、躺椅的选手室美美哒睡一觉。

  “溜溜~溜溜溜~~”

  喝着哞哞牛奶,六尾再咬一口德芙巧克力:

  “溜(≧ω≦)/!”

  德芙黑巧的苦味混杂着哞哞牛奶的奶香,一起轰炸在味蕾上,六尾心情愉悦。

  ヾ(✿゚▽゚)ノ终于不是次品巧克力了溜!

  刚下车,李贺就被几名记者围堵在省体育馆大门口。

  “李贺选手,下午的赛程已经提前公布了,你的对手是E组的种子选手唐风,唐风选手的精灵可是幽灵属性的鬼斯,请问你有几分把握?”

  “李贺选手,我发现您喜欢把六尾放在肩膀上,是为了磨练臂力吗?”

  “李贺选手,有人说你对战不靠实力,全靠脏,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秦都青少年杯到了今天,已然走上高潮,上午的比赛一完,接下来进行的便是十六强决胜赛,关注度只会更高,记者团也是如同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群般,堵在了大门口。

  叹了口气,李贺有气无力的回答问题。

  与李贺相反,六尾好奇的冲着镜头‘哈’了口气,雀跃的叫了好几声:“溜溜溜……”

  嗖!

  结果因为早上吃的太饱,六尾打了个饱嗝,一缕火苗从六尾口中喷出,吓得记者团整齐的后退了好几步。

  与此同时,其他选手也在接受着采访。

  大家都是华丽的青春闷骚年纪,对于上电视这种事情,嘴上说‘也就那回事,好麻烦的说’,实际上心里美滋滋。

  无独有偶,鬼斯的训练家,有点小帅的阳光大男孩,E组的种子选手唐风也在接受着采访。

  “唐风选手,有人说你的鬼斯就会用舌头舔,对此,你的看法是?”

  面对镜头、记者的追问,唐风阳光一笑,幽默说道:“爱舔不好吗?舔到最后,大获全胜。”

  “苟嘶苟嘶!”

  从唐风的身下窜出,如同一个紫黑色鬼火球的鬼斯咧着大嘴,嘿嘿直笑。

  探出大舌头狠狠舔了一下摄像头,鬼斯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一句话:

  老子就爱舔,不服咋滴啊?(正统蓝星联盟华夏区东北音)

  又问了几句,眼看时间快到九点,一名身材娇小的女记者凭借体型优势挤到了最前面,快速问道:

  “唐风选手,我相信李贺选手的对战你也看到了,面对李贺选手的脏套路,你有把握吗?”

  闻言,唐风跟鬼斯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的笑道:

  “没事,我们更脏,是吧,鬼斯?”

  “苟嘶苟嘶!”

  回应唐风的话,鬼斯伸出大舌头舔了唐风一下,直接把唐风舔湿了。

  ……

  早上九点整,十六强战的剩余八场对战迅速开始。

  直到中午,剩下的八个小组的种子选手全部突围而出,成为了十六强选手。

  十六强选手之中,除了李贺、伍瑛瑶以外,其他全是秦都青少年杯信息百科论坛评出来的种子选手……

  当从季子铭的电话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李贺默默想着:

  “难道是我过于真诚,难得说了一句真话,没有渣小陶一回,才害他输得辣么惨?”

  “不,我出发点是好的,谁让小陶不信我。”

  “再说了,让小陶遭遇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毒打,帮助他成长,他应该好好谢谢我才对。”

  挂断电话,李贺回到选手室,伍瑛瑶和林夏樱已经等他好一会儿了。

  三人聊了几句,便走到场地边缘观看起了下午的对战。

  “今天我爸爸也会来。”伍瑛瑶平静道。

  “伍会长也会来吗?我听说秦都一中的校长也会来,据说帝都训练家总会也会派代表过来。”过了一晚上,林夏樱明显从情绪低落中恢复了过来。

  “对战开始了。”李贺插了句嘴。

  就在三人说话间,陆续几名新嘉宾有说有笑的坐在了嘉宾席上,其中就有一个中年帅光头,正是伍瑛瑶的爸爸,伍会长。

  介绍完嘉宾后,解说员顺其自然的将观众的注意力引到了对战场上。

  十六强决胜赛,第一场,对战开始!

  十六强决胜赛是乱序排列,第一场是混血儿马萨卡选手的皮卡丘对战苏晓选手的独剑鞘。

  最初,皮卡丘边快速移动边用电击攻击,很有效果,打得独剑鞘不得不接连躲闪。

  中途,独剑鞘以自身的剑鞘硬抗住了一击电击,飞速接近皮卡丘,逼迫皮卡丘打近战,独剑鞘一剑剑连环斩出,剑光如暴雨般攻去。

  皮卡丘被迫用钢属性招式钢铁尾巴跟独剑鞘对拼。

  但是,面对着独剑鞘根本不停歇的连续斩击,皮卡丘渐渐气喘吁吁。

  迫于压力,皮卡丘也无法集中精神,凝聚电能施展电属性的攻击。

  “独剑鞘这是要把皮卡丘拖垮。”李贺看出来了苏晓的打算。

  独剑鞘施展攻击,只是剑身一动。

  但皮卡丘却要扭屁股,舞腰,还得使劲蹦跳。

  在观众紧张的视线中,最终,皮卡丘被独剑鞘一剑斩在头上,筋疲力竭的倒下。

  随后的第二场战,天蝎还是老套路,用放风筝战术,笑看对手中毒倒地,毫发无损。

  嘉宾席上,伍会长翻了下赛程安排:

  “下一场是李贺跟唐风?”

  伍会长心道那个老木背地里又给李贺出了什么阴招?

  伍会长最近发现,只要有黑锅,往木校长头上扣就对了。

  “幽灵属性鬼斯对火属性六尾?”秦都一中的钟校长客观点评道:

  “六尾的优势不是很大啊,这只鬼斯的隐身突袭技巧很熟练,现阶段的六尾无法利用超能力发现鬼斯,这一场很被动。”

  “对于李贺选手来说,这是一场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战,心里压力也很大。”

  钟校长默默替这位小同学捏了一把汗:“是一场苦战。”

  沉默了一会儿,钟校长惊奇的发现……

  居然没有人迎合他。

  钟校长很费解:“???”

  从开局看到现在的几名嘉宾没吭声,钟校长能分析出来的,他们也能,但是万一呢?

  没人爱打脸,所以干脆当没听见。

  伍会长看着是一大老粗,实际上是玩大针蜂的狠人,阴着呢,一看情况,伍会长也不接话。

  观众欢呼后,又激动的议论起来:

  “接下来是谁和谁打?”

  “大帅哥李贺和阳光点的唐风。”

  “幽灵属性对火属性?就看鬼斯的偷舔能不能舔中,要是舌舔击中,六尾一麻痹,岂不是一舔击中,几舔带走。”

  鬼斯的舌头舔是幽灵属性的舌舔招式,有一定概率让对手陷入到麻痹状态。

  一旦麻痹,局势就异常的被动。

  在观众的议论声中,李贺也看到了工作人员的招手示意。

  “小心点,别让鬼斯舔中了,一麻痹就遭了。”伍瑛瑶叮嘱了一声。

  “你可以让六尾跳到对战场的栏杆上,这样鬼斯从下方攻击的话,能发现的更快一点。”吃了败仗,又看了这么多场比赛,林夏樱也灵活了起来,建议道。

  “我尽力而为就好。”李贺早有打算。

  另一边,唐风的小伙伴们也在给唐风出谋划策。

  “稳住,不要受到李贺的挑衅,一定要稳住。”戴着平光镜的男学生再三叮嘱。

  “从下面舔!”微胖的男生道。

  临上场前,唐风握紧拳头挥了挥:

  “放心吧,这场对战,我和鬼斯一定不负众望,让你们目瞪狗呆。”

  随着李贺和他的对手唐风走出选手通道,来到圆形对战场两侧,解说员再次介绍起来:

  “我左手边的这位是李贺选手,在之前的对战中,李贺选手的六尾次次出人意料,说实话,我都有点粉了。”

  熟练的激起观众的情绪,解说员指着右手边又高声道:

  “我右边这位,唐风选手,唐风选手的精灵是鬼斯,鬼斯我就不用多介绍了,幽灵属性中的大佬精灵耿鬼的初始形态。”

  “身为幽灵属性训练家,唐风选手注定要走上脏画风。”

  “这位两位选手谁会赢得八强之位,让我们拭目以待!”

  听着解说员的声音,不仅现场观众在互动,就连秦都青少年杯官方直播间的观战人员也互动起来。

  “这是一场脏之对战,就看谁能脏过谁。”

  “鬼斯:我超凶,六尾:我超萌。”

  “萌能当饭吃吗?上,鬼斯,舔死可爱的六尾,舔到它浑身麻痹,再战不能。”

  “李贺,我爱你,就像大针蜂爱吃蜜!”

  听到这句话,李贺迅速扭头,结果看到一个大叔在挥舞荧光棒。

  尽量保持微笑,李贺头皮发麻。

  不在理会观众的声音,李贺小声跟六尾耳语,复习起了作战计划。

  末了,李贺补了一句:“十六强奖金是四位数,赢了直接蹦到五位数,六尾,你懂的。”

  “溜!(ノ)`ω´(ヾ) ”六尾自然懂,这就是街摊炒面跟必胜客披萨的区别。

  另一边,唐风也在跟鬼斯低声道。

  “鬼斯,记住了中途绝对不能在意李贺的话,也别被六尾萌骗,六尾就是看着萌,实际上切开是黑的。”

  把大眼珠子当球,鬼斯一边用舌头接,一边嘿嘿点头。

  鬼斯:乁(•౪•乁),舔就完事了,哪有这么多废话。

  听到裁判的哨声,六尾蹦跳到了场地中,鬼斯时隐时现的在半空盘旋。

  对战一开始,看了鬼斯一眼,六尾直接闭上眼,浑身的毛发无风自动,仿若一簇簇火苗。

  本想戏耍六尾一下,给六尾表演一下活吞眼珠子以及吓人表情‘(;´༎ຶД༎ຶ`)’的鬼斯颇感无趣:

  ┑( ̄Д ̄)┍

  “六尾闭上眼?”

  “这么骚操作的吗?靠第六感打?”

  “你怎么知道人家六尾不是眯着眼。”

  没有在意四周的杂声,唐风心里明白。

  这是在预防鬼斯的催眠术招式。

  在前期,催眠术招式能让对手陷入到睡眠状态,几乎是决定胜负的手段,但施展这个招式需要媒介,大多数的精灵都是依靠目光的对接。

  鬼斯也是如此。

  唐风没有下指令,鬼斯隐匿起来,李贺也不知道鬼斯在哪里。

  场地上的气氛逐渐趋于凝重。

  “就是现在!”突然,唐风大喊一声。

  观众们吓了一跳,再定睛看去,什么都没发生。

  “我……吓老子一跳。”

  “这小唐看着阳光,玩鬼斯还配假指令,真腹黑。”

  看到李贺、六尾居然没什么反应,唐风奇了,这么淡定?

  不是认输就是有诈。

  随着时间流逝,李贺等的心累,打了个哈欠。

  “就是现在,上,鬼斯!”唐风再次突然喝道。

  李贺不可避免的心一跳,再看向场地,还是什么都没有。

  吓我?

  默默记在心里,李贺决定一会儿报复回来。

  内心数了几秒,唐风尽量不动声色:

  “四……五,六!”

  鬼斯跟唐风早就约定好了,在他第二次大喊的六秒后,立刻猛攻,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所以六秒一到,没有从六尾的下方,也没有从六尾的身后,鬼斯突然出现在了六尾的身侧,果断一击舌舔招式攻了过去。

  带着麻痹效果的舌舔招式被鬼斯用得熟练极了,大舌头一伸,就舔在了六尾身上。

  “舔中了???”

  唐风还有些诧异。

  这不就……结束了吗?

  赢得这么快,好猝不及防啊。

  舌头舔在六尾的身上,鬼斯脸上的戏谑表情蓦然僵住,由‘乁(•౪•乁)’变成了好烫的惊吓表情‘(°Д°)’。

  轰!

  发现鬼斯中招,六尾也不在隐藏,催发起了‘火花招式与火焰刀秘籍上的诀窍’,全力使出了‘火焰衣’招式。

  一层火焰从六尾体表熊熊燃起,让六尾的体型看上去整整大了一圈。

  与此同时,在六尾的火焰中,还有一层薄薄的白光,正是再来一次招式的雏形。

  从上场,六尾的体表就附着着一层浅浅的火焰,与毛发混在一起,难以分辨。

  鬼斯的舌舔招式舔在了火焰上,不仅没有效果,舌头还被火焰灼伤,鬼斯也反过来中了六尾的再来一次招式。

  舌头红的滴血,甩着舌头,鬼斯拼命远离六尾:

  (◢д◣),烫死鬼了!

  “这是什么招式??”出乎意料的情况让唐风当场愣住。

  不慌不慌,先远离,再战。

  这样一想,唐风喝道:“快,鬼斯,用黑雾招式给自己降温。”

  黑雾招式能让精灵释放出带着特殊效果的黑色冰雾,能够让全场精灵的状态变回原点。

  这一招比较难练,鬼斯至今只能喷出带着冰点的雾气,跟空调一样。

  唐风的目的就是让鬼斯给自己降降温。

  然而……

  再看了眼场地,唐风懵逼了:“我让你用黑雾,你为什么又舔上去了啊!?”

  场地中,身上环绕着白光,刚离开一定距离的鬼斯面色巨变,被迫再次接近六尾,用出了舌舔招式。

  顺其自然的伸手,六尾把燃烧着火焰的爪子放在了鬼斯的舌头上。

  鬼斯:ヾ(。 ̄□ ̄)ツ,我不想舔,可是身体自然而然的就舔了上去,这能怪我吗?!

  “六尾,伸爪,继续用再来一次。”

  李贺面带笑意,稳了稳了。

  六尾的再来一次招式只是雏形,估计效果只能让对手被迫的连续1到2次使出最后使用的招式。

  但效果不够,次数来凑。

  一伸出燃烧着火焰的爪子,六尾就笑嘻嘻的用出了再来一次招式。

  心里拼命反抗,但‘再来一次’招式效果在身的鬼斯还是不由自主的舔了上去:

  “〒▽〒苟嘶苟嘶!”

  轰!

  这次,火花招式的灼伤效果触发,鬼斯的舌头是真的着火了。

  看到六尾还准备伸爪,最爱吓哭别人的、幽灵属性精灵鬼斯眼珠子真瞪了出来,眼泪跟瀑布一样喷涌而出:

  (;´༎ຶД༎ຶ`),求求你别伸爪了,我舌头都着火了,舔不了了嘶!

  “什么鬼啊这是!”唐风眼角抽搐,他现在的心情就是:

  ヽ(#`Д´)ノ┌┛〃,还能不能好好打了!

  换个位置,六尾伸爪:(´・ω・)ノ,乖溜。

  泪如泉涌,舌头上的火焰逐渐蔓延至全身,鬼斯被迫吐舌头,舔到了六尾的火焰爪:

  (ಥ﹏ಥ),表情逐渐崩坏。

  越舔越疼,越疼越舔,鬼斯心里一万个拒绝,但身体却不受控制,欲罢不能。

  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瓜子,李贺边嗑瓜子,边问道:

  “小唐,貌似没我们什么事了,金鸽瓜子,你要不要吃?我给你扔过去几个?咱俩唠唠嗑?”

  唐风真人pk李贺的心都有了。

  “……”

  看着伸爪爪的六尾,B区8号场地的裁判本以为自己裁了这么多场李贺、六尾的对战,心理素质硬起来了,不会再动容了,结果……

  卧槽!

  这可是神圣的八强争夺战,不是让你调教宠物鬼斯来了啊!

  “鬼斯:瞅啥瞅,老子我超凶,六尾:伸爪爪,鬼斯:舔舔(汪汪)!”

  “好好的一场八强赛,怎么就变成了我家舔狗多乖巧.mp4?”

  “我擦,这不是悲风大帝的‘再来一次’战术吗?!”

  秦都青少年杯官方直播间的观战人员倒是很欢乐,现场观众看得是表情微妙的微妙,懵逼的懵逼。

  说好的十六强血拼战呢?

  怎么变成了……

  ——舔狗鬼斯,在线卖萌?

  望着这一幕,观众都能脑补出鬼斯现在的想法:

  我真不想再舔了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入梦中不愿醒

入梦中不愿醒

五千字大章。   (⋟﹏⋞)!   没票票我就死了~~   求票票~~

2020-07-30 23: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