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都是“孕妇”惹的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天意

都是“孕妇”惹的祸 麽茶茶 2619 2005.11.21 02:14

    “紧急通知!第八号强台风提前在本市登陆,来往航班与公交线路全部告停……”

  当发现到窗上突然暴发的雨点,及海上翻涌的浪尖,有不好预感的他第一时间按开了电视,果然!该死的台风,什么时候不好来这时候来!若瑶……欷皓迅速地扯下架子上的两件雨衣,冲了出门。

  “纤尘呢?”这个死党和她的小绵羊怎么不见了?冰凉的雨水顺着脖子在颈套内滑过,激得她泛起一阵阵的鸡皮疙瘩。

  虽然早就听说有台风要来,却是没想到来得这么急,这么猛!想不到她居然还会碰上“天报”这种事,只是无意中说了个大话而已吧。摸了把湿漉漉的脸,混着雨水里的还有她未干的眼泪。微酸的鼻尖牵扯某种揪心的痛!

  把已经被强风吹折的伞扔进候车亭旁的垃圾筒,坐在湿透的行李箱面,隔着滂沱的大雨看着对街的望海楼,想笑,笑不出;想哭,已经快哭干了……十八楼的欷皓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看着这起浪的海呢?

  对了,她的文章!

  自怀中摸出尚有体温的光盘,还好,没有弄湿,这里面的文章大部分欷皓都看过了吧,但是有一篇,她知道他一定不会看到,那个加了密码的《B&M》文章,里面有它的中文名《都是“孕妇”惹的祸》。

  讨厌的眼泪干嘛又跑出来,再哭就要破她出生以来的记录了。可是,这眼泪却是越拭越来劲地向外涌,她索性犯恼的让它一次流个够。“臭欷皓、死欷皓……居然害我哭得这么厉害……虽然是我不对在先,也不用这样来一次还个本吧!”对着斜飘打来的雨水,她碎碎念,不想动,也不想回家。甚至连本来约好在候车亭等她的纤尘为什么会不在也忘记了去思考,这种失常连她自己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但是她就是不想动,一点也不想动,就这样坐着好了。

  “啦啦啦……骄傲云碰上了张狂的风……”

  这个铃声是纤尘的!?

  “喂——”

  “若瑶啊,不好意思,因为台风出事故,我临时加岗,你自己打的回家,记得打的啊,路上多小心,这台风据说是今年最强的!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拜!”

  良久才从电话的嘟嘟的断线声中反应过来的若瑶茫然的合起手机,看着面前一辆辆满客的的士飞梭而过,不禁莞尔,这种台风天气,要打的怕是比走路回家更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呼呼呼——

  等不及电梯,他直接自十八楼跑了出来,该死的台风和暴雨还不是一般的大,即使他穿着雨衣,也早已经是满脸的雨水,匆匆越过十字路口,转眼便见着了在海堤边的候车亭内坐着的若瑶,手中的黄色雨衣不禁捏紧,下意识的躲在了棕榈树后。那个傻瓜,怎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发什么呆!难道不知道她已经被雨水淋了个透么?

  看着那湿发紧贴着脸的模样,和她脖子上套着的如此明显的颈套,突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可恶。可是他要拿若瑶怎么办?继续留下她?可是钟铤……踌躇的脚步思虑再三,终于还是向着若瑶走去。不管了,他现在只要若瑶不受到任何的损伤,那怕把她继续留下来……或者说,这其实是他的最真实的意愿……

  钟铤!?

  看着那宝蓝色的保时捷擦身而过,紧急刹停在若瑶面前,前行的脚步再次停伫,一步一步地踉跄后退,看着钟铤一脸焦急地冲向若瑶,唇边挤出几乎看不见的笑意,护花使者到场,这就足够了……

  宽厚的背影静静的消失在越来越大的雨雾中,吹走了他手中的黄色雨衣而不自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钟铤?你怎么来了?”骤然发现罩在头顶的雨伞,若瑶后知后觉地对眼前出现的人发出质疑。

  “你怎么在这里?你这是怎么回事?欷皓把你赶出来了!”一把揣起若瑶,钟铤的语气中夹着莫明的怒气。

  “没、痛……”因为拉扯而牵引的脖子抽痛,让若瑶不禁蹙眉轻呼,才让钟铤惊觉自己的用力,忙放松了手中的力度。

  “不是啦……是我骗了你们,我不应该在你们面前出现的……你怎么还和我说话,我骗了你,你不生气么?”摸干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湿湿冰凉,深呼吸地调适着情绪,若瑶努力给了钟铤一个微笑,哈啾、哈啾……讨厌的喷嚏居然这时候来凑热闹。

  “生气、非常生气!”不是没有看到若瑶红眼的双眼,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紧抿双唇,拉着若瑶上车,拿出平时备在车中的毛巾包着若瑶,车子便急驶而行。

  “去那里?”擤着突然变多的鼻涕,若瑶哼着重重的鼻音看向一脸凝重的钟铤,真奇怪,既然说生气,为什么还要拉她上车?

  “去医院!”

  “医院?你病了?”

  “是你!”

  “我?!”若瑶不解地盯着钟铤少见的凝重,他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头痛的避开若瑶怀疑的眼光:“你的脖子明明扭伤了还淋雨,回头要是落下风湿就有得你受,而且现在还一个劲的打喷嚏,八成是感冒。你觉得自己是超人么?能同时抵抗两种病!”

  “没、没这么严重了,感冒我回家吃些感冒药好了……”

  “闭嘴,安静的擦干身上的水,一会乖乖的做检查看病。”突然发飚的钟铤让若瑶吓了一跳,这还是第一次见着钟铤这个样子。虎须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拈的,若瑶只好不解的保持缄默,乖乖地做着钟铤交待的事。怎么一知道她是骗子后,全世界的人都这么容易发火……小声的嘟囔自是不敢让钟铤听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什么?若瑶住院了?”

  在一一核对着住院病房门前的名字,自李妈妈口中得到坏消息的纤尘第一时间赶来了中央医院,真是的,这个死党最近怎么这么黑,什么坏事都碰上了。是不是该去黄大仙那儿祈福了?

  “李若瑶、李若瑶、李……皇、皇甫昂!”

  在灰色的房门前停下了脚步,看着门牌上的名字,混乱的情形再次在脑中闪现,匪徒、枪、人质、警察……和在她面前缓缓倒下的宽肩……他的名字似乎就叫——皇甫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