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都是“孕妇”惹的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新旧友情

都是“孕妇”惹的祸 麽茶茶 2313 2005.07.18 21:04

    “小芸?”

  若瑶和纤尘面面相觑地传递着眼中的问号,看着眼前如白开水般清淡无表情的赵如芸,这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她听见了关于祝学长如此卑劣的行径,竟然没有一丝的反应,难道是刺激太甚,以至于她已经精神崩溃了吗?

  她们都知道小芸象菟丝花般一直以来事事依赖着祝学长,现在突然被连根拨出,自然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重创。她们各自握着小芸的一只手,希望能透过掌心给小芸安慰。

  大概是手心的温暖传到了小芸那边,终于她象惊醒的小鹿张惶地看着若瑶和纤尘,并滑下了珍珠般晶莹的泪珠。回握着若瑶和纤尘,幽幽地轻微抽泣:

  “其实,两个多月之前,我已经发觉晨伟哥不象以前那样和我亲近,常借故躲着我,你们知道我和晨伟哥从高中时就已经在一起,是以两家人都看好我们,已经开始催促着我们的婚事。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嫁给晨伟哥做他的妻子。可是,我听他们公司的一些同事说起过,晨伟哥被公司董事的女儿看上了,并且来往也很亲密。我害怕,我担心晨伟哥会离开我,所以,我在两个月前我生日的那个晚上,和晨伟哥发生了关系。一直以来虽然我家人认同了晨伟哥和我的关系,但家教是很严的,一再地严厉警告我不能在婚前shi身。我为了能让晨伟哥不要离开我,孤注一掷地希望能有晨伟哥的孩子,能让他回心转意。可是,自从那晚之后,我一直都找不到他,不论是公司还是他家,他象是突然失了踪似的,而我也渐渐发现了我有身孕,我很害怕,我怕家里人发现,我怕会被那严厉的父亲逐出家门……所以,那天晚上想要跳海却被你们救了……”再次地诉说感情的变异,小芸的泪珠更象断了线的珠子坠落在光可鉴人的桌面上四溅。

  “小芸,你这是何苦呢!”纤尘蹙眉轻叹,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女人为了挽回那已经变质的感情而作贱自己呢?这世界又不是会因为那变质的感情而停止运转呀!

  “其实,那天你们救了我之后,我第二天就去找了私家侦探社,请他们帮我查晨伟哥的下落。就象你们说的,我总要面对,不管结果是怎么样。前两天,那家侦探社已经给了我所有的资料,说晨伟哥已经和董事长的千金在和我发生关系的第二天飞去欧洲旅游结婚去了。呜……”接过自若瑶手中递过来的纸巾搽拭着已经收不住的泪水,小芸越发的哽咽:

  “虽然说要面对现实,但是,我当时真的觉得已经万念俱灰了,我曾经再次回到打算跳海的那个地方想自杀的……”

  “小芸!”若瑶惊呼,“你怎么可以这么轻贱生命呢!”

  小芸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我现在坐在这里,不就已经证明我没有成功吗?我是不是很没有勇气,自杀都不成?”

  “怎么会!”纤尘急忙回应,“珍惜自己远比自杀逃避来得更不容易,你能够做到就已经证明你的勇气。”

  “纤尘,谢谢!”小芸紧攥着纤尘的手,感动地点头。“不是我有勇气,而是我这次又遇到了一个象你们这么好心的人,他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最终还是放弃了自杀,这要多谢那个先生。”

  “那他说了句什么?”若瑶很好奇地发问。

  “他说‘你要死可以,先把孩子生下给我!’。”

  “这人有病呀,他要你的孩子做什么?”若瑶十二万分的不解。

  纤尘搭着若瑶的肩,“傻瓜,人家那才叫高着,不然小芸可能现在已经和我们天人两隔了,这要多谢那位‘无名氏’。”

  “是啊!”赵如芸轻咬下唇:“他这句话提醒了我,孩子是无辜的,我当初不曾问过他就把他创造了出来,怎么可以只是因为他不能留住他的父亲而抹杀了他生存的权利。”

  “可是,小芸你怀孕的这件事怎么办?要怎么和你家人说?”纤尘担心她要怎么面对严厉的家人。

  “放心!我会坚强起来,为了孩子,我一定要坚强。”

  “这么说,你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若瑶后知后觉地确认。

  苦涩地微笑:“是的,虽然晨伟哥放弃了我和孩子,但我不会放弃孩子,今后我会尽我所能的让他快乐成长!”

  “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若瑶长吁一口气,她刚开始还一直担心她会选择堕胎,虽然这对于一个未婚妈妈来说是最好的办法,可是若瑶怎么也无法释怀一个小生命在未被征询意见下被剥夺了他的生存权利。现在即然小芸愿意好好的养大他成人,她一定也会鼎力协助的。

  隔着餐桌,三人手拉着手,若瑶和纤尘微笑地承诺:“放心,你不会是孤单的一个人,我们会一直帮助你,照顾你的!”

  赵如芸含泪点头,没有想到失去了最重要的晨伟哥,却换来了两个如此情深义重的姊妹,老天算是待她不薄。

  “OK!以后这里就是我们三个人的老地方了!”若瑶轻拍着小芸的手,逗笑道。

  “这里?”赵如芸打量着这充满明亮阳光的咖啡厅。

  “对、就是这里——Forever!”纤尘笑着补充。

  …………

  ……

  ~~~~~~~~~~~~~~~~~~~~~~~~~~~~~~~~~~~~~~~~~~~~~~~~~~~~~~~~~~~~~~~~~~~~~~~~~~~~~~~~~~~~~~~~~~~~~~~~~~~~~~~~~~~~~~~~~~

  “什么?你让若瑶和你住在一起?”钟铤简直头痛得想要发飚,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欷皓的身上,如果被娱记、“狗仔队”之类的抓到话,不是“麻烦”两个字可以概括的!

  “没有办法,她是未婚妈妈,而且被家里赶了出来,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欷皓很冤枉的耸耸肩,坐在皮椅上继续上下挥动着手中的亚铃,既使是在空调室内,如雨的大汗丝毫不减地沾满他裸露的健康肌肤。他也并不想成为绯闻主角。

  “未婚妈妈?难怪那天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钟铤靠着键身室的门边,单手支着下巴磨挲着新冒出头的须根低语,“我怎么早没有发现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