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都是“孕妇”惹的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破碎的美好

都是“孕妇”惹的祸 麽茶茶 2194 2005.07.13 11:45

    那个把头发梳得油光可鉴,一身名牌西装的男人不就是她几乎跑断腿要寻找的人——祝晨伟!虽然这男人与当那青涩的男生在气质上有着天壤之别,但是那分明的五官还是清晰地勾勒出他稍稍发福的轮廓,他——,就是她曾经痛心恋着的学长!再看向亲昵靠在他肩上浓妆艳抹的女人,怎么会?学长怎么会选择了这种女人而抛弃那可怜善良的小芸。对,小芸!她还要向学长求证小芸的事,虽然看着眼前的情况就已经可以想象得到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她还是抱着仅存的希望,迈向了祝晨伟……

  “学长,好久不见!”站在祝晨伟的身旁,她努力笑着虚应。

  祝晨伟错愕地回头,半晌才恍然大悟地起身:“哦,学妹,是你呀!”

  浓妆艳抹的女人不甚满意地盯了若瑶一眼:“晨伟,这女人是谁?”

  祝晨伟忙弯下腰,阿谀地解释:“没有什么,以前高中时候的学妹而已,不是很熟的。”

  紧攥着的拳头抵着腹部,若瑶几乎想要呕吐腹中仅存的黄胆水,这会不会是她弄错了?那个阿谀着的男人怎么会是她心目中事事美好的学长。

  “那干嘛突然找你?该不会是什么初恋情人之类的骚货吧?”女人不屑地撇着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我在遇见你——MY LOVE之前,从来就没有和任何女生交往过,我的爱只为你而存在。”祝晨伟厚颜无耻地谀笑奉承,完全视周围人士的肠胃不顾,起码若瑶便是最为反胃和恼怒的一个。

  见女人笑逐颜开,祝晨伟不耐烦地回过头冷漠地对若瑶摆摆手:“招呼也打完了,就这样吧。”

  强忍着胸中蕴量着的怒火,若瑶力持平静地冷冷道:“我是要和学长说说关于小芸的事。”

  祝晨伟象触电似地弹起,睁大眼睛瞪着若瑶:“你……”。她怎么会一副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真是不妙。

  对着那已经扭曲变形的脸,若瑶不带任何表情地一字一句弹给祝晨伟:“你是要在这里说,还是移驾尊步呢?”

  搓着手,勉强应笑着:“也没有什么事,我们去那边说好啦,老婆,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先喝着汤啊!”一边哄着满脸生疑的女人,他一边急速地向那稍为隐蔽的洗手间前的屏风和花坛之间的空地上驻足,他知道若瑶一定会跟来。

  “你……嗯……她……还好吧!”

  “好?什么叫好,是跳海死了,不再纠缠着你叫好吗?那真可以算是‘好’得不得了!”若瑶讽刺地反问,直说得祝晨伟冒出一头冷汗。

  “跳海?不……不……要说笑,又不是什……什么事,用……用不着吧!”

  “用不着?你说得轻巧,要一个怀着你孩子的未婚少女怎么办?她要独自面对各方的压力,你却在这里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你还算是一个男人吗?有本事做就没胆承担吗?”

  “我……我也不想,可是雅丽是公司董事长的女儿,男人总是得为自己的事业和金钱寻找最适合的投资方向,我娶了她不但有了雄厚的金钱作后盾,还可以放开手大干一场……”

  “雅丽?刚刚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你就为了自己的事业宁愿牺牲那多年的感情和腹中正在拼命生长的孩子?”若瑶几呼想要大声吼出来,是什么让那温柔的学长变得如此利欲熏心,如此的俗不可耐。

  “不……不要这么激动,小声点!”着急地示意若瑶的音量放低,沉吟了半晌,祝晨伟勉为其难地开口:“我也不是无情无意的人,毕竟多年的感情也不是假的。虽然不能给名份,她如果一定要跟着我,要我承担责任的话我也不会这么绝情,或者我买一间房子,有空的话就去看看……”

  “啪——”若瑶气急地狠狠掴了那妄想着脚踏两船的卑劣男人。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也让那浓妆的女人黑着脸走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当作***来打发人吗?想享齐人之福,你的算盘也打得太响了吧!你根本没有资格做一个父亲。孩子和孩子的母亲将会过得很好,永远都不要在他们的面前出现——!”大声地喝斥着祝晨伟的无耻,若瑶再抬起脚跟忿忿地狠蹬了他脚裸一记,转身离开,她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他已经狠狠地把她心中蓄存已久的美丽记忆通通碎得不留一丝痕迹。

  抱着脚喊痛的祝晨伟还未回过神来,一边耳朵已经被浓妆女人揪起,看着那黑罗刹般的锅底脸,祝晨伟的冷汗即时川流不息:“老……婆……”

  “你这家伙快给我解释清楚,那个女人说什么孩子之类的,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去外面糊混——说——!”随手扬起一个巴掌,女人气势汹汹地等待解释。

  一阵大声喧闹,引来了更多人的注意与侍应们的围观,而屏风后闪出的人影却是暗自皱着眉,冷冷地瞥了眼仿若小丑般的男人,拉来一个侍应低声交待:“替我传个话给月厢房的梁小姐,说我临时有急事先走,叫她不用等我。”旋即疾步冲出了咖啡厅的大门。

  世界还真不是普通的小,他居然会在这里再次撞见了她,而且还知道了她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未婚先孕,这种事不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不被认可的吧,吃亏的尤其是女人。更何况,现在的她还被孩子的父亲给抛弃,她要怎么办?如果不是担心若瑶会想不开的话,他一定会把那个男人拖出门口狠K一顿。他简直丢尽了所有男人的颜面。

  匆匆地左右观望,他希望能及时找到若瑶,否则,万一出什么事的话,他会更加的不安。不安?他凭什么不安,他和她并不熟悉,为什么当知道她受到如此大的伤害时,他会忍不住地想要帮助她?这与他向来不喜与女人打交道的宗旨完全背道而驰,来不及细想,揭开心中的疑问,一眼望见正准备过马路的若瑶,他连忙追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