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都是“孕妇”惹的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招来的麻烦II

都是“孕妇”惹的祸 麽茶茶 2518 2005.07.17 12:23

    “说什么?”欷皓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示意他重复。

  “没……没什么!”假笑的虚应。

  欷皓又怎么会看不出她的不甘和依然垂涎的双眸,瞄了瞄手中的咖啡,无奈地起身尽数倒进水槽:“干脆我和你一块喝温水,你没有意见了吧!”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了。”若瑶有些可惜地看着他倒掉的咖啡,她虽然想要喝,但没有到非要逼着人家应允的地步。

  “刚刚我问你的,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准备怎么办?是指你和你腹中的孩子。”欷皓无所谓地自斟了一杯温水,再次问起。

  “哦,你说那个呀?”是啊,如果是小芸她会怎么办呢?若瑶是希望她能够顺利生产,纤尘应该也是和她一样的看法。就不知道小芸愿不愿意,如果她和纤尘一起做思想工作的话,应该是能说服小芸的吧!但是问题是就算小芸愿意生下孩子,照顾产妇和日后宝宝的成长过程都会需要大量的金钱,尤其万一小芸的父母不能体谅的话,小芸及有可能会被赶出家门,那她还要考虑住的问题,该怎么办呢?重点是现在只有纤尘有工作和收入,但那些钱应该不足以应付吧。她的小说还没有创作完去投稿拿稿费,她要怎么帮小芸?这样看起来的话,是不是叫小芸堕胎比较好呢?

  “我是希望能生下来,但是如果生下来的话,要怎么照顾?如果家人知道是未婚生子的话,肯定是不能容忍的,到时无家可归,又没有能力哺育孩子,那还不如不要生下来比较好吧!如果我写的小说可以投稿拿稿费的话,加上纤尘的工资应该还能应付过去吧?”

  “你会写小说?”欷皓不甚相信地质疑,这家伙横看竖看也完全和才女型沾不上半点边。

  “你那什么眼神?我承认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才女,我写的小说通常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语言也单薄得很没有什么内涵深度之类,但是我喜欢写,我喜欢把我那些虚幻记载下来和人分享。”欷皓的表情大大挫伤了她正准备向小说进军的弱小心灵。

  以手支头靠着沙发背,欷皓看着那认真辩驳却又底气不足的表情,煞是搞笑之极。不禁莞尔。

  “你可以暂时住在这里!”欷皓突然蹦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正在喝水的若瑶几乎呛着。

  “什么?咳——咳——,你这变态,你又在想什么歪主意?我警告你,你别以为你是明星,又有一张骗死人不偿命的脸,本小姐就会痛哭涕零地随便相许,我才不是那种花痴的女人,你找错对象了!”一溜嘴不停地喷向欷皓,她刚刚还对这家伙稍有了好感,这家伙这么快就本性尽露,警戒地盯着欷皓,她寻思着纤尘教她的防狼术对于面前这个高她一个头有多的家伙是否有用。

  陈欷皓简直是要被这头脑简单的家伙给气死,她想东西就不能想多几个弯么?“谁有空闲对你这个孕妇有非分之想,你白痴呀!我是想为了让你不用被家里赶出来后流落街头,叫你在这里住下,我这里有多余的空房可以给你暂时住下生孩子。但有前提,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住在这里,尤其是我家人,所以有电话你绝对不能接听。”

  这回轮到若瑶无言以对,看来她好象又误会了这个家伙。但是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电视都有说“女孩一定有损失”,她怎么能放心与一个男人同一屋檐下呢!不行,不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呢!”。

  这回轮到欷皓奇怪起来,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礼起来,一点也不象那个干干脆脆的女人。

  “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可以有空打打扫,做做家务,当然粗重的活不需要你干,你自己考虑吧!”他本来就不甚喜欢女人介入他的生活,但是想到若瑶和腹中的孩子会变得孤苦无依,不知怎么就是有种放不下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暗自一惊这个认知,难道他对若瑶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吗?不、不可能的,他对女人向来不感兴趣,怎么可能会在若瑶的身上出现特殊呢!就算是有特殊的感情也应该是梁邢丽而不是她,他只是可怜她罢了。

  突然又有些后悔叫若瑶入住的邀请,这不就等于让自己与她有了更多的触碰么?他或者是做了个不智的决定。如果若瑶也不想入住的话,那就算了,他也不用面对那奇怪的感觉。

  “或者让我考虑一下好不好,我怕会为你添麻烦!”若瑶还是无意于与陌生男子共处一室。“哦,已经六点了,”看着远处海面上徐徐下沉的红日,若瑶忙看向腕中的贱兔表,起身告辞,她要赶回家和纤尘商量一下小芸的事。

  “OK!我送你回家吧!”突然发觉的认知,让他的心情差到极至,也没有多作挽留。

  ~~~~~~~~~~~~~~~~~~~~~~~~~~~~~~~~~~~~~~~~~~~~~~~~~~~~~~~~~~~~~~~~~~~~~~~~~~~~~~~~~~~~~~~~~~~~~~~~~~~~~~~~~~~

  刚充完电,手机便发飙似地拼命响起,想来是纤尘已经找她多时:“纤尘?我现在在家,你能过来一下吗?……OK!我等你……”

  与纤尘一人抱一个HELLO KITY的方枕,盘坐在她那粉色系的床上,若瑶一口气也不歇地把她碰见祝学长的前前后后一一向纤尘说了个明了。

  “真是可恶的男人!”纤尘愤恨地以粉拳击方枕泄忿,如果她也在就好了,她一定会用那最新学会的柔道新招好好的招呼招呼这个背信弃义的男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和小芸说明这个事实。”

  “实话实说!她必须正面对待这个问题,否则她会一辈子活在祝学长的阴影之下。”

  “那家伙你还叫他祝学长,叫他混蛋还差不多!”纤尘轻蔑地鄙夷,对于坏人她向来是爱憎分明。

  轻笑地用枕头推了推纤尘:“你这样子小心以后吓坏想追你的人哦!虽然他现在变得如此丑陋,但是他毕竟是曾经的祝学长!在我心中永远都会记得那个祝学长,只是不认识现在的祝晨伟!”长叹一声,已经坐得腰酸的若瑶干脆往后一倒,躺得舒舒服服。

  “你今天的心里其实也不好受吧!”纤尘想起若瑶曾经的萌动的情愫,身为死党,虽然不能百分百,她也能体会若瑶一半的心情。

  “我还好了,很容易过去。只是小芸曾经被祝学长如此的呵护过来,自高中就堆积起的感情被划上这么深的伤痕,要痊愈怕是更难吧!”移了移头的位置,若瑶深深为小芸感到难过和痛心。

  “那是,唉——,感情这种易变的东西是不是不碰比较好呢?”纤尘抛着手中的方枕,此时的她和若瑶有着共同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