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都是“孕妇”惹的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真相II

都是“孕妇”惹的祸 麽茶茶 2315 2005.10.08 11:25

    是现在!

  听到若瑶的哼声让纤尘一时着急起来,哪还管什么命令不命令的,趁着若瑶刚被推进车内之际,纤尘“嘭”地一脚踢上车门,另一支脚同时间疾速地踢向顶着若瑶太阳穴的枪枝,以这个力度应该足以使枪与B大的手分开,可是——,事实却残酷的否决了她认为的可能,看着在摇晃中重新被B大紧握的枪,一种从来未曾有的不祥预感骤然而至,因她的举动而产生的反应使场面顿时失控,混乱中依稀看见瞄准了她的漆黑枪口,来不及反应,一个宽厚的背影以更快的速度挡在她面前.

  呯——,巨响过后,她惊愕地看着那背影在她的面前震动了一下后悄然滑落,盯着那倒下的躯干,她的脑袋嗡地炸开,一片空白——,只是机械性地看着对面的B大在一顿乱扫中射倒了好几个警察路人之后,再次对准了她的枪口,不懂反应……

  ~~~~~~~~~~~~~~~~~~~~~~~~~~~~~~~~~~~~~~~~~~~~~~~~~~~~~~~~~~~~~~~~~~~~~~~~~~~~~~~~~~~~~~~~~~~~~~~~~~~~~~~~~~~~~~~~

  努力地爬出车子,若瑶眉心打结地一手撑着脖子,努力忍受着颈椎间传来的剧痛,一手紧紧地握着纤尘的手臂,有些惊魂未定地看着眉心中弹倒在血泊中被称为B大的劫匪,这家伙应有此报,如果不是他眉心中弹,现在倒在地上的就会是纤尘,刚才的情况历历在目,这一切都得多夸那眼明手快的飞虎队员们.

  一直以来她就已经听过不少有关这群没有人知道其真正面目的警界勇将的英雄事迹,今天亲眼目睹才真的是大开眼界。那罩着黑色头罩,一身全副武装的飞虎队员只是匆匆过来确认匪徒已经击毙后迅速离开,她就已经感受得到那经过精英训练过的不同凡响的气势,不由地发出来自内心的慨叹:“太MAN了”!

  哎哟,不小心的兴奋牵扯出的动作又让她的脖子引起了一阵刺痛,看来刚才那个家伙把她推入车的时候扭伤了她的脖子。正准备不劳忙碌为被流弹射中的人们包扎的几个医护人员的大驾,自行走去十字车,痛疼的刺激引起的转念却让她不由地停躇了脚步。

  等等——,好象有什么在她的脑中一闪而过,仔细的想一想,对了!就是那匆匆一瞥!一瞬间相撞的眼眸好象有种熟悉的感觉,在哪里见过呢?苦苦地在脑海中搜索过滤所有认识的眼睛,她虽然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她百分百的确定曾经在那里见过这双眼睛!

  “纤尘,你觉不觉得那个飞虎队员的眼睛好象是在哪里见过呢!”摇了摇纤尘的手,若瑶希望向来比她稍为聪明那么一丁点的纤尘能帮忙想起来。

  “他……”

  纤尘面色苍白地,无意识抓着若瑶的双肩摇晃,牛头不对马嘴的冒出了一句 “他死了吗?”

  “停——,停——!”

  若瑶几乎要因为纤尘的摇晃而引出脖子的痛楚给弄出两行热泪,看清楚面前状况的纤尘吓得忙住手,“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不……哎哟……不要紧……”咬牙切齿地加大力扶着侧向一边的颈项,她反过来安慰一脸担心的纤尘,“可能刚才不小心碰到了!”

  “那还不快去医院!”纤尘忙和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向十字车走去,

  “纤尘?你刚才是想说什么?”

  “是他……挡在我前面的那个他呀……”纤尘的气息不稳,眼神有些慌乱地向倒在地上的伤员们搜索着那个有数面之缘的背影,扶着若瑶的手不自禁地紧握。

  虽然她对于那个男人没有什么好感,但亲眼看着那个男人为她挡了那一枪,她还是整个都懵住了。他有提醒过她的,她知道!可是她却因为对他的主观印象,而刻意忽略了他的提醒。他中枪倒地的瞬间,她的脑袋一度缺氧般地空白一片,不能思索,直到若瑶把她摇醒。以至于那个男人去哪里了?受的伤如何完全都不知道,回头望了望曾经在她脚下的血迹,她有些害怕找到答案!

  “你说那个帮你挡了一枪的皇SIR呀?他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医护人员抬走他的时候他还有力气交待下属工作,你没有看到吗?”

  若瑶的回答松驰了她紧绷的神经,轻轻地吐一口气,在心中反复默念着:“太好了、太好了!”

  不愿再表现出失常的一面,纤尘勉力地扯出一抹笑容:“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你不觉得刚才救你的那个人的眼神好象我们认识的人吗?”以多年的深交,若瑶又怎么会看不出纤尘的异状,正想询问,一旁过来的几个医护人员打断了她思绪,

  “你怎么啦?”为首的医生看出了她的不妥。

  “不是很清楚,就是觉得脖子不能直起来,而且动一动就会痛……”

  示意若瑶躺在担架上,以专业的眼光仔细检视了若瑶的情况,医生提出建议:“这问题可大可小,你还是赶紧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自医疗箱中拿出一个护颈圈为若瑶套上,让医护人员把她抬上车子。

  “那要快了!”纤尘着急地扶着她的担架一并上了十字车。

  ~~~~~~~~~~~~~~~~~~~~~~~~~~~~~~~~~~~~~~~~~~~~~~~~~~~~~~~~~~~~~~~~~~~~~~~~~~~~~~~~~~~~~~~~~~~~~~~~~~~~~~~~~~~~~~~

  望着小方窗外快速闪过的树木,若瑶象想起了什么,头大的哼了两声,

  “怎么?很疼吗?”纤尘俯身为她拨了拨贴在额前的发丝,

  “刚刚有电视台直播呵?”

  “是呀!干嘛?”

  “我还有艰巨的安抚老爸老妈的任务呀……”若瑶苦着一张脸,但愿老妈不会因此而逼她搬回家就好了,扪心自问,她现在才刚开始适应与那个家伙的“同居”生活,实在是不想这样就结束,她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那个地方不舍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