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都是“孕妇”惹的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前戏

都是“孕妇”惹的祸 麽茶茶 2383 2005.11.28 22:50

    “纤尘,我在这边,这边!”把刚在散步的庭院碰到的老婆婆推回房间,便见着了发呆着的纤尘,她的房间在隔壁呢。

  “若瑶!哦!”回头瞄多了一眼门上的名字,纤尘忙向若瑶跑去。“看你精神好得很嘛,那里象有病的!” 虽然脖子上的颈套还未拆除,看着气色N好的死党,她算是松口气,这个家伙那里象是个病人,活蹦乱跳得很嘛。

  斜开的房门露出伟岸的身影,及一声闷哼,目送着倩影步入隔壁的房间,世界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啊!

  “我是说我没病,他们硬要我住院到拆脖子上这个破玩意的……”一手挽着纤尘,若瑶眼尖地发现了纤尘袋子里的苹果,馋相地顺手抽出个便要啃。

  “喂!还没洗的!”重新夺回苹果,纤尘没好气地白了若瑶一眼,把她推到床边坐着,便抱着苹果到一旁的漱洗池去清洗,死性不改嘛!

  “谁硬要你住院?那个送你来的叫钟铤的大帅哥?看你心情很好,难道跟姓陈的小帅哥就没点什么发生?”

  “什么、什么姓陈的小帅哥,我的字典里只有V4这四个帅哥!”顾盼左右地打着哈哈,压抑了一闪即过的恍惚。

  “哈哈留着给和你老妈他们打去,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把削好的苹果递到若瑶面前,纤尘可不打算让若瑶逃避现实。

  “是了是了,啥都瞒不过你!真是,没事有个这么聪明的脑袋干嘛!”叹了一口,若瑶看着面前的水果,不其然便想起了欷皓看了他的文章作曲的那个晚上……那家伙还没给她观后感呢!而且……她曾经答应过陈妈妈的事……

  “想什么想这么入神?”与若瑶并坐着看着窗外已经秃现的枯枝,那个人现在就在隔壁,她是不是要去说声谢谢呢?

  “纤尘,我们还是继续相依为命的日子吧!”低头靠在纤尘的臂上,正好掩藏了眼角滑下的一滴泪。她不想纤尘担心,却也知道,自己这种莫明的情绪肯定要有一段时间来过渡。

  “嗤!谁和你相依为命!又不是帅哥!”拍拍若瑶的大脑袋,她又怎么会看不出若瑶的转变,但是有些事,注定是要一个承受与经历,她能做的,便是在这个死党最需要的时候成为她的支持。

  “对了,那个救我们两个一命的警察在隔壁耶。我昨天还和他聊天,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吸吸鼻气,想起了隔壁的救命恩人昨天百般打听纤尘的模样,若瑶便又忍不住漾开了笑意,以她的作家第九感觉,怎么会错过这种敏感的气氛。

  果然,明显的感觉到纤尘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嘻!

  “什么我们两个一命,是救你。反正你也谢了,那也一样了!我还要工作,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些。你出院那天我刚好有假,会来接你的了。拜!”

  话没停脚也没停地转眼消失在若瑶的面前,啧!有人心虚了嘛。

  冲着门口吐吐舌头,扔掉手中的苹果核,随手再挑个大的准备开啃,什么在脑中闪了一下,呀!她这个笨蛋。若瑶忙起身偷偷地溜到门边开了条小隙,嘿,臭纤尘想瞒我,还早得很呢。

  ~~~~~~~~~~~~~~~~~~~~~~~~~~~~~~~~~~~~~~~~~~~~~~~~~~~~~~~~~~~~~~~~~~~~~~~~~~~~~~~~~~~~~~~~~~~~~~~~~~~~~~~~

  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咬咬牙,退缩是她最讨厌的字眼,道个歉有什么大不了的。推门而入。嗯!有人偷袭。第一时间的反应还是抵抗不了那强力的圈围,手肘所顶之处换来一阵低哼,让她下意识松懈,便被圈在了门后。

  “你到底是警察还是痞子!”纤尘恼怒地瞪着那个横竖看不象个警察的家伙,她是犯傻了,才会想着要进来道歉。如果要强行挣脱她不是不可能,而是……看着那个刚刚被她一肘顶至泛红的伤口,那个为救她而留下的枪伤,悚目在包扎了纱布的肩胛处,却是有些犹豫了。

  “你说呢?你觉得我是警察还是痞子?”毫不在意肩胛处的伤患,他难掩眼角的笑意,他还以为她对他的厌恶已经根深蒂固,却是没想到她还是进来了,其实早在纤尘那特有的轻盈脚步停在他房门外之时,他就已经在等待……

  “我说?要我说的话就是:警察队里有你这样的‘痞子’简直是玷污警察的形象。”毫不示弱地架开皇甫昂想要揽她的双臂,她开始考虑要不要下重手,有些人似乎不受些教训就不会有所收敛。

  “哈哈哈——”大笑地低头看着那似乎想要有所动作的可爱女子,饶有兴味地点点头,“真的是不留情面啊,居然把我这个极品警察说成了‘痞子’,这是对救命恩人应说的话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进来道歉的吧?”

  “谁、谁说……”底气不足的想要反驳,却是越发显得示弱,算了算了,虽然对这个家伙的人品有很大的质疑,但他救了她毕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我是来向你道歉和道谢的。谢谢你救了我,还有那天我没听你的指挥是我不对。”

  “啧,好磊落的个性,这么快就说清楚,那岂非我们就算是‘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啦?”有些可惜的咂咂嘴,纤尘的个性怕是比一般男生还要来得刚烈,如果没有必要的牵联,他敢打赌,她绝对会与他拒之千里。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哼,有空隙!娇唇轻启,纤尘轻灵地自皇甫昂的腋下窜出,并随着他的愕然转身夺门而出。冲着还在门口发愣的皇甫昂得意地漾出浅笑:“既然你没事,我也道了歉,就算扯平。以后,如你说的‘老死不相往来’。拜!”

  轻挥纤手,乌黑的长发飘荡地消失在皇甫昂深遂的眼瞳。想要不相往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他搔搔头地看向那个叠放在病床前的一堆资料,很快会见面的,萧纤尘!个性的脸上绽放出某种恶作剧的笑颜。白纸一角显露,隐约可见“……飞车党……”三字。

  没戏了、没戏了……这个纤尘进去没两分钟就出来,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三八的地方了,失望地阖上房门,若瑶狠咬手中苹果一口,真是,本来还想看好戏的嘛!看来这个皇SIR不太入纤尘的眼啊,要不还是搓合陆睿比较好吧。呦——,不留神下巴就和颈套磕碰了一记,痛!这个破脖子什么时候才能摘掉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